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7章 魔道踪迹
    狠狠的甩了甩脑袋,秦邵阳这才看清了眼前的场景。

    

    只见凌天站在法阵之内,整个身子都被金光笼罩,而他的双手中,金光最盛,几乎眼不可直视。

    

    “还在炼制?”

    

    秦邵阳一怔,赶紧掏出星晷,发现如今已然是后半夜了。

    

    站在阵法之外,秦邵阳摒弃凝声,生怕惊扰到了凌天。

    

    虽然现在双锏还没有炼制成功,但是他已然能够依稀看见那乌龙锏的模样,让他的心直痒痒。

    

    感受着那双锏升腾起来的蓬勃能量,秦邵阳也是惊讶不已,这还真的是上品灵器,才会拥有的气势威压。

    

    “起!”

    

    就在这时,凌天突然一声戾喝,双手一震,猛然将金暴炎顷刻之间收回体内,而后元气凝成大手,抓起双锏,就浸没在了水潭之中。

    

    最后一步淬火,若异象生,则乌龙锏成!

    

    “轰!”

    

    流淌着金色火焰的双锏浸没在水潭之中,瞬间就蒸发了大量的水汽。顷刻之间充斥了整个包厢,冲破了门窗,逸散而出。

    

    双锏的温度实在太高了,金暴炎的热量,已然不是那般容易就能中和的,凌天掏出一粒冷淬灵珠扔进了水潭,这才稳定了下来。

    

    “吼!”

    

    淬火三息之后,蒸腾的云雾凝成了两条蛟龙,顺着窗户,冲霄而上。

    

    云雾蛟龙相互缠绕,栩栩如生,翻腾之间,隐隐有金色的雷电闪烁其中,仰天嘶吼,声震四野。

    

    如此宏大的声势,立刻将睡梦中的众人惊醒,纷纷冲出了房间,看着云舟之顶,那升腾盘绕的两条蛟龙,惊叹不已。

    

    “那是什么东西?难道是谁凝魄了?”

    

    “凝魄?不像吧,亮度不够啊!”

    

    林焱焱和秦明月打开窗户,看到远处的异象,也都是狐疑。

    

    “应该是凌天在炼器!”秦明月蹙眉。

    

    “什么?凌天在炼器?那这么大的声势,该不会是在炼制....”林焱焱睁大了眼睛。

    

    “没错,就是在炼制灵器...”

    

    林焱焱张大了小嘴,也是难以置信。

    

    她现在已经足够努力了,但是炼制上品玄器却还都有些困难,可凌天,却已然能够炼制灵器了。

    

    云侯府云舟的周围,是十几艘青甲军的战船,此时,数道青色光芒从战船之上飞射而来,落在云舟的甲板之上。

    

    程三金刚刚落下,岱秉德便带着云扬走了过来。

    

    “德老,可是您在炼器?”

    

    岱秉德不但武力强横,对于炼器,也是有所涉猎,如此异象,程三金第一个猜测,就是岱秉德再炼制灵器。

    

    “呵呵,没错。刚才一时间心血来潮,便是炼制一番。没想到还惊动了程将军...”

    

    岱秉德呵呵笑着,他在出来之前,已经启动了云舟禁制,将凌天房间的气息全部锁住。

    

    如今,更是一口承认是自己在炼器,为了的,就是不想让程三金知道凌天的过人之处罢了。

    

    凌天越是惊才绝艳绝艳,那么就越是不安全。如今,岱秉德可不想凌天出现任何意外。程三金的为人,他十分清楚。

    

    “哦,原来如此,德老炼器的水准,仍旧如此高明,三金佩服!”

    

    程三金拱手,眼睛却是在岱秉德的身上扫视着,找寻这炼器的蛛丝马迹。

    

    “呵呵,高明什么,不过是一件灵器罢了,炼制出来,用来赏赐后辈罢了。”

    

    甲板之上,已然议论开了锅。

    

    凌天的房间内,秦邵阳捧着一对儿双锏,呵呵的傻笑着。

    

    乌龙锏最终还是被凌天炼成了。

    

    Q*

    

    锏身乌黑,上有金龙盘绕,隐有风雷游走,气势不凡。

    

    正反两面,各有一座阵法。而金龙之上,侧被凌天刻画以巨力之阵,催动阵法之时,金龙嘶吼游走,犹如复生,金芒绽放。

    

    双巨力、坚韧和聚气阵法,一共六座,乃是上品灵器。

    

    “行了,别流口水了,放起来,你现在还用不上!”凌天揉着太阳穴,笑道。

    

    “我再看看!”

    

    秦邵阳突然眼睛一亮,站起身道:“天哥,我估计你这炼器的声势已经被发现了,我们下去让他们瞻仰瞻仰?”

    

    凌天摇摇头:“有什么可瞻仰的?不过是一件灵器罢了。”

    

    “再说,恐怕你现在还真出不了这个门!”

    

    凌天微微一笑,看向窗外,甲板上岱秉德和程三金正看向自己的方向。

    

    “德老,三金此次登船,是有要事禀报!”

    

    甲板上,程三金忽然道。

    

    “哦,何事?”岱秉德一挑眉。

    

    程三金手指西南方向,“德老,有斥候回禀,据此三千里外,发现大股魔气冲天升腾,好似有魔道武者出没,而且数量不少,修为不低。我青甲四千大军还未到此,十艘战船之上,只有不到五百武者,还请德老指定航线,我等是绕路而行,还是...”

    

    “哼,区区魔道,又有何惧?”

    

    岱秉德闻言一声冷哼,沉吟道:“此处应该是刚出岭南地界,进入黔西城境内了吧?”

    

    “没错,再往西,就是云州第一魔宗刹罗宗的驻地!”程三金脸上闪过一丝忌惮。

    

    “哼,刹罗宗据此还有万里之遥,想来不是他们。传令下去,各船警戒,给我冲过去,若有阻拦者,杀无赦!”

    

    岱秉德无所畏惧,大手一挥道。

    

    “是!”

    

    程三金回身,带着程飞宇等人飞回到了战船之上,而之后,一声声号角之声,在云天之上响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