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20章 同台比试
    “哦?秦城主作为王庭在岭南的权威,确实应该站出来主持大局,不过,不知道秦城主,有何良策?”

    

    程三金没有一点因为越权而感到尴尬,而是捋着胡须笑问道。

    

    秦海负手站在案几之前,道:“既然紫云宗和杜家都没有相让的意思,那索性就不分前后,紫云宗和杜家一道,上前缴纳战功。双方弟子用战功来说话,为自己的宗门和家族夺得荣耀,如何?”

    

    “好主意!还是城主想的周全,我怎么就没想到呢。双方不但可以同时上缴战功,还可以比拼一下,就是不知道,杜家敢不敢答应了。”

    

    腾冲闻言当即应和。

    

    “我也觉得,秦城主的主意大善!”落花宗沈落也点头同意。

    

    剩下的几个金身境武将,也都互相对视一眼,又看向程三金,见他的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也是点头附议。

    

    毕竟这算是岭南自己的事情,他们作为程三金的部下,也说不得什么。

    

    “呵呵,大家都觉得秦城主这个注意不错,我也想不出更好的了。不知德叔意下如何?”

    

    最后,程三金还是向岱秉德问道。

    

    “呵呵,我无妨,怎么都可以。只要别耽搁我收录战功便好。”岱秉德呵呵笑着。

    

    “那好,秦城主,就按照你说的来吧,速速进行,收录战功滋体事大,万勿耽搁。”程三金道。

    

    “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i最dU新《章;5节y上:(2

    

    秦海却是不甚理会程三金,而是看向白飞云和杜仲。

    

    “呵呵,我没什么可怕的。只要白宗主敢,我杜家子弟便奉陪到底!”杜仲笑道。

    

    身着白衫的白飞云则是嘴角微微弯起,淡淡道:“正合我意。”

    

    见到两人应允,秦海便走到点将台前,沉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紫云宗和杜家的弟子一同上前来缴纳战功!”

    

    于是,早就带等待着的两家弟子,都是一怔,而后各自排好队伍,走上点将台。

    

    紫云宗凌天不在,队伍仍旧由辛子昂率领,这次年轻一辈弟子缴纳战功,限制年龄在三十岁以下,其余的各宗凝魄长老,则是另行缴纳。

    

    杜家的队伍,自然是杜金铭在前。

    

    因为这次程飞宇随军南下,他也是心中颇为忌惮,并没有往常那般张狂。可如今,他没想到云扬竟然也从云州赶来,让他顿时又有了底气。

    

    他从小在云州时,就跟在云扬后面厮混,云扬也没想为他摆平各种麻烦。

    

    两家势力走上点将台,让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因为这两个争霸岭南一宗一世家,这次上台的弟子实在太多了!

    

    作为第一宗门,紫云宗这次能够有资格上台的弟子,竟然足有五百多人!

    

    这个数量已然是焰间阁的两倍多,落花宗天水门的五倍!

    

    而让他们惊讶的是,和他们一起上台的杜家子弟,人更多!

    

    杜家队伍的长度,足有紫云宗队伍的两倍!

    

    仅仅在人数上,就已经碾压了老对手紫云宗。

    

    点将台上,见到杜家的队伍如此庞大,点将台已然不能全部容下,有一半的子弟甚至排到了点将下面。

    

    这下,腾冲不禁和沈落对视一眼,都露出了一丝无奈之色。

    

    杜家之强,确实是凌驾于其他宗门之上,若不是岭南宗门联合在一起,还真的不是杜家的对手。

    

    杜仲杀敌过万之言,也敌对不是夸大。

    

    不过,当二人看向一旁的白云飞时,却发现这个紫云宗主,此时竟然悠哉的和已然落座的秦海品着灵茶,相谈甚欢,丝毫没有着急的样子。

    

    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腾冲索性摇摇头,也不愿去多想了,反正这次他焰间阁已然出过了风头。

    

    水游生则是禁闭的眼睛睁开一道缝隙,只是看了一眼便又闭了起来,心中不住冷笑。

    

    ......

    

    “凌天,你到底在哪啊!我们都在等你呢,爹也说想你。婶婶和妹妹也想你...”

    

    紫云宗弟子队伍中,一个身着暗红色纱裙的少女望着天边,若有所思,嘴里轻声呢喃着。

    

    原本火红的衣着,也不由得暗淡起来,

    

    “焱焱妹子,你别担心了,我相信凌师叔一定不会有事的,他可能还在养伤,等伤好了,就回来了。”

    

    少女身后,一个声音低声传来,安慰着她。

    

    “嗯,我也相信他不会有事的,他的命,比爹的还硬。”林焱焱重重的点了点头,回身微笑道:“紫菀姐,谢谢你安慰我。我会一直开心的,以为他说过,不希望看到我难过伤心的样子。永远都不。”

    

    “没什么,凌师叔对我有救命之恩,我只是觉得师叔没有石。”紫菀拍了拍林焱焱的手道。

    

    “是啊,但这次,凌天可能真的不能到场了,没有他在,我们紫云宗是必输无疑的。”

    

    林焱焱看向对面的杜家队伍,皱眉道。

    

    “唔,也不一定吧,我们不是还有辛师叔嘛,他可是凝魄强者,应该不会差的吧?”紫菀小声道。

    

    “他?”

    

    林焱焱摇了摇头,“我原本也以为他很厉害,但自从...算了。总之,凌天不在,辛子昂绝对争不过杜金铭的。”

    

    “好吧,没想到我们紫云宗真的有一天会输给杜家...”紫菀也是颇为无奈,可奈何她研习的是百草峰的丹道之术,武技上不是多强横。没办法为宗门贡献太多。

    

    缴纳战功正式开始,岱秉德持笔娴熟有度,他给了云扬一支金笔,自己负责杜家,云扬则是负责记录紫云宗的战功。

    

    程序在平静中进行,有岱秉德在,两家的弟子也都没有以往那般针锋相对。但面对面时,眼中的火药味,还是极其浓郁的。

    

    两家也都先是普通弟子缴纳战功,这个过程比之前任何一家都要漫长的多,无数的绿色血魂源源不断的注入案几之中,整个案几上的金光,也越发的明亮起来,好似这些武魂给了案几营养了一般。

    

    两家的缴纳战功过程足足持续了近乎小半个时辰,这才接近了尾声。

    

    点将台之上的人也越来越少,最后缴纳战功完毕的普通弟子,都下了点将台,站立在两侧距离最近的位置,目光中满是崇敬的看向台上如今仅剩的那几道身影。

    

    那些身影,才是左右这场竞比的关键所在。

    

    岱秉德和云扬都将金笔放在了案几之上,逐一统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