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2章 云州乃龙潭虎穴
    白飞云一张口,便是一句让凌天有些意外。

    

    “宗主,险从何来?”

    

    白飞云伸出手指,饶了一圈,最后指向南方。

    

    “南方?云州?”凌天沉吟片刻,蹙眉道。

    

    “是,也不是...”白飞云点点头,又摇摇头。

    

    “还望宗主指点迷津。”

    

    白飞云给凌天到了一杯茶水,叹息一声,“有些你自己明白,可有些,你却想不到。”

    

    “你四面树敌,蛮族,魔道,世家,甚至一些宗门,都想置你于死地。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怪,只怪你太优秀了,优秀到有些人怕了。”

    

    凌天也给白飞云斟了一杯子茶,道:“可有破局之法?”

    

    “破局之法没有,你想要超脱而出,这些壁垒都要面对。”

    

    白飞云浅饮了一口灵茶道:“但是,有一个办法,倒是可以给你自己一些应付的时间。”

    

    见凌天蹙眉,白飞云笑道。“你是当局者迷。正所谓不为我所用者,杀之。最安全的办法,就是不站队!”

    

    “不站队?”凌天沉吟了片刻,眼睛也是一亮,“宗主的意思是,中立?”

    

    白飞云赞赏的点了点头,“没错,等你到了云州,蛮族的威胁自然不复存在。但是云州鱼龙混杂,势力盘根错节。世家,宗门,云侯府以及王庭。以你如今的潜力,足以受他们重视,但是如果你依附于任何一方势力,那么将要面对的,将是其他势力的围攻...”

    

    “你...明白么?”

    

    “凌天明白。”

    

    凌天手中拳头紧握,他有所预料,但是没想到云州却是成了龙潭虎穴,这种步步维艰的感觉,让他很是不爽。

    

    “万事三思后行。这些是危险,也是机遇。利用好了,你更可以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等你有了足够的实力,大可以自成一方势力。”白飞云笑道。

    

    “自成一方势力?”凌天摇摇头,“谈何容易?”

    

    靠他一个七品武魂在身的凝魄武者么?还是紫云宗,亦或是岭南城主府?

    

    可都太弱小了,在云州,不过都是蚂蚁。

    

    “不要小看自己,你背后,可不仅仅有我们?”白飞云神秘一笑。“别忘了,你是凌国公的子孙,你身体里,流淌着的是凌氏家族的血脉,不论何时,你都要记住,重振凌家!完成国公的夙愿!”

    

    “凌家?”

    

    凌天还是蹙眉,“宗主,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是知道一些,但是不比你多多少。”

    

    白飞云叹息一声,“都是宿命吧,本想着脱离因果,可走到天涯海角,还是碰上了。”

    

    “隐龙若出,吾道不孤。呵呵,我还是上路了。”白飞云自嘲一笑。

    

    当初,他从秦海口中听到这句话时,他便是一惊。

    

    一个深藏在心中数百年的秘密,终于还是被揭开了。

    

    其实,在他第一眼看到凌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逃不过这些因果。

    

    本以为这个秘密只有他一人知晓,若是深埋,或许就能了此残生。

    

    “隐龙若出,吾道不孤?”

    

    更e新M-最……快;2上%)

    

    凌天脱口而出道:“隐龙是我,道又是什么?”

    

    “当然是大道!”

    

    白飞云摇摇头,“你莫要多问,我也只是这盘棋局中的一粒棋子。你只要知道,你背后不是一个人,他们很强大,强大到超乎你的想象,只要你让他们看见,他们自会找到你!”

    

    “云州不过是一次试练,潜龙出渊之后若风云从龙,那么之后便是飞龙在天!活下去,变的更强,是你如今唯一要做的,明白么!”

    

    “明白了!”

    

    想了一会,凌天重重点头。

    

    虽然他不知道白飞云口中的他们,到底是谁,但是见过凌家后山中那座超级阵法后,他便知道,凌家远远不止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而他自己,也绝非只是一个凌家天才。

    

    从白飞云的房间回到自己的包厢,凌天将脑中的杂念全部抛开。

    

    不管自己的身世和背后到底有什么,他要做的,也正如白飞云所说,那就是变得更强。

    

    回到紫云宗,凌天谢绝了所有来访的长老和弟子。

    

    这些人,虽然都没有去功勋大典,但是已经知道那里发生的切,而凌天灭杀无数蛮族的事迹,以及身怀七品隐龙剑魂,备受云侯府的青睐,日后飞黄腾达,已经是必然,此时不献殷勤,何时来献?

    

    没有和凌天说上话,一众长老弟子都是嗟叹不已,暗道之前有眼无珠,没有提前和凌天交好。

    

    紫云宗外门弟子小院,凌天离的很远,就听到了院子里的欢声笑语,而在其中,凌天就听到了凌云和凌霄儿的声音。

    

    “娘!”

    

    推门而入,凌天便喊出了声。

    

    “天儿!?你回来了?快让娘看看,你是真的没受伤嘛?”

    

    几个月未曾见到凌天,秦月娥夙夜担心,而在前些日子,门派里还疯传凌天已然身死的消息,让秦月娥更是心焦如焚,每天以泪洗面。

    

    她后悔自己不该让儿子去重振什么凌家,她现在只想凌天好好活着。

    

    要不是林焱焱和凌云兄妹两个劝慰着,秦月娥已经下山了。

    

    “娘,我能受什么伤啊,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胳膊腿齐全着呢!”

    

    凌天拉着秦月娥的手中坐在椅子上,柔声道:“娘,凌家那边我已经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吧,有我在,凌家一定能恢复往日荣光。”

    

    这是凌天的爹,生前的夙愿,虽然他对那个从没见过面的爹,毫无印象,但这份责任他也是要担负起来。

    

    “嗯,云儿和霄儿都和我说了,知道他们都还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儿啊,我已经不奢望你能不能光宗耀祖了,娘只希望你平平安安,你知道么,你爹走的时候,我就...”

    

    秦月娥说着,眼泪便止不住了。

    

    凌湫儿和凌霄儿两姐妹一左一右安慰着,林焱焱也站在秦月娥的背后,揉着她的肩膀,“娥娘,你就放心好啦,凌天他激灵着呢,命也硬,他不找别人的麻烦就不错了,他自己是绝对不会有事的。”

    

    “好吧,唉,我知道我不过是一介凡人,不懂你们那些武者的打打杀杀,但我儿若是受一点伤,我真的心疼,你们不知道,凌天他有多么不容易。在之前,他把所有的钱都寄回家,自己省吃俭用的...”秦月娥抹着眼泪。

    

    “娘,我的话你还不信么,儿子答应你,绝对不会有事。”凌天攥着秦月娥的手,也是好生劝慰,这才让秦月娥止住了眼泪。

    

    一家人长谈了许久,秦月娥便准备晚饭去了,说是早就准备好了食材,都是凌天喜欢吃的,就等着自己回来了。

    

    林焱焱跟着忙活去了,院子里剩下凌天和凌云三个弟弟妹妹以及谭碧柔,四人都是在紫云宗修炼几个月了,凌天作为兄长,还是有责任考校一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