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24章 我紫云宗,还差一人!
    辛子昂冷哼一声,退了开去。

    

    虽然凌天的横空出世将曾经这位紫云宗大弟子的光芒掩盖,但辛子昂仍旧是六品武魂的天才弟子,年纪轻轻就成功凝魄,战力自然是不能小觑。

    

    他的剑法武技也都强横,能杀掉两个同境界的蛮族,也不算什么难事。

    

    J0正&y版N首*发

    

    紫云宗的战功缴纳完毕,云扬伏案计算了片刻,便起身,扬着笑意道:“紫云宗缴纳三等血魂三道,四等血魂共计七千八千一百五十六道!”

    

    “其中,紫云宗辛子昂位列众弟子之首,获得三能血魂两道,四等血魂,七百一十道!”

    

    “第二名木铁柱,获得三等血魂一道,四等血魂四百一十五道!”

    

    云扬声音落下,台上台下,都是响起了赞叹之声。

    

    先不说和杜家的比拼谁输谁赢,但仅仅是能够杀如此多的蛮族,这两人就足以值得肯定了。

    

    “不错不错,辛子昂应该能够胜任七品中「昭武都尉」了。另外木铁柱也和季烈一样,七品下武翼都尉!届时和他们一道,前往云州,也算有个照应。”岱秉德笑道。

    

    辛子昂和木铁柱都是点头示意。

    

    岱秉德又将目光拉了回来,看向自己身前的玉牌。

    

    因为此时,杜金铭的战功玉牌喷吐的速度,也是陡然减缓了下来。

    

    所有人,也都望向案几,马上,紫云宗和杜家之争,将会有结果。

    

    “吼吼吼!”

    

    果然,就在这个时候,三道嘶吼之声从玉牌内响起,随后,三道青黑色血魂挣脱而出,犹如厉鬼一般,就要冲天而去。

    

    “哼!”

    

    岱秉德一声冷哼,怒眼圆睁,也不见动作,无尽的威压落下,便轻而易举的将那三道血魂镇压。

    

    “三道三等血魂!这杜金铭,不过半年的时间,竟然杀个三个高阶蛮族!?”

    

    “也不是没可能,毕竟护卫在他身侧的杜家长老不少,抓住机会还是能够围杀高阶蛮族的。”

    

    “那也不得不说,这杜金铭还是要比辛子昂厉害的。”

    

    一时间,结果还未正式出来,他们便已然知道,这次紫云宗定是输了。

    

    毕竟在三等武魂上打了个平手,而四等血魂本就少于对方。

    

    不过,岱秉德还是统计完了之后,起身朗声道:“此次岭南战事,杜家缴纳三等血魂三道,四等血魂,共计一万一千七百道!”

    

    “其中,杜金铭获得四等血魂共八百六十四道,三等血魂三道!”

    

    岱秉德声音落下,紫云宗一方,顿时噤若寒蝉。就连在座的腾冲也是脸色一红,不免有些尴尬。

    

    倒是白飞云的脸上人就不见波澜,而是和秦海对视一眼,泰然自若。

    

    岱秉德手持金笔,将杜金铭三人的名字写入功勋榜,顿时三道光点从破蛮山下冲天而上,七百丈后木铁柱的光点停下。

    

    八百丈,辛子昂的光点停下。

    

    而最后的那道光点,却是超越八百丈,在九百丈下,停住了。

    

    杜金铭的名字,闪耀在所有岭南年轻一辈之前,高高在上。

    

    见此,云扬也是不住点头。

    

    只要杜金铭在经历几场战事,那么击杀九千蛮族,也不过是时间问题,届时,杜金铭定然会在金身境界之前,受封将军。

    

    这也算给他长了点面子。

    

    “呵呵,我杜家灭敌过万,而你紫云宗,不过七千多。而且顶尖弟子上,你紫云宗也完败。这次的比试,你紫云宗,可还有话说?”杜仲森然的声音突然响起。

    

    显然是不想给紫云宗好过。

    

    “哦,是么?”

    

    白飞云垂首饮了一杯灵茶,和秦海对视一眼,又看向岱秉德,淡淡道:“貌似,我紫云宗缴纳的战功有些不妥,这比试还没有结束吧?”

    

    云扬一怔,连忙看了一眼功勋榜,足足核对了十几个呼吸,这才抬头道:“白宗主,云扬仔细核对过,未曾漏算贵宗一人,也为缴错战功,这不妥之说,何来?”

    

    “呵呵,想来是云小侯爷误会了。”白飞云摇摇头,笑道:“我说的不妥,是因为...”

    

    “我紫云宗弟子缴纳战功,还未完毕!”

    

    白飞云的声音落下,云扬更是眉头紧缩,不明所以道:“呵呵,白宗主这是何意,这台上台下,紫云宗的弟子已然全部缴纳战功完毕了啊,共计五百一十四人,可有错?”

    

    “还差一人!”

    

    云扬脱口问道:“谁?”

    

    “他快到了,请小侯爷稍等片刻!”白飞云仍旧淡然自若。

    

    “这...”

    

    云扬蹙眉,脸色也是有些微变。

    

    不过,此时的杜仲却是从座位上站起。

    

    “真是可笑!”

    

    “你紫云宗已然全部缴纳战功完毕,分明是不想认输,找借口推脱!让德老和诸位宗师等你一个紫云宗的小小弟子,这话你也说的出口?白飞云,你太放肆了!”

    

    杜仲言辞犀利,当着所有人的面,丝毫不给白飞云面子。

    

    杜金铭在一旁还未下台,此时也停下来,冷哼一声,“或许,白宗主还希望那凌天能来吧?不过,一个死人,来了也只是一句尸体!”

    

    “噗!”

    

    但是,杜金铭的话音刚落,整个人就突然跪倒在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而紧随其后,杜仲浑身的气势骤起,就要出手。

    

    “放肆!”

    

    突然,岱秉德一声闷哼,雄浑至极的气势散开,直接将杜仲压了回去。

    

    “德老!”杜仲一愣,不明白为什么岱秉德不惩治先出手的白飞云,而是压制他。

    

    “岱爷爷...”云扬也是看了过来。

    

    不过,此时白飞云却是先悠悠道:“不过是逼出一口心血而已,我等议事,还容不得你这小辈侮辱我门中弟子,若有下次,严惩不怠!”

    

    杜金铭捂着胸口,没有再说话,只是一双眼睛却死死的看着白飞云,没有惧色。

    

    “呵呵,有意思!”

    

    点将台下,程飞宇端着肩膀笑了一声。

    

    “程哥,他娘的这个紫云宗宗主什么特么玩意儿?不让大典进行,我们青甲军怎么上台,兄弟们可都等着呢!”

    

    “就是就是,他娘的!他们这群人真是墨迹!”

    

    “要是在云州,早他丫的踢他们屁股了,金身境界的宗主家主,屁都不是!”

    

    程飞宇背后,一群公子哥纷纷鼓噪,丝毫不顾及言语有么多恶劣,左右的宗门弟子闻言都是脸色涨红,但偏偏不敢说什么。

    

    毕竟这些人,他们惹不起。

    

    “那就等一下,一会应该有好戏看了,急什么?”程飞宇摇摇头道。

    

    “哦?有什么好戏?”

    

    身后众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趣。

    

    “我也不清楚,不过,我家老爷子没有说话,想来一定是感觉到了什么。或许,紫云宗还真的有弟子没来,如今已经快到了,我们等一下就是了。”

    

    程飞宇说罢,便看向远处天边,身后众人也随之望去,但除了长天一碧外,什么也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