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19章 凌天的死活
    不过,季烈也仅仅是一顿,便从几人身旁掠过,从始至终,都没有看程飞宇几人一眼。

    

    最c新$章☆节b上

    

    “嘿,他个狗杂种,还拽起来了!”

    

    那武者顿时脸色一变,就要上前。

    

    却被程飞宇拽了回来,“算了,教训他也要看时候,一个小小宗门的大弟子而已,等回了云州,还不是我们想怎么教训,就怎么教训。”

    

    “季烈?有点意思,看你到了云州,还敢不敢对我这样!”

    

    程飞宇看着季烈的背影,嘴角扬起一抹狰狞的笑意。

    

    ......

    

    已然走回焰间阁团队之前的季烈,袖中的双拳紧紧握着,一丝丝火苗,已然在手心里紧攥。

    

    刚才那一刻,他的真的想不过一切,对程飞宇的人出手,但是他在之前见识过程飞宇恐怖的战斗力,普通高阶魔族在他的棍下,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

    

    程飞宇的战力,恐怕在岭南,只有凌天能够与之抗衡。

    

    就是在这次战事中表现尤为不俗的杜金铭,也完全不够看。

    

    他自己,更不是程飞宇的对手。

    

    所以,一定要忍。

    

    总有一天,他会让所有轻视他的人,付出代价。

    

    点将台上,焰间阁年轻弟子所收获的所有血魂已然全部纳入完毕,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领先之前的两个宗门。

    

    此时,该到了下一个势力上前缴纳战功的时候,可一时间,紫云宗宗主白飞云和杜家家主杜仲,却都没有起身的意思。

    

    众所周知,势力的实力相对弱的,要先进行缴纳战功,可一方作为岭南宗门执牛耳者,另一方是世家之首,本就竞争的极为激烈,现在,更是都不会主动上前。

    

    “呵呵,白宗主,杜宗主,你们两家互相针对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是老样子?”

    

    岱秉德已然饮完了一杯灵茶,见两人仍旧没有先起身的意思,也是微微一笑道。

    

    “呵呵,白宗主,还是紫云宗先来吧,这次岭南战事,你宗损失惨重,想来,得到的血魂也不会太多。”

    

    杜仲的脸遮蔽在斗篷之中,仅仅露出了一张被阴恻恻的脸,虽然这等重要的场合,但他还是这幅扮相。

    

    “白某没有起身,其实也是为了杜家好,若是我紫云宗先行缴纳,你杜家一会儿再有所不及,这脸面上过不去,可就难堪了。”

    

    “哦?难道你宗弟子死在蛮族之手的,还不够多么?这般底气,是谁给你的?”

    

    杜仲冷哼一声,道:“告诉你,这次我杜家所杀蛮族,中阶就足有上万,你紫云宗弟子已然阵亡超过四分之一!你拿什么跟我比?你觉得你紫云宗那些弟子,杀的蛮族,会有我杜家弟子杀得蛮族多?”

    

    这一次,因为紫云宗触怒了整个北部蛮族,岭南所有势力中,除了城主府,紫云宗便是遭受蛮族冲击最严重的宗门,甚至那距离莽山还很远的大凉山矿脉,都没能幸免,若不是忌惮紫云宗的金身宗师和强大的护山阵法,恐怕蛮族早已经将紫云宗夷为平地了。

    

    而这一切的缘由,正是因为那个已经许久都未再现身的人。

    

    那个人,就好像如同璀璨的流星一般,带着传说,一闪而逝。

    

    “杜家主的话,杜某不赞同。若是别人也就罢了,紫云宗凌天,难道被杜家主给忘了?他可是让你杜家的天才弟子们吃尽了苦头啊!这不过才半年的时间,难道就不记得了?”

    

    这时,焰间阁阁主腾冲突然冷笑一声说道。

    

    或许,凌天这个名字,是所有杜家人都不愿意听到的字眼。

    

    若不是凌天,如今杜家在三位金身境界宗师坐镇,又有杜金铭这般六品武魂的天才在,早就力压紫云宗了。

    

    可就是因为凌天,让杜家的一切计划,都被打乱。

    

    而这次凌天在岭南战事上震撼表现,更是让杜家的子弟喘不过气来。

    

    “哈哈哈,真是可笑。或许腾阁主只会炼器而不懂药理。那凌天狂妄无比,为了获得越阶力量,竟然敢以辟泉修为吞食尨象丹,尨象丹乃是龙虎之药,效果虽然神奇,但是丹毒也极其凶恶。就算是凝魄武者吞服,也会被丹毒反噬,折损寿元。那凌天如今是何等情况,想来不必我多说了吧?”

    

    杜仲冷笑着,又看向水游生,问道:“水门主,在座的,只有你对丹道精通,我说的,可有问题?”

    

    “杜家主所言非虚,尨象丹乃是逆天之药,自然要以一些条件为代价。而那凌天不知从何处得到的尨象丹,据说丹药之纯净,效果之神奇特,药香之强烈,更是上品尨象丹,其内的丹毒尤为强大。”

    

    “而凌天付出的代价,很可能...是他的命!”

    

    水游生闻言,睁开禁闭的眼睛,一字一句道。

    

    “水游生,你有些夸大其词了吧?”腾冲面色不悦道:“你要知道,你说的这个人,可从来没让你们失望过。你现在咒人家死,算什么?”

    

    “呵呵,我水游生以丹会的荣誉长老作为担保,我每一句,都是真的。若是不信,大可以去问问别人,至少我不知道,这丹毒如何解。”水游生摇摇头,虽然是为自己辩解,但是那嘴角上的一丝丝笑意,还是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来。

    

    他早就打听了一番,得知凌天在和敖劫战斗时,竟然吞下尨象丹获得越阶力量,才击败了敖劫时,他也是心中一喜。

    

    “这...”

    

    腾冲闻言,面色一僵,也是有些犹疑了。

    

    “各位这是做什么?今天乃是我岭南大捷庆功之日,这般不愉快,不给我面子可以,难道还想让德老看笑话不成?”

    

    这时,岱秉德左手边的程三金却是脸色一冷,不悦说道。

    

    “呵呵,诸位也都不必争吵。这件事,最为岭南城主,我倒是有一个想法,可以让紫云宗和杜家,都满意。”

    

    突然,一直都未说话的秦海却是站了起来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