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26章 凌天来了!
    此时此刻,大营之内,所有的武者将士都将目光望向大营门口的方向。

    

    点将台。正对着大营门口,为了这次功勋大典,岭南大营特意铺上了红地毯,从门口一直延伸到点将台下。

    

    红毯两侧,则是武者兵士,但是此时,有三道身影踏着红毯,在万众瞩目之下,徐徐走了过来。

    

    “大家好大家好,大家幸苦了哈!”

    

    秦邵阳一边走,一边还向左右两侧的世家宗门以及军中的武者挥手致意,一副将军检阅部队的架势。

    

    搞的两侧所有人都是一脑门子的黑线,心道这是哪个二逼这么能给自己加戏?

    

    秦明月也是在进来之后,就松开了凌天的手腕,毕竟这里的人实在太多了,她还是要脸的。

    

    在红毯的尽头方向,紫云宗的弟子一个个都在张望着,可红毯的距离极长,一时间还看不清来人的样子。

    

    林焱焱伸长了秀美的脖子,和紫菀一样直勾勾的看着。

    

    “焱焱,是谁来了?”

    

    “是凌天!凌天回来了!绝对是他,错不了!”

    

    虽然只是能看到一点轮廓,但是林焱焱还是险些高兴的跳起来。

    

    凌天果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死掉,她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下了。

    

    点将台上,所有人也都是站了起来,齐齐将目光投注在那三道身影之上,以他们目力,看的清清楚楚。

    

    “凌天!这怎么可能?他的丹毒,怎么解的?”

    

    水游生的脸上露出惊疑之色,在他看来,凌天所中的尨象丹毒,就是医道大师,也绝对束手无策的!

    

    (*正版Ni首发

    

    难道这凌天真的就是天选之人,怎么都不死么?

    

    一时间,凌天在水游生的心中的位置,已然提升到了极高的位置。

    

    此子不能为我等所用,当必杀之!

    

    不仅是水游生,此时,那程三金和岱秉德的眼中,也是露出复杂之色,凌天的事情他们多少都有些耳闻,但并未亲眼所见,他们还是有些怀疑的。

    

    但能够享誉整个岭南,如今又是未死,那么此子绝对有着非凡之处。

    

    至于那些各大世家的天骄们,也都是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凌天三人从自己的眼前走过。

    

    那个曾经霸天绝地,无人能敌的身影,终于还是出现了。

    

    渐渐的,凌天走近了。

    

    到了点将台之下,众人紫云宗和杜家的弟子这才看清了这几人。

    

    中间的,一道精瘦但挺拔的身影,穿着一袭白衣,覆着一疼金团龙纹薄纱,头戴紫金玉冠面如冠玉,目若朗星,束起的头发随风清扬,在阳光的光华照耀下,好似整个人,都被淡淡的光芒所笼罩。

    

    华贵威严,而又深不可测。

    

    台下,凌天先是看了一眼其上的诸位金身境界宗师,特别是看到岱秉德和云扬之时,也是微微一怔,随即便恢复如常。

    

    凌天给了林焱焱一个安慰的笑容。

    

    旋即,凌天轻吐了一口气,便迈步走上点将台。

    

    “凌天!你没死于丹毒?”

    

    凌天上台,水游生当即问道。

    

    “他就是凌天?”程三金属下将领交头接耳。

    

    “此子气质逼人!”城主府将军点头不已。

    

    “凌天凝魄了?为何这气息我看不透?”落花宗沈落蹙眉道。

    

    所有人都是惊讶连连。

    

    凌天之名,早已经传入他们的耳朵,别人描述中,这凌天能以辟泉巅峰战力强势击杀高阶蛮族,说起来他们心中是并不信的。

    

    但如今,必死的凌天不但出现在了这里,他的修为,也从几个月前的辟泉巅峰,突破到了凝魄!

    

    一个崛起不过一年的剑奴,如今却已然正式成了武道强者,这不得不让他们惊讶和好奇。

    

    凌天眉头微皱,感受这那一道道神念向他缠绕而来,顺着皮肤向体内渗透着,虽然他是小辈,但这种被人随意打量的感觉,还是极为不爽。

    

    不过,随着修为的增强,凌天如今的心性也变得极其沉稳,当即催动神念,周身涤荡一空,隔绝了其他人的探查。

    

    此时,他的太初经已然是二重,在神念淬炼上,已然到了更好的层次,再加上凌天精通丹道和炼器,他的神念之强,已然堪比初入金身境的宗师。

    

    另外,太初经在第二重之后,还显化出了第二个和裂神剑一般的炼神法决,名为身自在。

    

    神念催动之后,可以将周身的气息遮蔽,阻止旁人探查,法决精妙非常,凌天估计,以他的神念强度催动,甚至有可能躲过金身境后期的大宗师探查。

    

    凌天隔绝了气息,便向案几之前走去。

    

    “紫云宗凌天,拜见宗主,见过诸位前辈...”

    

    如今,凌天已然凝魄,虽然修为不高,但是其气海醇厚以及神念之强,足以媲美等闲金身境宗师,所以如今再见到如此多的金身宗师,他也从容不迫。虽然态度上极其恭谨并不倨傲,但也是不卑不亢,显得极为洒脱。

    

    当然,这点和他如今的战力相暴涨,还是有莫大的关系的。毕竟在这方世界,以实力位尊。

    

    白飞云点头示意,并没有说话。

    

    岱秉德则是目光微闪,眼中微微露出几分讶色,其两侧几位金身强者也齐齐将目光锁定在萧晨身上,眼神明亮好似要将他彻底看穿一般。

    

    但片刻之后,他们眉头便是忍不住微微一皱。他们虽然未曾施加半点修为气势,但金身境界的神念之强,除非刻意隐藏否则凝魄武者是绝对没有办法屏蔽的,而且金身境宗师的神念威力强大,低阶武者虽能承受,但也不容易。

    

    但此刻见萧晨面色平淡自如的模样,却好似丝毫没有感应到一般。

    

    他们也心中了然,这个传说中的凌天,果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岱秉德心中微动,这是到了岭南之后,第二给他一中看之不透感觉的人出现了,就是眼前的这个凌天。

    

    只不过,这凌天的诡异之处,甚至比那白飞云还要让人不解。

    

    因为此子看上去就是凝魄修为无疑,而且以他的年龄,也只能是凝魄,但不知为何,凌天浑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好像起是被什么东西遮蔽或者稀释了一般,总给他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闪现而出,岱秉德就觉的不可思议。要知道,他可是半只脚已然踏进法相境界的大宗师,如今两次遇到这种情况,让他也是微微有些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