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15章 有女晞若雪
    历次战役,蛮族的伤亡,都原本人族要多的多。

    

    毕竟蛮族的繁衍能力极其恐怖,低阶蛮族数不胜数,这次岭南一战,低阶蛮族战死足有二十万,十足十的炮灰。

    

    而中阶蛮族战力媲美人族辟泉武者,而且他们皮糙肉厚,力大无比,同等级别的辟泉武者,想要击杀获得四等血魂,并不容易。

    

    而起人族武者的数量也不少,就算是有实力击杀,但能否捞的到,有时候还要看运气如何。

    

    所以,手握十个四等血魂的,几乎都是各家的好手了。其中大多数都是辟泉后期的精锐弟子。

    

    这一次,除了王庭军队外,其他所有世家宗门参战的辟泉弟子足有数万,但经过半年的征战过后,仍旧能站在大营中的,不过剩下万人而已了。

    

    可见,这岭南一战,还是让宗门世家,元气大伤!

    

    小势力的百余名武者功勋很快就被岱秉德记录在册,行走云侯府多年。这种事情,每次都是他出面来做,实在不能再熟悉了。

    

    “不错,此次岭南之战,世家宗门极为英勇,仅此一会儿,记录在册的四等血魂,就有一千三百多个。岭南的彪悍武风,果然名不虚传啊!”

    

    岱秉德扶着胡须笑道:“青木宗的一个辟泉期弟子林隆,竟然得到了五十四个四等血魂,而且次子尚还年少,又身怀五品武魂,这个战功,应该能够去云州接受封赏了,青木宗后继有人啊!”

    

    听到点将台上岱秉德的夸奖,台下青木宗的众人顿时满面红光,林山率先带着数百弟子躬身而立,长声而道:“青木宗愿为王庭肝脑涂地!’

    

    “切,还真以为自己多厉害了呢,要不是在天合山有凌天哥哥,就林隆那怂样能杀那么多中阶蛮族?吓都吓死他了!”

    

    这时后,叶宝儿突然撅着最轻哼一声。

    

    她就是大大咧咧,有什么说什么的性格,当即看不惯就说了出来。

    

    声音不大,点将台上或许还听不见,但是退回阵营的青木宗弟子,却是能真真切切的听在耳中。

    

    “叶宝儿,你在胡说什么?难道那五十四个蛮族,不是我林隆杀得?”林隆脸色涨红,在众多宗门武者面前,叶宝儿的话让他很没面子。

    

    “哼,到底是怎么样你心里没点儿数么。当时凌天哥哥一人之力震慑整个蛮族大军,蛮族几乎没办法抵抗。而之后蛮族多有被凌天哥哥的剑气所伤的,你不过是补了个刀而已!”叶宝儿才不管那么多,直接就怼了回去。

    

    “你!叶宝儿你到底想怎样!”林隆感觉从四面八方投射过来的目光,脸似火烧。“别跟我提什么凌天,我承认他是厉害,但是天合山他和敖劫一战重伤,数月未曾再见,岭南也也没有任何关于他消息,很可能已经重伤不治,不在人世了!一个死了的人,你提他作甚?”

    

    “你闭嘴!谁告诉你凌天哥哥死了的?凌天哥哥那么厉害怎么会死,林隆你这人好卑鄙,拿了这么多战功,不但不感激,还诅咒凌天哥哥!你是不是找打了?”

    

    叶宝儿怒不可遏,作势就要上去动手,她被落花宗主惯着,天不怕地不怕。

    

    “宝儿,好了。”

    

    晞若雪把叶宝儿拉回身后,冷眼看向林隆道:“你这五十四个四等血魂确实是你得到的不假,但若是没有凌天,以你辟泉中期的修为。你也却是不可能杀这么多!不管凌天怎样,还轮不到你来放肆,管好你的嘴,不然祸从口出,你青木宗,可还保不了你胡言乱语!”

    

    “你!”

    

    林隆刚要直指晞若雪,却陡然想起这女子在岭南战场上那杀人不眨眼的模样,顿时心中就没了胆气。

    

    他身后,青木宗长老林森也咳嗽一声,让林隆退了回去。

    

    虽然当众被人如此奚落,青木宗颜面无存。但是正如晞若雪所说,青木宗不过一个五等宗门,门中连一个金身宗师都没有。确实没办法和紫云宗,甚至新晋大宗门落花宗相比。

    

    因为落花宗宗主沈落在月前,已然铸就金身,不然,这次也不会代表落花宗坐在点将台之上。

    

    “好了宝儿,这事也不能全怪林隆,当时在场的,也都该谢谢凌天。你和我不也同样杀了很多被凌天剑气伤了的蛮族么。”

    

    这时,晞若雪上前将叶宝儿拽到了身后,柔声安抚胸脯起伏的叶宝儿。

    

    “好吧。今天就不和他计较了。哼!”叶宝儿冷哼一声,很听话的不继续纠缠下去了。

    

    小势力录取战功完毕,接下来,就是岭南的各大宗门世家了。

    

    岱秉德下首,几位金身宗师对视一眼,最后落花宗的宗主沈落起身恭声道:“各家势力中,落花宗势力最为单薄,我修为也是最弱。门内底蕴稀薄,有天赋的弟子也是最少的。这次能坐上这点将台,也多谢诸位前辈提携。”

    

    Z

    

    “呵呵,沈落小友这是哪里话,落花宗厚积薄发,未必不能超过岭南各宗。快快让你门下弟子上来纳战功吧...”岱秉德笑容满面,丝毫看不住任何轻视之意。

    

    沈落微微欠身,“落花宗门下弟子献丑了。”

    

    说罢,沈落转身看向台下,一众落花宗弟子便走上前来。

    

    一时间,莺莺燕燕,彩衣皎面之间,让整个点将台都好似平添了几分春色。

    

    落花宗作为岭南唯一一个全女子门派,收徒的门槛还是很高的。这百余弟子,都是千里挑一的美女,或娇嫩或妩媚,环肥燕瘦,各有特色。

    

    特别是那为首两个女弟子,一人身披绚丽的彩色纱裙,身形高挑妖娆,偏偏那张如花俏脸上,却满是寒霜,气质动人。

    

    而在她身旁,则是一个身材娇小的黄衫少女,肉嘟嘟的脸蛋上,还有些婴儿肥,萌萌哒很可爱。

    

    两女手拉着手走上点将台,顿时让下方的兵士们哗声大起。

    

    如此各有千秋的女子,实在太过吸引眼球了。

    

    “嗯,不错,沈宗主,你这两个女弟子倒是钟灵毓秀之辈。”

    

    岱秉德见此,也是捋这须眉,点头不已。

    

    就连他身后提剑而立的云扬,也是不由的被晞若雪的美貌和气质所吸引。

    

    云州那等繁花之地,何等绝色佳人,他都见过。

    

    但是晞若雪这种妖娆魅惑,却又清冷的气质,让他眼前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