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8章 九刹阴罗大阵
    “怎么回事?这号角声,好像是战争号角?”厢房内,林焱焱蹙眉道。

    

    秦明月点点头,“这是级别最高的警戒号角,我们前方,应该是遇到敌情了,而且比较危机!”

    

    “什么?不会吧,咱们去云州,能遇到什么敌情?”林焱焱哪经历过这等状况。

    

    “我也不清楚,走,出去看看!”

    

    秦明月摇摇头,拉着林焱焱出了房间。

    

    凌天房间内,听到号角声音的秦邵阳也是腾的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站在窗前看了片刻,道:“天哥,我们好像有些危险了!”

    

    “嗯,我感觉到了!”

    

    凌天点点头,窗外的风,吹动他的发梢,不为所动。

    

    “号角三短一长,是最高级别的警戒号角,没想到咱们刚出了岭南,就他娘的遇到事儿了!”秦邵阳将乌龙锏收起来道。

    

    “我们现在到什么地界了?”凌天问。

    

    秦邵阳看了一眼地图,“刚入黔西,这里倒不是蛮族活动的地域,但魔道宗门刹罗宗的山门,却是在黔西,不过据此也有万里之遥,在西魔山。”

    

    “刹罗宗?很强么?”

    

    秦邵阳脸色凝重,点了点头:“强,刹罗宗是云州五大魔宗之一,精通罗刹阴魂之术,神念之力强大,战力强横,正道宗门和世家,都不敢轻易招惹他们...”

    

    “罗刹阴魂之术,我知道了。”

    

    凌天点点头,“走吧去看看!”

    

    对于刹罗宗,凌天还是有些好奇的,岭南的魔道实在是太弱了。

    

    所有岭南武者都到了甲板之上,而随着一道道嗡鸣,整个云侯府的云舟,都被一层层的各色光晕所笼罩,那赫然是一座座防御阵法。

    

    相比紫云宗的云船,这云舟不但空间极大,做工精良,就是自身配备的阵法,也是极其强横。

    

    凌天感应了一下,这云舟在数名金身境宗师的联手攻击下,足以坚持一个时辰而不破。

    

    3d最rH新xN章p节上¤\

    

    这是极其恐怖的。

    

    岱秉德站在舰首,手中结印,控制着云舟,飞落下云层。

    

    左右两侧,十艘战船也一同俯冲。

    

    云层之下,是一望无际的漆黑山川,山高林密,还遮蔽着一层淡淡的雾气,在月光暗淡下,显得格外诡异。

    

    “果然是魔气!”

    

    凌天和一群岭南弟子站在云舟边缘,将神念四散开去,他在那迷雾之中,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邪恶之气。

    

    “不会吧,真是魔宗?”秦邵阳皱眉。

    

    凌天还未说话,就见到岱秉德回身,向凌天的方向招了招手,“凌小友,上前来!”

    

    凌天怔了一瞬,而后便点头上前,站在岱秉德身后半步,这个方向,看到的视野更为开阔。

    

    前方百里,一览无余。

    

    “凌天,你师从紫云宗千炼峰峰主柳千炼?”

    

    岱秉德突然问道。

    

    却不和这次警戒号角毫无关联。

    

    “回禀德老,柳千炼确是家师。”

    

    “哦,难怪,当年,我和你师父倒是有过一面之缘。呵呵,看来,这次云州的器丹大会,你是必定要参加了?”岱秉德捋动胡须,笑道。

    

    “没错。此次凌天,必会为家师洗刷当年耻辱!”凌天眼中透着坚毅之色。

    

    另一侧的云扬闻言,轻笑了一声,不过极其隐蔽,他也没有回身,仍旧负手看着云舟之下。

    

    “你倒是有一番心意。不过,器丹大会,确实是名扬天下的一个机会,届时,希望你们都能夺得一个好名次,为我云侯府争光添彩!”岱秉德看了一眼左右。

    

    凌天微微垂手,既没有应声,也没有否决。

    

    “你刚才,可是感应到了什么?”

    

    岱秉德也不在意,话锋一转,又问道。

    

    “额,只是一丝不寻常的气息罢了,有些像是魔气,晚辈也只是猜测,德老见笑。”

    

    “不,你的感觉很准确,身为炼器师,你的神念之强,远超同辈,这我知道。”岱秉德看向山川密林,又道:“确实是魔气,不过,我倒是不相信魔道宗门有胆招惹我云侯府!哼!真是多年不敲打一下,忘了这云州是谁说的算了!”

    

    凌天眉间突然一挑,脑海中一道声音响起,随即他便上前,眼睛在下方的重山密林中,一点点的排查着。

    

    “怎么了?你又发现了什么?”见凌天有些反常,岱秉德问道。

    

    “哦,没,没什么。晚辈只是觉得,这下面的山川密林,有些...有些奇怪吧!有些地方魔雾缭绕,竟然看之不透。”凌天眼睛一动,随即解释道。

    

    “呵呵,这黔西边境摹古山脉本就常年瘴气弥漫,魔雾纵横,在山川密林幽深之处,难免催生邪崇,所以我等神念扫过,才会觉得有些异样罢了,这并不一定是魔宗踪迹。想来凌天你极少外出历练,所以对此不甚熟悉。”

    

    这时,云扬轻笑一声,摇摇头道。

    

    显然,觉得凌天的举动,太过大惊小怪。

    

    “额,或许真的是凌某感觉错了吧。”

    

    凌天抿抿嘴,也没有过多争辩。

    

    其实,觉察出异常并不是他,而是桃夭夭。

    

    在凌天昏迷的这几个月里,桃夭夭一直藏在桃核之中不敢现身,而现在,还是桃夭夭第一次主动和凌天说话,而内容,正是桃夭夭最擅长的阵法!

    

    据桃夭夭所说,如今他们已然进入了一个叫做九刹阴罗杀阵,极其凶险!

    

    ......

    

    摹古山脉一座极峰之上,站立这几道身影,素衣垂地,披头散发随风而动,伫立在山巅,犹如鬼魅,渗人无比。

    

    “三长老,已然知晓,是何人闯入大阵!”

    

    一个笼罩在白袍之中的身影从山下飞跃上来,单膝跪地拱手而道。

    

    “是谁?”

    

    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好似枯木摩擦,极其阴寒。

    

    “有些棘手,是云侯府的飞天云舟以及云州青甲军的十艘战船!”

    

    “云侯府?战力如何?”

    

    那声音又问道。

    

    “云侯府岱秉德亲自执掌飞舟,另外壮武大将军程三金,也在其中。三长老,我们...我们是否按计划行事?”

    

    “程三金乃是贪生怕死之徒,不足为虑,倒是岱秉德这老不死的有些棘手!百年前的那笔账,也该算一算了!”

    

    “阴冥晶兰乃是魔道圣物,事关我刹罗宗气运,魔主下令,一旦成熟,即刻取回,不得有误!云侯府又如何,不过十几艘战船而已,就让他们尝尝三刹阴罗大阵的威力,呵呵呵呵...”

    

    一阵阵阴冷至极笑声,响彻群山。

    

    而后,那几道身影,便化作一缕缕白烟,消失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