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47章 回云舟
    “呵呵,凌小友没事就好,不然云侯必定会怪罪于我。”岱秉德长出了一口气,一副担心不已的模样。

    

    “额,晚辈刚才被大阵迷惑,一时间失去了方向。让德老担心,是晚辈过错。”凌天微微拱手。

    

    岱秉德一摆手,“你何错之有?瞬息之间灭杀刹罗魔宗百余人,就连那殇离,都死于你手,你若有错,那我等就都有错了。”

    

    “额,晚辈只是...只是做了分内之事罢了,算不得什么。”

    

    “我看你还是别谦虚了,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这般推却,是做给谁看?扭扭捏捏,满是宗门虚伪之气!”程飞宇抱臂冷哼,满是嫌弃之色。

    

    在他眼中,凌天分明就是恃宠而骄。

    

    “飞宇,你少说两句,凌天本就不是行伍之人,难道还要想你们一样,整天不修边幅,毛手毛脚,嘴里也吐不出来几个词的?”

    

    这次,程三金却是直接将程飞宇拽了回去,笑问道:“凌天,你去了这么久,可还有什么收获?”

    

    程三金和岱秉德对视一眼,心照不宣。

    

    方才他二人联手将没了大阵加持的刹罗宗枯木老魔杀退,却没有找到那所谓的阴冥晶兰。

    

    而罗逅身死,岱秉德通过搜魂之术,从他已经残缺记忆中,发现了有关阴冥晶兰的信息,这大阵,确实是为了守护阴冥晶兰所设!

    

    他们寻找无果,如今,就只有寄希望于凌天了。

    

    “收获?”

    

    凌天微微蹙眉,眼神懵懂,摇摇头道:“并没有什么收获,晚辈误闯阵法之中,根本无法分辨方向,神念也严重受阻,直到忽然阵法之力消失,才得以冲脱出来,哪有什么收获。”

    

    “当真没有?那这大阵,为何会突然破除?”程三金脸色顿时愣了下来。

    

    “当真没有!”凌天也不再和颜悦色,轻哼一声道:“至于大阵为何被破,想来是因为这个吧?”

    

    凌天伸手,掌中出现一面阵旗。

    

    “阵旗?”

    

    程三金一怔,将那阵旗摄入手中,看了半晌道:“果真是三刹阴罗大阵的一面阵旗。

    

    “如果将军还不信,大可搜查晚辈一番便是!”凌天紧绷着脸道。

    

    “这...”

    

    程三金看了岱秉德一眼,后者给他传音,于是他便闷声道:“事关重大,也只能这样了..”

    

    话音落下,凌天便感觉一股神念将他团团笼罩,深入血肉。

    

    但他明白,此时绝不能反抗,否则必然会被怀疑。

    

    片刻后,程三金将神念收回,微微摇头。

    

    “德老,凌天身上确实没有阴冥晶兰的气息,就算他将阴冥晶兰放入储物戒指中,也绝对会沾染阴气。这凌天,没说谎。”程三金给岱秉德传音道。

    

    “额,想来也是。阴冥晶兰对刹罗宗至关重要,一定是在大阵被破之后,刹罗宗的人先行一步,将阴冥晶兰取走了。”

    

    岱秉德叹息一声,也没有让程三金在此事上过多纠结,呵呵笑道:“程将军这是干什么,凌小友光明磊落...”

    

    “大家走快快回房间吧,不要耽误回返云舟的日程。”

    

    “多谢前辈。”

    

    凌天告辞一声,便飒然越过众人,进入了楼阁之中。

    

    程三金脸色一苦,也带着众人离开云舟,回到了战船之上。这次,他的青甲军损失惨重,精锐几乎全部覆灭,阴冥晶兰也飞了,真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岱爷爷,刚才为什么不检查他的储物戒指?程将军的做法,也太过敷衍了吧?”

    

    看着凌天的身影消失,云扬连忙问道。

    

    “你不懂,那东西确实没在他身上。阴冥晶兰乃是至阴之物,只要沾染一点,绝对会留下气息,法相强者,都驱之不掉。他身上,确实没有。”

    

    岱秉德摇摇头,“而且,这凌天的实力你也看到了。如果他没问题,将会是你以后的左膀右臂,他的天资,绝对不差于你,缺少的,只是一个大家族的底蕴罢了,如果做到过了,反而会惹毛了他,倒时候被外人招揽,就不美了...”

    

    “呵呵,这种人,要软硬兼施,牢牢的攥在自己手中,才好。明白么!”

    

    云扬眼睛动了动,良久之后,也是点了点头,“明白。但是,如果他不为我云家所用呢?”

    

    “那...就让他消失吧。“

    

    ........

    

    XvYu首F发H;

    

    凌天刚回到房间不久,秦明月等人便都过来探望,凌天一去许久不会,让她们担心坏了。

    

    “呵呵,我能有什么事,区区魔宗罢了,还奈何不得我。”

    

    凌天将绕了好几圈的秦明月拽到身前,捏了捏她的小脸道:“真的,连伤都没受!”

    

    “那好吧,没事就好。以后可不要这么逞强了,既然都杀了那么多刹罗宗的人,回来不就好了么!”秦明月道。

    

    “好,下次注意。”

    

    凌天苦笑摇头,如果他不出去将大阵破掉,他们怎么可能脱险。

    

    不过这些事,凌天是不打算说的,罗刹女的事情,还有暗刀门的身影,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然也是徒增麻烦。

    

    “好了,你也是,别担心我。你们没事就好。”

    

    看着一旁呆呆站着的林焱焱,凌天也揉了揉她脑袋,笑道。

    

    “那我们回去抓紧修炼了,不然竟给你拖后腿了。”

    

    秦明月将还要赖着不走的秦邵阳拽了出去,三人离开了。

    

    “唉...”

    

    凌天叹息一声,盘坐在蒲团之上,眼睛一声,随即掏出一道预警阵旗,布置在房间内。

    

    只有外界有人用神念溃散,这阵法虽然不能隔绝,但却是可以预警。

    

    “夭夭?”

    

    凌天轻唤一声,一抹粉色便从核桃内窜了出来,漂浮在凌天身前。

    

    “怎么啦?”

    

    “阴冥晶兰呢?”

    

    “当然是被我种在家里了?”

    

    “什么?那东西还能活不成?”凌天瞪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