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28章 一人敌一个宗门
    岱秉德给云扬传音大喝一声,一掌推开云扬,随后手掌掐着法决,对着那战功玉牌猛然按下。

    

    “呵呵,黄金血脉的血魂。老夫倒是许久未见了!”

    

    岱秉德呵呵一笑,将那战功玉牌轻易镇压,不仅如此,他开始控制案几,吸引着战功玉牌内的蛮族血魂不断的从中涌了出来。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只见先是一股淡绿色的烟雾从中涌出,融入案几。

    

    这是低阶蛮族,血魂之力甚至还很不明显。

    

    随后,便是密密麻麻的绿色丝状血魂从中涌出,奔腾之间,犹如大河决堤!

    

    此种场面,在刚才杜金铭三人缴纳战功时,也曾有过。

    

    此时,点将台上的金身宗师们先是看了一眼,而后便都正襟危坐,双目微阖,并没有什么反应。

    

    毕竟这对于一个岭南天才来说,并不算什么。

    

    甚至杜仲见此不由冷嗤一声,也学着对面白飞云和秦海的样子,端起茶盏小酌起来。

    

    他不信,一个凌天还能将紫云中与杜家之间的差距弥补起来不成。

    

    或许凌天能够击杀高阶蛮族,但中阶蛮族差着三千多,这是没办法填平的。

    

    哪有那么多蛮族给你杀?

    

    不过,让杜仲没想到的是,凌天的这战功玉牌喷吐血魂起来,却是没完没了了!

    

    他这一杯灵茶都快要喝完了,那边竟然还在记录着!

    

    渐渐的,原本并不是很在意这些四等血魂的金身宗师们,也都惊讶的将目光望了过来。

    

    而后便是缓缓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幕。

    

    只见那金光熠熠的案几表面,已然氤氲着一层绿色的雾气,那正是蛮族的血魂积攒太多,无法在第一时间被吸收时,被岱秉德镇压在表面的!

    

    也就是说,凌天战功玉牌中血魂的释放速度和数量,已然超过了案几的吸收能力!

    

    这...这是要多少血魂才能形成这等场景?

    

    云扬在站在岱秉德的身后,脸色也渐渐的紧绷起来,用余光撇向前面的凌天,发现对方根本没有在自己,而是神游物外,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刚才战功玉牌释放血魂的一霎那,云扬心中便是一动。

    

    以为,在那一刻,他感应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敖劫!

    

    几年前,他还是辟泉修为的时候,在边境和这位荒異部落的王子有过一战,不过那一战正好赶上他的云灵剑法第一重大成,以武技之利,将敖劫击败。

    

    但敖劫的天赋和实力,云阳是知道的,就算稍有不如自己,那也是相差不多。

    

    终于,在杜仲烦躁不已的将灵茶一饮而尽之后,凌天那里终于发生了变化!

    

    战功玉牌喷吐的速度减缓了!

    

    见此,杜仲和其他人也是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暗道此子究竟杀了多少蛮族,才让血魂凝聚成雾?

    

    难不成他一个人,就屠了一个部落?

    

    水游生冷眼看着,心道你杀的蛮族越多,你就离死期越近!

    

    “你们猜猜看,这小子杀了多少中阶以上的蛮族?”一个城主府的金身境将军笑道。

    

    “少说得有一千了吧,但是尽管如此,也不是太过惊人,毕竟即使杀这么多,也无法超过杜家啊!”

    

    “不一定!杀一千个绝对不是这等场景,我见过云小侯爷上一次缴纳战功,比这个....差不多!”

    

    那个青甲军的将军刚要说云扬的那一次也不如现在这般模样,但又赶紧改口了。

    

    不过,即使这般,云扬还是唰的一下抬起眼眸,闪动着精光。

    

    没错,凌天这次缴纳战功的声势,却是要比他之前缴纳战功时,强上一筹,他就是在那一次,才凑够了九千四等血魂,正式受封为游击将军。

    

    “切,就他?也能和小侯爷相提并论,真是可笑!”

    

    杜金铭在一旁嗤笑一声,满是不屑。若是凌天和云扬一般,那他的地位岂不是要矮上一个层次了?

    

    不过,就在杜金铭的话音落下之后,一阵阵嘶吼,陡然从案几上的玉牌内传出。

    

    众人被声音吸引过去,顿时发现,两道青黑色的血魂从其中挣脱了出来!

    

    “两道三等血魂!”

    

    这是所有人在意料之中的,一点都不意外,甚至还有些不以为然。

    

    凌天被人吹捧的如此高,也不过才杀了两个高阶蛮族而已,甚至还不如那杜金铭多!

    

    杜仲心中大石头放下下来,凌天虽然强,却仍旧无力扭转结局。

    

    不过,案几之后的岱秉德和云扬,却不这样想,因为他们明白,这战功玉牌内囚困的血魂力量,才刚刚开始要爆发出来!

    

    “吼!凌天,拿命来!”

    

    果然,就在那两道血魂被吸入案几之后,又是一道足有灵币粗细的幽青血魂从玉牌的挣脱出来,而后便对凌天嘶吼不已,怒喝连连。

    

    “是蠓汏!伯坦部落大首领,是他的血魂!”

    

    “这怎么可能,蠓汏虽然不是高级部落的大首领,但修为也堪比凝魄后期了,他,他竟然被凌天给杀了?”

    

    “没错,我在几个月前,倒是听说啸风关传来消息说伯坦部落被灭了,啸风关镇守也换了,没想到,伯坦部落竟然灭在凌天之手!”

    

    一时间,城主府这一方的将领议论纷纷,望向凌天的目光中,更为赞许了。

    

    要知道,数个月前,伯坦部落被灭的时候,这凌天还是辟泉修为,就已然能够击杀蠓汏这般强横的高阶蛮族,其战力,无愧于别人的赞许和崇拜。

    

    反观杜家一群人,则是如丧考妣。

    

    “蠓汏么?倒是有点名号,但他也只是得到三个三等血魂而已。”

    

    看着凌天仍旧淡然的模样,杜仲心中虽然忐忑,但也只能嘴硬。

    

    岱秉德随手将蠓汏的血魂镇压入案几之中,摇了摇头,却见到,又是一股比之蠓汏还要气势凶猛的血魂从中挣脱而出!

    

    “凌天,我蛮族会为我报仇的!”

    

    那道血魂怨毒的看了凌天一眼,便也被岱秉德镇压进去了。

    

    “刚才那个,好像是回鹘部落的大首领赤血?”

    

    “没错,就是赤血,这家伙曾经负责攻击天合山的,后来被灭了。果然是死在凌天之手!”

    

    “不但是他,听说司徒梵和厉无心两个魔道强者,也被凌天杀了。若是都算上战功,这凌天的功绩,当真为这次岭南第一!”

    

    “是啊是啊!”

    

    赤血血魂的出现,彻底打消了众位金身宗师之前的怀疑。

    

    赤血的血魂之后,则又是几道不粗的青黑色血魂涌出,虽是三等,但却不强,那是赤血的手下。

    

    终于,凌天的战功玉牌停止了吐出血魂。

    

    ,~正W版首c^发

    

    这下,所有人都长处了一口气,暗道这凌天实在太妖孽了,一个人的血魂收获,比一个宗门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