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58章 中州五大世家
    云侯夫人还算淡定,可秦明月却是娇呼一声,有些难以置信。

    

    凌天在莽山内,也给过她驻颜丹,但成色可没有这三粒好。

    

    “不,我平日里用的就是上品驻颜丹,但可比这三枚差远了。”

    

    云侯夫人看向凌天,问道:“你可知道,这三昧驻颜丹的价值么?”

    

    “凌天不知,但凌天知道,再好的丹药,用对了人,才最有价值!”

    

    “呵呵,倒是和月丫头一样的巧嘴!”

    

    云侯夫人点点头,看向凌天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不错,这礼物我很喜欢。”

    

    ......

    

    在飘云阁,秦明月和凌天三人一直陪着云侯夫人直到傍晚。

    

    云侯夫人似乎对岭南的事情很感兴趣,问了许多,三人你一言我一语,倒是相谈甚欢。

    

    直到云侯府晚宴开始,几人这才作罢。

    

    凌天盘坐在云侯府晚宴大殿的末尾。

    

    一边听着身侧秦邵阳的叙说,一边看着极远处的那道笼罩在银色光晕中的伟岸身影,也是摇头叹息一声。

    

    人太多了。

    

    云侯府半月一次的家宴,聚集了足有上千人。

    

    这等场面,凌天还真的未曾见过。

    

    “哦?你是说,你娘亲,是云侯最小的妹妹?”

    

    收回目光,凌天饮下一口灵酒,挑眉道。

    

    “对呀,云家这一辈一共七个兄弟,六个姐妹,我娘乳名十三妹,是最小的,当然也是最年轻的。如今的云侯是兄弟里面最小的,但是武功谋略,却是顶尖。之前那个云明,是我大舅家的小儿子,他对面的云巧儿,是大姨娘家的小女儿,总之,十二个兄弟姐妹,都比我娘的资质天赋高,家世也比我爹爹要强很多。”秦邵阳猛灌了一口酒,苦笑一声道:“不然我们也不会坐在这末尾!小爷我真是受够了这种等级压迫!”

    

    “慢慢来,别人给的尊重不是真正的尊重。想要别人尊敬,就自己去争!”

    

    凌天拍了拍秦邵阳的肩膀,“来,干了!”

    

    “干!”

    

    兄弟两个一阵狂饮,凌天又问道:“邵阳,那个笼罩银色光晕的是你舅舅云州侯,那中间的那个老太太是何人?”

    

    凌天话音刚出口,就被秦邵阳一把捂住了嘴巴,示意他噤声。

    

    “天哥,这你可不能乱说!否则没你的好了!”

    

    秦邵阳看了一眼四周,悄声问道:“你知道在这云侯府,谁最大么?”

    

    “云侯府,当然是云州侯最大了!”

    

    “错!”

    

    秦邵阳摇了摇手指,在云州,我舅舅最大,但是在这云侯府,却是我姥姥最大,诺,就是你说的那位老...”

    

    “你姥姥?云侯的娘亲?”凌天挑眉,有些哑然。

    

    “没错。姥姥被武皇封为云国太夫人,你要称一声云老太君的!在云侯府,姥姥才是一家之主!”秦邵阳点头道。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凌天搓着手指,心中思量。

    

    “嗯,不过咱们这次来的到还真是巧了,一个月后就是姥姥的寿辰,届时云州城会大肆操办,百家来贺,千宗来朝!热闹程度,可不亚于上元节了!”秦邵阳眼睛一亮,道。

    

    “这么巧?!”

    

    凌天若有所思,“那你这当孙子的,应该要准备寿礼吧?”

    

    “哎呦,还真是。这倒是个烦心的事,这几天,你可得帮我好好物色物色礼品...”秦邵阳以手扶额,有些发愁。这东西,他可弄不好。

    

    “嗯!”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凌天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大殿之上的歌舞,突然肩上一震,让他陡然一惊。

    

    猛然回头,却发现不知何时,岱秉德已然站在他的身后了。

    

    “德老...”

    

    凌天连忙起身。

    

    “不要声张,跟我去外面走走...”

    

    凌天看了一眼旁边已经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的秦邵阳,点了点头,便跟在岱秉德身后,出了大殿。

    

    云府幽深,月光洒落。

    

    “德老,之前为何没见你来大殿。”

    

    陪着德老走了良久,凌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呵呵,那是云府家宴,而我,只是云府的下人...”岱秉德停下,微笑摇头。

    

    “德老说笑了,您是云府大管家,修为有这般高。地位尊崇...”

    

    “错...”

    

    岱秉德打断凌天。

    

    “我生在云家,但是我不姓云。我父亲就是云府的一个家奴。虽然我天赋不错,也很争气,陪着老云侯南征北战,夺得不少功勋。但我始终都是云家的家奴,从我出生的那一天,就印在了我的骨血里。”

    

    “云府家宴,云侯请了我无数次。但是,都被我拒绝了...”

    

    “原来如此。”

    

    凌天应了一声,也没有再多说。

    

    “凌天啊,你是个聪明人...”

    

    岱秉德莫名的说了一句,便迈开步子继续走。

    

    “听说你见过云侯夫人了?”岱秉德突然问道。

    

    “是,云侯夫人待人极好。”凌天点头。

    

    L最新8j章《(节上…L

    

    “呵呵,夫妇出自中州一等贵族崔家,品性自然极好。”

    

    岱秉德不以为意,又问道:“你可知道中州有五大世家?”

    

    “凌天不知。”

    

    他对这个,还真的未曾了解过。

    

    “李、崔、杨、王、张!这是中州五大贵族世家,皆是一等,而且是一等中高高在上的存在。”

    

    凌天颔首,“晚辈知晓了。”

    

    “对了,我听说,你在岭南,也是有家族的,好像是在啸风镇,对么?”

    

    突然,前方的岱秉德又停下问道。

    

    凌天心中咯噔一惊,一股莫名的压迫感从心底涌起。

    

    他不明白,为什么岱秉德突然就提世家,而最后又提起了凌家。

    

    一个乡野村寨大的家族,岱秉德怎么可能是听说的,分明就是调查到的!

    

    这岱秉德,再查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