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22章 龙纹砂金 凌天到来
    杜金铭的话音落下,台下嗡鸣议论之声便响了起来。

    

    这杜家少主,极尽猖狂。

    

    语气始终,满是蔑视和不屑,显然没有将紫云宗的辛子昂和木铁柱放在眼中。

    

    “呦呵,这杜金铭到了岭南就是硬气了啊!这孙子在云州就会跟在云扬身后,见到咱们哥几个,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个!和一条狗一样!”

    

    台下,青甲军团的最前,站在程飞宇身侧的那个武者抱臂在胸,冷河一声笑道。

    

    “没错,一个整天就想着挤进上流世家。他就是上流世家的狗罢了,他爷爷和他的师父,不过是云侯府的一介家奴,也就能在岭南这种穷酸的地方耀武扬威了,真想上去给他点颜色瞧瞧!”

    

    另一侧,也是一个云州的世家子弟冷笑道。

    

    他们和程飞宇一般,都是出自南唐上三等世家,不折不够的勋贵天骄,对于杜家这种四等世家,他们是从没正眼瞧过的。

    

    I看正0+版$章*节上_

    

    在他们眼中,杜金铭这位杜家少主,不过是一个奴才。

    

    “算了,若是云扬不来好好说,他在,还是要给他几分薄面的,毕竟现在,云州还是姓云!”

    

    然而,程飞宇却是摇摇头。

    

    看着点将台上,那安然而坐的身影,程飞宇的眼中,不再有任何人。

    

    他的敌人,只有云扬。

    

    其他的阿猫阿狗,他才懒得去理会。

    

    点将台上,在座的各位金身境界宗师,也没有出口何止的意思。

    

    毕竟这只是小辈之间的争锋,他们也不便出手帮衬,

    

    “你什么意思?”

    

    台上,木铁柱的脚步蓦然停下。

    

    “难道是我说的不够清楚么?”

    

    杜金铭踱步上前,看着木铁柱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让你,和他的血魂加起来,一起和我比!懂了没?”

    

    这简直就是赤赤裸裸的嘲讽。

    

    “杜金铭,我劝你不要太过放肆,这里可不是你杜家后院!”

    

    辛子昂脸色一冷,也是突然呵道。

    

    “呵呵,怎么,辛大长老有意见?这里虽不是我杜家后院,但也不是你紫云山门阿?别用的你长老的语气对我!你,没那资格!”

    

    杜金铭冷道:“说多无益,战功见真章,你等若是不服,就将手中的战功玉牌奉上,咱们比一比,到底谁的的多!”

    

    “哼,希望你见到凌天师叔的时候,也还这般猖狂!”

    

    木铁柱低语一声,直接挤开了杜金铭站在案几之前。

    

    如今,木铁柱虽然还未凝魄,但是也已然是辟泉巅峰,距离凝魄,不过是临门一脚。

    

    在力量上,是据对不逊色于杜金铭多少的。

    

    “呵呵...”

    

    被挤开的杜金铭脸上扬着狰狞阴冷的笑,“凌天?他若是能来,又如何?”

    

    这几个月来,不禁蛮族到四处寻找凌天的下落,他杜家更是如此。原本想着趁凌天被护送回紫云宗养伤时,不惜任何代价,将其劫杀在半路。

    

    可不知道为何,却在天合山内,失去了凌天的任何踪迹。

    

    以至于之后多方寻找,仍旧不得。

    

    凌天吞食尨象丹,死于丹毒的消息,也在岭南不径而走。

    

    他可不相信,凌天真的能解那尨象丹的丹毒!

    

    辛子昂则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杜金铭,也没过多言语,便站在了木铁柱身侧。

    

    “缴纳战功吧!”云扬笑道。

    

    木铁柱点了点头,便将腰间的牌子递了上去。

    

    于此同时,辛子昂的战功玉牌也一并放在案几上。

    

    “轰!”

    

    顿时,整个案几陡然开始狂震起来,两个玉牌并列,一道道绿色的血魂疯狂的注入案几中,犹如两道开闸泄洪的闸口一般,壮观不已。

    

    见此,所有人都在啧啧赞叹。

    

    紫云宗雄峻岭南这么多年,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这木铁柱的和辛子昂虽然年轻,但是浑身上下那凝实的元气,还是能够看的出他们的天赋。

    

    “呵呵,这样才好!”

    

    杜金铭转过身,也是走到岱秉德之前,将玉牌低了上去。

    

    “嗡嗡!”

    

    果然,和木铁柱以及辛子昂一般无二,杜金铭的玉牌落下的一瞬间,血魂就疯狂的喷涌而出,其声势,比之前面两位,只强不弱!

    

    见此,木铁柱在内的紫云宗弟子心中顿时一沉,如此看来,这杜金铭确实有恃无恐!

    

    此时,距离破蛮山数十里外,一艘飞天战船在云层中风驰电掣,一路破云排空而行。

    

    战船弦首,凌天一袭白衣,迎风而立。

    

    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着,随着风,肆意飞扬。

    

    雪白的紫云宗弟子服,外面披着一层白纱,其上还纹绣着淡金色团龙图案。

    

    看上去飘逸之中,又有着华贵之感。

    

    这并不是紫云宗的标配。刚披上时,凌天也是苦笑不语。

    

    这未免,也太花哨了些。

    

    “啧啧,天哥,你这一身就是帅气。比你之前还有风度!若是到了云州,还不得迷倒一大片?”

    

    秦邵阳站在凌天身侧,抱着肩膀笑道。

    

    “唉,还不是你姐非要让我穿这个...”

    

    凌天叹息一声,看着自己的这一身团龙薄纱,摇了摇头。

    

    “我这不也是为了你好!这件蟠螭龙纹外披可是我在云州的时候淘来的宝贝呢。一直珍藏到现在才拿出来给你穿,虽然这外披不是什么玄器灵器,但是这上面的纹绣却是用极其高明的手法纹绣而成的,而且这金丝,也不一般。”

    

    秦明月从房间里走出来,手里拿着梳子和玉带,横了凌天一眼道。

    

    “嗯,近似确实是好东西,上等的龙纹砂金拉出来的金丝,纤细肉眼几乎不可见,这等工艺,也当真是难得!”凌天也点头赞道。

    

    他在看到这蟠螭龙纹外披的第一眼,就看出了此物不凡。

    

    虽然他精通的是锻器之道,这等纹绣是个极其精细的活,男人是干不了的,不过他却知道这金丝材质,是有多么珍稀。

    

    上面所用的金丝并不多,总共加起来,可能也没有小拇指甲盖那么大的一团。

    

    不过,这龙纹砂金,却是一种极其贵重的炼器材料,如果量足够大,甚至可以用来锻造地器。

    

    龙纹砂金出自一众叫龙纹砂岩的原石之中,矿脉稀少,产量极低,可以提炼出来用作炼器的,就更少了、

    

    龙纹砂岩上都好似有着一条龙形纹路攀爬在其上,所以很有特色,特别是王侯之家,格外喜欢。

    

    这件薄纱,虽然用的量极少,可也足够贵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