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18章 武翼都尉
    岱秉德伸手接过,先是看了一眼玉牌表面,可当即眉头就是一挑,好像是被微微惊讶了一下。

    

    见此,左右的各位宗师,也都饶有兴致的望来,毕竟能让岱秉德做如此表情的事情,不多。

    

    岱秉德也只是惊了一下,但并未多问,而是直接将玉牌放在案几中央。

    

    嗡!

    

    就在玉牌落下的瞬间,整个案几便陡然绽放光芒,甚至还轻颤了一下,密密麻麻的血魂疯狂的向案几内注入,五息过后,仍旧没有停止!

    

    这下,不禁其他金身境宗师,就是腾冲自己,也将身子坐直了,他听说了季烈这次斩杀了不少蛮族,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多。

    

    足足八息之后,战功玉牌之内的绿色血魂才渐渐稀薄,注入接近到了尾声。

    

    “呵呵,不愧是烈火刀客,季烈这孩子,战力果然强横。”沈落赞叹道。

    

    腾冲点点头,“他还算争气!”

    

    可正当众人对季烈交口称赞时,案几上的玉牌又是猛然一震,一道足有拇指粗细的青黑色血魂,陡然间从玉牌中嘶吼着钻了出来。

    

    “烈火...刀客,我恨!”

    

    那血魂之强,竟然还残存着蛮族意志,在冲出玉牌之后,竟然还能向着季烈嘶吼着。

    

    “哼,小小畜生,也敢在功勋榜前猖狂?给我进去!”

    

    岱秉德冷哼一声,无形的神念威压按下,那血魂便哀嚎一声,融入进了案几之内。

    

    而案几也陡然嗡鸣一声,金光大放!

    

    虽然岱秉德和季烈都还淡定,但此时点将台的武者们,都是睁大了眼睛,发出一阵阵惊呼之声。

    

    青黑色的血魂,那赫然是第一次从年轻弟子中,出现的三等血魂!

    

    只有击杀高阶魔族,才会得到!

    

    但要知道,蛮族天生神力,身躯坚韧无比,同等境界下,他们的战斗力普遍强于人族!

    

    若人族武者没有兵刃古宝,或者没有极其强横的武技,是没办法与之周旋的。

    

    \0/首发LM

    

    更何况,这季烈仅仅是辟泉巅峰,还未凝魄!

    

    这等修为,若是一般武者,就是面对初入高阶的蛮族,能不能逃脱性命,还是另说,更不要提将其击杀,收获血魂了。

    

    点将台下的宗门和世家的年轻弟子们,百味杂陈。

    

    季烈能够击杀高阶魔族获得血魂,这等战斗力,足以让人敬畏。

    

    季烈作为近几个月从岭南崛起的年轻弟子,从原本只籍籍无名,到如今在蛮族之中还有些威名。今天,更是一鸣惊人,在十几万人的注视下,纳上了一只三等蛮族血魂!

    

    这等战力,足以名列岭南顶尖弟子,与半年前崛起的凌天以及杜金铭相提并论,就是那刚才颇受瞩目的晞若雪,也比之不上季烈如今的成就。

    

    有人惊讶,有人忧愁,此时点将台下天水门的弟子别提有多郁闷了,不是和落花宗比,就是如今这焰间阁出现了季烈这么一个人物,竟然都让他们望其项背了。

    

    紫云宗行列中,木铁胆背着两柄大斧子,呵呵憨笑道:“哥,这小子不错嘛!!”

    

    “他确实很强,自从无回谷之后,这家伙一日千里。唉,天才骄子太多了,我们可不能轻视任何人。”

    

    木铁柱点点头,握着手中的战功玉牌,笑道:“不过,我也不差。弟弟,你要抓紧修炼了,你的天赋,远比我还要强。只有成长起来,才有资格和凌天师叔并肩作战。我们兄弟俩的命,都是他给的,绝不能给他丢脸,明白了么?”

    

    “放心吧哥哥,我心里有数,嘿嘿。到时我凝魄了,看哪个不长眼的敢和凌天师叔做对,我就让他尝尝小爷我的大板斧!”

    

    木铁胆哈哈笑着,而后倏然间,声音便是低沉下来,道:“哥,凌师叔他...还没有消息么?”

    

    “没有。”

    

    木铁柱摇摇头,“不过,我相信他,一定会回来的,一定。”

    

    所有正义论这,岱秉德手持金笔笑问道:“小伙子实力不错,南唐王庭就缺你这等天赋绝然的年轻弟子,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焰间阁季烈!”

    

    “季烈!好名字,和你这一身炙热的火焰气息,相得益彰!”

    

    岱秉德又是赞了一声,手中大笔一挥,一抹金光融入案几。

    

    顿时破蛮山上的功勋榜也陡然发生了变化,季烈两个金光大字在榜上一闪而逝,随即化成一粒金色光点,从破蛮山最底,直接向上冲去!

    

    一百丈。

    

    三百丈。

    

    六百张!

    

    最后,光点一路势如破竹,超越密密麻麻的名头,跨过了六百丈后,一举在七百丈下,才陡然停下来。

    

    但就算这个高度,也已然远比之前晞若雪的那个光点还要高出一倍有余了。

    

    “四百一十个四等血魂,外加一个三等血魂。功勋榜上六百余丈的高度,足以受封为七品下武翼都尉。你以后好好为南唐效力。届时与我一起回返云州,接受封赏!”

    

    见到了一个好苗子,岱秉德也是喜笑颜看=开。

    

    虽然季烈这等天资在岭南已然拔尖,可在云州,就算不得什么了。

    

    不过,如今正值风声鹤唳之时,云侯府危机重重,他也要为云家的未来早做打算了。

    

    只有笼络更多的天才弟子,那么云家不断有新鲜的血液融入。

    

    “季烈遵命!”

    

    季烈又是行了一礼,便从点将台上走下。

    

    “哇,季烈师兄可以被封为都尉了,为我焰间阁增光添彩了!”

    

    焰间阁弟子一个个兴高采烈,与有荣焉,如今,季烈的强势登场,彻底让焰间阁备受瞩目了。

    

    “呵呵,真是可笑,一个小小的七品下武翼都尉而已,就把他们高兴成这个样子!真是是穷乡僻昂,下里巴人啊!”

    

    就在季烈掠过青甲军团走向焰间阁团队时,那一直抱着长棍的程飞宇旁的一个武者突然嗤笑一声,虽然声音不大,但左右却是都能听的见。

    

    顿时,一众青甲军武者都嗤笑起来,毫不在意季烈能否听到。

    

    “就是,一个武翼都尉,只配给程哥提鞋!哈哈哈,那高阶蛮族可能是受伤快要死了,才被他捡了人头吧!”一个武者又是大笑一身,极尽嘲讽之色。

    

    确实,程飞宇如今是七品上的轻车都尉,在向上,就可以官拜将军了。而且还是壮武大将军的爱子,这战功,还不是手到擒来之事?

    

    季烈不过杀了四百多个中阶蛮族而已,这对于他们这些青甲军中的公子纨绔们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闻言,季烈的脚步也是蓦然一停。眼中的火光一闪而逝。

    

    “呦呵,怎么?不服?”见季烈停下,那个武者撂下手臂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