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17章 烈火刀客
    “我...”

    

    此时,水游生心中苦涩,他哪里会想到落花宗这次如此强横,那晞若雪竟然自己就杀了三百多个中阶蛮族,这简直是岭南大宗门顶级天才弟子才能做的了。

    

    G}

    

    可箭在弦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作为一宗之主,金身境宗师,他也不推脱。

    

    只好挥挥手,让弟子们都上来缴纳战功。如今,他只能希望自己的弟子中能出现黑马了。

    

    不过,让水游生失望的是,这次上来缴纳战功的年轻子弟,不过堪堪过了百人,这是在他来之前,还没有去了解的。

    

    毕竟金身境界宗师,一般在非特殊的情况下,是很少在意年轻弟子的贡献的,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一次天水门的表现会这般差。

    

    而在天水门的弟子缴纳战功完毕之后,水游生的脸色顿时阴沉如水了。

    

    众人都是看向主位之上的岱秉德,希望知道最后的战功数量。

    

    “天水门的表现也不错,以后多花些心思培养弟子,下一次争取一鸣惊人吧。”

    

    岱秉德先是停笔看了水游生一眼,接着道:“天水门二十五岁以下年轻弟子没有获取三等血魂,四等血魂一千九百九十个,其中单人没有超过五十血魂者...”

    

    这下,不管是点将台上还是台下,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不约而同的看向水游生。

    

    作为岭南三大宗门之一,如今天水门年轻弟子获得的血魂数量,竟然还没有超过两千!

    

    还被落花宗超越了近乎五百个。

    

    不仅如此,其中更是没有一个弟子,击杀超过五十个蛮族。

    

    如此与落花宗相比,高下立判。

    

    水游生在台上面色铁青,那百余名弟子更是站在那里脸色涨红,没想到天水门这一次被万众瞩目,竟然是这个样子,简直就是被吊起来鄙视。

    

    台下,负责统领年轻弟子参加战事的天水门长老赵立更是面沉如水。

    

    要不是在天合山他被凌天激走,那一次全歼魔族回鹘部落的战功,就不会让落花宗和青木宗这次出尽了风头!

    

    那一次,是整个回鹘部落,上万蛮族啊!

    

    虽然心中后悔不迭,但此时此刻,被十几万人盯着,让赵立的心,更加恼火。

    

    “凌天,要不是因为你,我天水门怎么会落到如此境地!哼,不过好在你被敖劫废掉了,这就是你猖狂的代价,等到了那一天,你在九泉之下,看看谁才是岭南宗门之首!”

    

    点将台上,水游生面色极其难看,一双眼睛通红,对门下弟子呵斥道:“学艺不精,还不下去?还要继续丢人显眼不成?”

    

    那百余名弟子也是郁闷不已,当即讪讪退了下去,可站在宗门队伍中后,更是受到周围宗门弟子的指指点点,让他们恨不得直接退出这次功勋大典。

    

    这件事简直是莫大耻辱。

    

    天水门的风波过去了半晌,等大营的嘈杂声静下来,焰间阁的宗主腾冲这才站了起来,看向岱秉德拱手而道:“德老,接下来,是我焰间阁实力最不济了,让我的焰间阁的弟子上来吧!”

    

    “好,腾宗主请。”岱秉德道。

    

    于是,腾冲站在点将台上,大手一挥,“我焰间阁的弟子在何处,上来纳战功!”

    

    腾冲的话音落下,台下的宗门队伍中便走上了一群身着火红色弟子服的武者,季烈领队,团队颇大,足有两百人之多!

    

    两百多人的大团登上点将台,立刻引起了一阵议论。

    

    焰间阁和天水门紫云宗立为岭南三大宗门,除去紫云宗不说,焰间阁和天水门原本实力相近,几乎不分伯仲。

    

    可如今,这次岭南之战,击杀十个中阶蛮族以上的年轻弟子,竟然有两百多人!

    

    在人数上,是天水门的一倍之多!

    

    仅仅在气势上,就力压天水门了。

    

    见此,水游生无法忍受心中的憋屈,索性紧闭双目,不再去看。

    

    焰间阁的弟子上来,逐一缴纳战功,随着一道道血魂不断注入案几,岱秉德也是不住的点头。

    

    最后,焰间阁只剩下当代大弟子季烈没有上前缴纳。但岱秉德却是赞道。

    

    “很好,焰间阁上榜一共两百零三人,获得四等血魂三千零一十四个!”

    

    岱秉德话音落下,台下又是响起议论之声,要知道,那焰间阁的大弟子腾冲可还没有缴纳战功呢,如今这三千多四等血魂,就已然远超天水门了!

    

    就是那新晋落花宗,也是不如焰间阁的。

    

    大宗门的底蕴,此刻展现无疑。

    

    “腾兄,贵宗底蕴之强,沉落佩服,想要追赶,还不知道要何等年月。”沈落连身笑道。

    

    “嘿,沈妹子你少抬举我。你宗的晞若雪天赋有多强,我还是知道的,我那弟子季烈虽然还算不错,可还是比不得她的。”腾冲大笑一声,可眼中却满是傲然之色。

    

    半年前,季烈深入无回谷,将焰间阁珍藏的数百年的机缘成功寻到,并且吸收,如今,他对李烈的未来充满了信心,他这位大弟子,天赋和武道前途,都绝对不在晞若雪之下。

    

    “呵呵,腾兄不必过谦。季烈这半年来征战岭南,已然颇有名气,甚至听说蛮族都称他为烈火刀客,想来他所击杀的蛮族强者,定然不少。我也是想看看呢!”沈落自然看出了腾冲眼中的得意,但也不说破,反而赞叹道。

    

    如今,落花宗想要挤掉天水门,那么紫云宗和焰间阁,是必须要拉拢的。

    

    “那就看看这小子几个月来,到底杀了多少蛮族。要是少了,我定然不会饶他!”腾冲又是哈哈一笑,眼睛却是紧紧盯着腾冲腰间的战功玉牌。

    

    “前辈,有劳了。”

    

    中央的案几之前,腾冲躬身一礼,便将腰间的战功玉牌摘下双手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