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29章 震惊四座!
    这三等血魂,就足有近乎七八道!而且还有蠓汏和赤血这般战力极其强横的存在。

    

    若是还有,那别人就真的不用活了。

    

    杜金铭的脸色已然呆滞了,表情定格在那里。

    

    看着凌天,他突然生出一股无力之感。

    

    就像一颗脚下的石子,有一天突然变成一座大山压在头顶,这种感觉,让他抓狂。

    

    “呵呵,还不出来,莫非是要我请你出来不成?”

    

    但就在这时,岱秉德却是看着那战功玉牌,冷笑了一声。

    

    “什么?”

    

    “德老什么意思?“

    

    “难不成,里面还有一道血魂?”

    

    “没错,貌似不但有,而且还很特别,能够抵抗功勋榜的吸收!”

    

    一时间,所有人的神经再次精神起来,看向案几。

    

    “哼,既然如此,那就别老夫不客气了!”

    

    半晌过后,玉牌仍旧没有反应,岱秉德脸色一愣,手中金笔化作利剑,直接劈下。

    

    “啪!”

    

    玉牌应声而碎。

    

    而一道暗红色中带着一点金芒的血魂,却突然向上冲去!

    

    “哈哈,荒異部落的小王子,你还想跑?”

    

    岱秉德一声狂笑,手中虚握,一只云雾凝成的手就将那道血魂握在手中。

    

    “金红之色的血魂,蛮族黄金血脉!”

    

    “天啊,真的是荒異部落的第一天才敖劫!”

    

    “凌天连敖劫都杀了!”

    

    这次,不仅仅城主府一方的将军,就是程三金和他的几个将领,也都陡然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看着岱秉德手中的血魂,震惊不已!

    

    蛮族的黄金血脉,南唐和人族互相征伐多少年都不曾有过黄金血魂的血魂出现。

    

    黄金血脉对于蛮族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就如同南唐的皇族一般,这敖劫虽然黄金血脉不是很纯净,但仍旧足以成长为十万莽山北部蛮族的王者。

    

    而这种还未成长起来的黄金血脉,都会倍加保护,一旦他们成长起来,鲜有败绩。

    

    就算不敌,他们也可以蒸发血脉之力,逃脱升天。

    

    可就算如此,敖劫还是死了。

    

    死在了凌天之手。

    

    “这凌天到底什么东西,敖劫竟然被他杀了!而且看那小子刚才缴纳血魂的时间,程哥,这不是要抢你的风头嘛!”

    

    程飞宇身后,一个武者突然道。

    

    “可恶,岭南的这群土狗!”

    

    :^1o

    

    程飞宇的脸色早已经阴沉如水。

    

    凌天杀了敖劫,一会就算他自己拿出再多的血魂,也是落了下风。

    

    这一次功勋大典,还未结束,岭南战意的功勋榜首,就已经有了主人!

    

    而他自己,千算万算,用尽了所有青甲军的力量,想要争一个岭南之战的功勋头名,都是不能!

    

    “凌天,我记住你了,给我等着!”

    

    程飞宇咬着牙齿,一字一句的低声嘶吼。

    

    “敖劫...”

    

    云扬看到那道血魂,也是一惊,当即便喊了出来。

    

    “可恶!连死了,都要受尽你们人族的侮辱!云扬,我和你的恩怨还未了结!”血魂之体的敖劫怨毒无比的看着云扬,泣血而道。

    

    “呵呵,是啊,但是你已经失去了和我了结的资格!”云扬负手道。

    

    既然这敖劫死在了凌天之手,那么他自然不会将敖劫摆在这自己对等的位置上。

    

    “你!”

    

    敖劫刚要怒喝,但是却感觉自己仅存的血脉之力,已然在被案几疯狂吞噬着,就是这点神念溃散,也就是片刻时间。

    

    “呵呵,云扬,你别得意。我虽然死了,但是你也别想好过!你不是他的对手,在云州,他会踩着你的头颅,一飞冲天的!哈哈哈哈,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

    

    说罢,敖劫仰天狂笑不止。

    

    “你什么意思?”云扬目光一闪,冷了下来。

    

    一直神游物外的凌天闻言,也看了过去,脸上却是没有任何波澜。

    

    这敖劫在临死之前,倒是学会了阴谋诡计。

    

    “放肆,一介蛮族血魂,也想离间我人族!灭吧!”

    

    岱秉德脸色一变,手中用力,就要将敖劫的血魂捏碎。

    

    “别以为我们蛮族不知道南唐王庭铸这功勋榜是为何,呵呵,把他们当做工具,你们等....”

    

    敖劫临泯灭前,疯狂的言语,速度极快,以至于其他人还未听清,就被脸色大变的岱秉德瞬间捏的粉碎。

    

    “好了!凌天你的血魂缴纳完毕了!”

    

    岱秉德轻唤了一声,将微怔的凌天喊醒。

    

    “哦,多谢德老!”凌天连忙拱手,但敖劫死之前的那句话,却在心中不断闪过。

    

    这功勋榜,果然不是一般的东西!

    

    “紫云宗战功彻底缴纳完毕,现在,我再宣布一下!”

    

    岱秉德的音色如常,完全没有被敖劫所影响,清了清嗓子,便长声唱喝起来。

    

    “紫云宗缴纳战功弟子者,共计五百一十五人!共缴纳缴纳三等血魂十道,四等血魂共计一万两千道!”

    

    “嘶!”

    

    “一万两千道,难道这凌天一个人杀了三千多中阶蛮族?”

    

    “天啊,这个人是杀神在世嘛,太狠了!”

    

    “难道你们该惊讶的不是应该是这凌天一个人,杀了七个高阶蛮族嘛!”

    

    岱秉德的唱喝声在整座岭南大营回荡不绝,而一阵阵吸气之声,更是此起彼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