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25章 我反对这门亲事!
    “白飞云,你莫要以此压我杜家弟子,这次我先不与你计较,但这次功勋典之神圣威严,若是你耽搁大典进行,请问德老,程将军,秦城主,他白飞云又当如何处置?”

    

    云扬点点头,也道:“白宗主,是有些过了...”

    

    “呵呵...”

    

    白云飞摇摇头却是不语。

    

    “你!”

    

    杜仲一怔,连忙看向岱秉德,却见对方脸色有些变化,但却仍旧没有说话的意思。

    

    I首~发8

    

    就连那壮武大将军程三金,也是神色一滞,不知道在想什么。

    

    杜仲在看向城主秦海,发现对方也在忍着笑意。

    

    顿时让杜仲脸色有些羞红,不耐道:“诸位这是何意,难道是想排挤我杜家不成?”

    

    众人仍旧没有说话,除了岱秉德四人外,其他金身境界宗师面面相觑,不明所以,懵逼了。

    

    终于,还是白飞云端起茶盏小酌了一口。

    

    “来了...”

    

    “什么来了?”杜仲一怔,几乎是不假思索的问了一句。

    

    白飞云摇摇头,起身看向天边:“之前没感应,是因为你弱。但是现在,你还感应不到么?”

    

    “什...”

    

    杜仲刚张开嘴,却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随即将神念散开,脸色便是瞬间一变。

    

    其他人见状,也都催动神念四散开去,覆盖周围数十里。

    

    果然,他们赫然发现,一道气息正以极快的速度向这里行来,如今已然快到了近前了。

    

    所有宗师都不约而同的看向破蛮山的东方天际。

    

    见此场景,点将台下,十几万武者也都看向东方。

    

    终于,十几个呼吸之后,一道金色光点,在东方天际亮起,等到那光点近了一些,众人这才赫然发现,光点竟然是一艘十翼战船!

    

    点将台上,杜仲难以置信的看着那战船响起音爆之声,而后破空之后,徐徐在大营外落下,随即猛然看向白飞云,心中骇然。

    

    虽然他之前没有可以感应,但是他知道,在坐的,岱秉德、程三金以及城主秦海都是早就知道这艘战船的到来,所以才会一直没有应和自己。

    

    但更让他心惊的是,除了这三人外,白飞云竟然也早就知道。

    

    这也就意味着,白飞云的修为已然高过他们,所以他的神念才会覆盖如此之广!

    

    神念在白飞云身上一扫而过,杜仲发现,其体外神念之力滚滚如潮,他也只有面对杜无天的时候,才会有这般感觉!

    

    金身境后期!

    

    杜仲心中咯噔一声。

    

    他自己是金身境界中期,神念威压之力不过能够撑开五十里,而按照这战船的速度推算,白飞云应该是在近乎百里左右就发现了这艘战船!

    

    杜家的宿敌,这位紫云宗宗主,竟然在这半年之中突破了修为,成了金身后期的大宗师!

    

    金身境界可为宗师,为将军。

    

    可一旦步入金身后期,元气和神念之力便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实力之强远超普通的金身境武者,所以才会被人在宗师之前冠以大宗师的名头,而在军中,便有可能成为大将军。

    

    原本在杜武天归来之后,杜家有金身后期大宗师坐镇,给岭南宗门以莫大震慑。

    

    可如今,白飞云竟然这般快就进阶成了大宗师,这对杜家来说,无疑是个极坏的消息!

    

    案几之后,云扬脸色也有些不对,以他的修为是不可能感应到这艘战船的,可岱秉德白飞云却早已知晓,方才他还想要为杜家说话,如今看来,真是可笑至极!

    

    岱秉德的脸上则是扬着笑意,但心中却也是惊讶不已。因为在白飞云没有释放出那股强大的神念之力前,他竟然也没有觉察出白飞云的修为已然是金身境界后期了。

    

    如此高明的隐匿手段,极其少见。如此看来,这白飞云,确实不容小觑!

    

    程三金看不出表情有什么变化,秦海也站起身看向那艘战船,脸上扬着老父亲的笑容。

    

    至于其他修为未到后期的金身宗师则是心中骇然,看向白飞云的目光中,也有了敬畏之感,从此之后,他们与白飞云,将不在会是一个档次。

    

    战船在大营门口落下。

    

    “拜见大小姐,大少爷!”

    

    一众守营兵士尽皆单膝跪地,恭迎秦明月和秦邵阳从战船上走下。

    

    不过,让这些兵士们诧异的是,一身浣溪纱裙的大小姐仍旧光彩找照人,不可方物。

    

    但此时,这位岭南第一美女,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岭南任何天骄的女神,竟然挽着一个男人!

    

    从船上徐徐走了下来。

    

    不仅如此,大小姐竟然还一副小鸟依人,温柔无比的和那个男人说笑着。

    

    这也就算了,在进入营寨门前,他们的大小姐竟然还站在那个男人的身前,踮着脚为那个男人正了正衣冠!

    

    这还不够,他们的耳朵颤动着,居然还听到了他们那个不着调的大少爷管那个人叫什么姐夫!

    

    这姐夫是可以乱叫的么,这大少爷也太不着调了!

    

    不过,让他们更加吐血的还在后面!

    

    那个男人,竟然还亲昵的捏了捏大小姐的脸颊,三人一起说笑着,走进了大营!

    

    啊啊啊!

    

    所有兵士在心中怒吼,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个男人挺拔的背影,差一点就忍不住高呼一声。

    

    “我反对!这门亲事....”

    

    这这这,这简直是大营中所有大老爷爷们的梦想啊,可如今,都被这个男人全给占了!

    

    但没有办法,等他们缓过神来,三人已然进入了大营之中,远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