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5章 给你炼器
    此时城主府前的偌大广场之上,一艘巨大无比的云舟停在那里,正是岱秉德乘坐的那一艘。

    

    而在云州两侧,则是占满了宗门和世家子弟。

    

    见到紫云宗的队伍到了近前,各家势力纷纷让开了一条道路,让紫云宗通过,站在各家之前。

    

    “哈哈,凌天大哥,你们来的有点晚啊,我们可是到了半天了!”

    

    叶宝儿拽着晞若雪过来,笑道。

    

    “是宝儿啊,怎么,这次你也去云州?”

    

    怔了片刻,凌天也是认出了此女是在无回谷的时候,被他救过的落花宗弟子,而且前几日从秦邵阳的口中,也听到过几次这个名字。

    

    “哼,当然啦,难道你是在怀疑本宝儿的战斗力嘛,人家杀了差不多一百个蛮族呢!”叶宝儿顿时就不干了,握着小拳头道。

    

    “好吧,杀了一百多个,那真是厉害。”凌天摸了摸鼻子笑道。

    

    他可不知道,叶宝儿这一百个蛮族里,有多少是他给的助攻。

    

    “嘿嘿,知道就好,不过我师姐比我还厉害呢!你们还不认识吧?”

    

    叶宝儿说着,把晞若雪推了上来,“这就是我师姐晞若雪,她可是很厉害的,而且长得也好看。”

    

    晞若雪的脸色一红,哪想到叶宝儿像卖菜一样,就把自己给介绍出去了。

    

    不过,事已至此,她也瞬息之间收了脸色,淡淡道:“落花宗弟子晞若雪,见过凌天前辈..”

    

    她还未凝魄,所以从辈分上,也要叫一声师叔。

    

    “原来是落花宗第一弟子,幸会!”

    

    凌天也是点头致意,并没有多看一眼。

    

    晞若雪虽然气质不凡,美艳动人,但经过柳依依、秦明月和林焱焱之后,他对此也有了一定的免疫能力。

    

    而且如今一个秦明月都已然让他应接不暇,就更不会在意其他女子了。

    

    见凌天这幅模样,晞若雪心中也是升起一丝幽怨,冰冷如雪的脸上升起一抹罕见的笑意,道:“久仰凌天师叔大名,若雪若是在武道之上遇到不解之处,不知师叔可否为我指点一二...”

    

    “呵呵,若雪姑娘,你若是有什么不解的地方,当然可以请教我们凌天,他这个人就是心肠好,乐于助人,对吧凌天?”

    

    凌天还未回答,一道身影便从城主府方向徐徐走来,人还未至,声音先到。

    

    正是一身黑金戎装,面遮黑甲的秦明月。

    

    虽然不是一身浣溪纱裙,但戎装打扮的秦明月,平添了几分飒爽之气,气质也是动人。

    

    她走上来,直接站在了凌天身侧,一副并肩而立的模样。

    

    好像在宣誓主权。

    

    “既然师叔有所不便,那若雪也就不打扰了。”

    

    晞若雪也是有些尴尬,拽了拽叶宝儿,两人便回到了落花宗的队伍中。

    

    “没生气吧?”

    

    弄走了晞若雪,秦明月转身看向凌天,心中有些小担心。

    

    “生气?怎么会?”凌天摇摇头。

    

    “那就好..”

    

    秦明月的嘴角弯起,也是放松下来,她只有在凌天面前,才会如此小女人态。

    

    D最z《新章节E上》

    

    “焱焱妹子,等到了云州,姐姐带你去玩,云州城可比岭南成大多的,美景无数,保证让你大饱眼福!”秦明月又到了凌天另一侧,挽住了林焱焱的手臂道。

    

    “真的嘛,我还没有去过唉,不过明月姐,云州有没有美食啊?”林焱焱眼睛一亮。

    

    “当然有啦,云州最出名的当属飞仙楼,那可是在整个南唐都有名气的,到时候我带你尝尝!”秦明月道。

    

    “哇,那我倒是真希望咱们能快一些到云州了!”林焱焱眼睛一亮,和秦明月唧唧喳喳低语聊了起来。

    

    聊的尽是些吃穿戴的,凌天也是无奈。

    

    等了一会儿,岱秉德在众位金身宗师的拱围之下从城主府出来。

    

    众人足足寒暄了半晌,直到日上三杆了,这才作罢。

    

    “呵呵,诸位,不必送了,我们来日,云州再见!”

    

    说罢,岱秉德便排众而出,到来各家武者之前,看着广场上足有数百人的队伍,朗声道:“既然大家也都到了,那就上船吧,即刻出发!”

    

    众人纷纷登船,城主秦海拉住了凌天,又是一番嘱咐。

    

    “凌天,这次去云州,云侯府你是躲不过的。而且因为我,可能云家还会难你,到时候,你激灵点,小心应付。”

    

    “爹,你就放心吧,天哥又不是自己一个人,不是还有我和我姐呢吗,这次去云州府,我们不会再被欺负的。”秦邵阳拍了拍胸脯道。

    

    “你不惹事就谢天谢地了,到云州听你姐姐的话,不然你就给我回岭南!”秦海脸色一冷,呵斥道。

    

    “好吧,我知道了。就会跟我吼...”秦邵阳撇撇嘴,讪讪的站到凌天身后。

    

    “好了,别的我也不多说,一路顺风!”秦海深深看了三人一眼。

    

    “伯父您多保重,云州有我。”

    

    凌天给秦海深鞠了一躬,便带着众人上船了。

    

    “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孩子们,靠你们自己了!”

    

    秦海负手而立,叹息之声,随风而散。

    

    云侯府的云舟,乃是一件中品地器,内部空间极大,房间足有上百。

    

    普通弟子四人一间房,也不拥挤。

    

    而凌天作为紫云宗代表,再加上得到岱秉德的特殊嘱咐,被分到了阁楼的最上层,一间独立的客房。

    

    丹炉,锻台,一应俱全。

    

    云舟起航,化作一道光芒冲入云层,高天之下,飞速向着北方行去。

    

    站在窗前,看着满眼的云海翻腾,在阳光的照耀下,犹如金龙狂舞。

    

    “嘿,天哥,你这房间比我那间还阔气呢!”

    

    这时,秦邵阳推门进来,转了一圈,道:“天哥,你叫我来干啥?”

    

    凌天回身,负手笑道。

    

    “给你炼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