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9章 刹罗京观 千魂万魔
    云侯府云舟之上,凌天看了一会,便告退从舰首退下,回到了紫云宗弟子人群中。

    

    “焱焱、铁柱,一会你们务必照看好本宗弟子,没有我的命令,不可擅自下船,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木铁柱重重点头。

    

    林焱焱却是问道:“凌天,怎么回事啊,难道还真的有人要对我们下手不成?”

    

    “我也不确定,以往万一罢了。不被攻击纵然是好,但若是...”

    

    凌天摇摇头,抽出背后憾云棍握在手中。

    

    “但若是被攻击,那就是一场恶战!”

    

    “嗡嗡...嗡!”

    

    这时,远处又传来三声急促的号角声,整座云舟也在顷刻之间,骤停下来。

    

    程三金从远处飞上云舟,和岱秉德一阵密语之后,后者脸色一变,随即将云州降落在平缓处,嘱咐云扬留守,便和程三金化作一道虹芒飞射去。

    

    “程将军,你可没有看错,是那传说中的冥界之花,阴冥晶兰?”

    

    黑雾弥漫的森林上空,岱秉德和程三金飞掠着。

    

    “德老,绝对不错!原来之前斥候发现的那处魔气氤氲之地,并不是什么魔宗据点,而是阴冥晶兰花开之时,逸散出来的阴冥之气!”程三金喜形于色。

    

    “而且我刚刚亲自探查过一番,远远的,就看到一片黑雾之中,有一朵森白之气升腾翻滚,那气息,确实和古籍上记载的冥界之花,一般无二!但程某发现冥界之花,从没有想过据为己有,云州之大,莫非云侯,所以,理当请德老前来,收取冥界之花!”

    

    “呵呵,程将军行事,果然是周全。”

    

    岱秉德微微一笑,心中却是冷笑不已。

    

    程三金怎会有那般赤胆忠心,回来将此事告知自己,无非就是忌惮这摹古山中的危险罢了。

    

    不过,岱秉德也不说破,毕竟和阴冥晶兰,乃是上三品灵药,就是对于法相境的超级强者,那也是大补之物,而且还能炼制成八品阴冥丹,据说有起死回生,再世为人的神奇效果。

    

    千百年来,还从未在云州出现过。

    

    所以,这阴冥晶兰的价值,足以让岱秉德动心。

    

    果然,两人飞驰了百里之后,便在一处山坳之中,见到了一股白雾翻腾涌动着。

    

    一阵阵阴煞之气,充斥着周围。

    

    方圆十几里之内,更是没有任何遮蔽生存,极尽阴冷贫瘠。

    

    “倒是像古籍中的那般描述。”

    

    见此,岱秉德悬停在天空中道。

    

    “既然您都这般说,那多半错不了。”程三金搓搓手,“德老,您请?”

    

    “且慢!”

    

    岱秉德摇摇头,“程将军,你可曾觉得有什么不妥么?”

    

    “不妥?”

    

    程三金神色一凛,顷刻间神念席卷四周,细细感应之后,还是蹙眉道:“德老,并无不妥啊!”

    

    “若这真是阴冥晶兰,距刹罗总又如此之近,难道他们就没有发现?此事实在诡异!”

    

    岱秉德话音落下,左手屈指,连连掐印,可他脸色越来越白,却什么都没有算出来。

    

    “德老,怎样?”面对唾手可得的宝物,程三金有些急。

    

    “什么都没有!”

    

    岱秉德不住摇头,心中也是烦闷不已,自从前些日那股气息扰动天地之后,他便再也无法占卜吉凶,好似这方天地,天机已然被扰动,不得占相。

    

    但隐隐,他就是觉得此地危机重重。

    

    之前的那股无所畏惧,也有些动摇了。

    

    y首发|

    

    “德老,或许是您多虑了,这阴冥金兰花开之前,深埋地底,不见天日,气息不显。只有在花开之时,才有些许异象,而花开之后,恰恰又只有两个时辰,随即凋零。刹罗宗没有发现,也是在情理之中!”

    

    见岱秉德还是有所犹疑,程三金又急道:“德老,就算有什么,你我联手,拿了这阴冥晶兰即刻回返云州,谁还能奈何我等不成?”

    

    “这...倒是有理!呵呵,或许是我多虑了。”

    

    岱秉德深吸一口气,也是自嘲一笑,他自问只要不是刹罗魔宗魔主亲至,这黔西还没人拦的下他。

    

    “那我们即刻取走阴冥晶兰!”

    

    说罢,岱秉德从空中飞掠而下,手掌虚抬,在千米之外,便凝成一只元气大手压下,直接将那云雾震散。

    

    “不对,不是阴冥晶兰!”

    

    岱秉德一直紧盯着那云雾翻滚之处,可等到自己将那些遮蔽雾气轰散,却发现此时腹地之内,竟然是累累白骨!

    

    白骨骷髅搭建成的一座巨塔,足有百丈之高,那阴森的白雾,就是从这骷髅塔内,氤氲而生!

    

    “不好,是罗刹京观!”

    

    程三金见此,立刻低呼一声,全身元气尽皆提起,护住周身。

    

    罗刹京观现,千魂万魔生!

    

    凡是京观处,尽是刹罗地!

    

    “哼,果然是刹罗宗在搞鬼!程将军,你且护云舟安全,这里交给我,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在云侯府头上动土!”

    

    岱秉德嘴角抽动着,面色狰狞,和在岭南时的慈眉善目,判若两人。

    

    “末将得令!”

    

    程三金心中大喜,这正和他心中之意,当下一拱手,便起身就要回返。

    

    “哈哈哈哈,诸位远来是客,就不要走了!留下来,尝尝我刹罗宗三刹阴罗大阵吧!”

    

    但就在这时,漫山遍野,一道苍老刺耳的声音,滚滚而来,久久不息。

    

    “刹罗宗枯木老魔!”

    

    “难道,百年前给你的告诫,这么快,就被你忘了么!”

    

    听到那声音,岱秉德心中反而是大定。

    

    “哼,岱秉德,若你不提百年前之事,我或许不会为难与你,但你既然提了,这次就给我枯木留下吧!”

    

    那枯木老魔的声音陡然凄厉起来,而等他的声音落下,便是阴风骤起,遮天蔽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