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14章 飞天云舟 云州功勋榜
    光芒散尽,众人这才看清,悬停在大营上空的,赫然是一艘十六翼飞天云舟,云舟之大,足有百丈方圆,其上雕梁画栋,描金翠彩,犹豫一座飞天楼阁!

    

    不仅仅是下方的那些兵士和弟子惊呆了,就是点将台上那些金身宗师,也都齐齐站起了身,将目光投注在那光芒之上,眼中露出一抹敬畏之色。

    

    整个云州,能有这般豪华云舟的,只有云侯府了。

    

    云舟的体积太大,无法在大营内降落。只见两道身影站立在云舟弦首,负手俯视着下面的一切。

    

    而后,一个身着炫蓝长衫的公子从云州之上一跃而起,背后一头七丈高的云豹仰天怒吼,拖着那道身影御空而行。

    

    只见那蓝衫公子直接飞跃点将台,落在了点将台之后的破蛮山顶。

    

    在大营十几万人的疑惑声中,那蓝衫公子手中金光一闪,一枚卷轴出现,而后在一阵阵惊呼中,卷轴金芒绽放,徐徐展开,赫然成了一道落下的金色光幕,将整个破蛮山的千丈山壁,都遮蔽了!

    

    “云州功勋榜!”

    

    点将台下,杜家子弟中,杜金铭手中已然修复的七星金钺刀倏然握紧,看着那山崖落下的光芒,眼中满是火色之色。

    

    这云州功勋榜乃是一件天器级别的宝贝,整个云州也就这么一面功勋榜,乃是南唐王庭颁发,其上有南唐的武皇印记,无人可以撼动。

    

    点将台上,包括程三金在内的十一位金身宗师都是对那光幕躬身一礼,而后转过身来,恭迎另一道身影从云州之上徐徐落下。

    

    “末将程三金,拜见德老!”

    

    岱秉德刚落在点将台上,程三金便率先到了跟前,身子弓成了一个直角。

    

    “呵呵,三金,你这是做什么。壮武大将军如此大礼,我可受不起。”岱秉德双手虚抬,一阵风波平地而起,将那程三金托了起来。

    

    “德老德高望中,三金行晚辈礼是应该的,您受的起!”

    

    程三金脸上虽然笑着,心中却是陡然凝重起来,刚才那若无其事的一拂,让他感觉到了岱秉德深不可测的元气之力,俨然和法相境老怪物相差无几了。

    

    “三金啊三金,你可真是会说话。难怪,云州的将士都对你倍加尊崇啊!”

    

    岱秉德摇着头,负手走向点将台的首位大椅上坐下。

    

    “三金只是实话实说。在军中,也是为了云侯办事。将士们,其实最尊敬的还是侯爷!”程三金的冷汗直接下来了,当即说道。

    

    “你看你,我就随口一说,你急什么,坐下吧!”

    

    “是!”程三金摸了摸脑门子上的汗,坐在了下首位置。

    

    此时,其他人才上来见礼。

    

    “岭南城主,宣威将军秦海,见过德老!”

    

    秦海作为岭南城主,第二个走上来。

    

    “别人和我见外,怎么小海子你也这么俗套?怎么说,你也是我云侯府的女婿,是我们家里人。我又不是军中之人,何必行这等官家作派。你也且一边坐下,等老夫办完事,咱们爷俩在慢慢聊!”

    

    岱秉德脸色有些不悦,指着程三金对面的一张椅子道。

    

    “是,德叔。”

    

    秦海好似对岱秉德责备的语气见怪不怪,也不在意,安然落坐。

    

    而后便是杜家家主,以及紫云宗、焰间阁、天水门三位金身上来行礼。岱秉德也都熟识,寒暄几句,也让他们落座了。

    

    这时,后面的破蛮山顶,之前那个放下云州功勋榜的蓝衫公子也在这个时候,直接飞临而下。

    

    *(更新最m快上

    

    长衫在风中猎猎作响,俊美非凡的脸上,扬着骄傲的华贵之气。

    

    蓝衫公子徐徐落下,便让人领略到了那股来自王侯之家的出众气质。

    

    这是别人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

    

    点将台下,无论是宗门还是世家子弟中,都泛起了一众女子的阵阵娇呼之声,如此俊美公子,修为又是这般高绝,气质出众,难免让她们心泛桃花。

    

    特别是站在紫云宗前的萧出尘,更是一对儿美目拴在了那公子身上,不能移动。

    

    原本小半年没有在出现的那个身影,已然在她的记忆中渐渐淡望掉了。

    

    “见过姑父、程叔...”

    

    蓝衫公子站在一众金身境界强者中央,对秦海和程三金各行了一礼,不过拿捏得当,不卑不亢,气度不凡。

    

    此人,正是同岱秉德一同前来的云侯府世子,云扬!

    

    “呵!看来小侯爷此次闭关大有精进啊!比我那犬子强上百倍,如此看来,铸就金身,也不过朝夕之间的事啊,程某,在此先行恭喜小侯爷了。”程三金看了一眼

    

    “程叔谬赞了。我这天赋,和飞宇差不太多。想来,飞宇要比我先行铸就金身,要恭喜,也是我先恭喜才是!”云扬扬着笑意,丝毫看不出半点嫉妒之色。

    

    “你们两个也别互相夸耀了。不过就是铸就金身而已。诸位,招呼也打过了。你们与我,也都不是生分之人,其余的,我岱秉德也不多说。此次岭南一战,多亏成将军和秦府主统帅,又得诸位鼎立支持,才会大捷。在这里,我奉云侯之命,拜谢诸位拯救岭南人族!”

    

    岱秉德声色悲怆,感人至深,说罢,起身便是对所有将士深施一礼,极其诚挚。

    

    “德老,严重了!”

    

    众人也都起身还礼。

    

    “好了,老夫的任务已然了结一项。那么接下来,就按照程序办吧,各家组织上缴战功玉牌。这次和以往一般无二,各等蛮族血魂对应相同的各等战功,击杀魔族由你们各家势力自行奖赏。十个四等战功以下,由各家自己统计上报给城主府。吸收十个四等血魂以上的各家武者,上点将台,纳血魂,排战功!”岱秉德大手一挥,一张案几出现在他的身前,其上摆放着笔墨纸砚文房四宝,皆是金光灿烂的颜色,和那身后的金光大幕交相辉映。

    

    一时间,岱秉德手指金笔,正襟危坐。

    

    最先上来纳蛮族血魂录取战功的,是各个小世家小宗门弟子。这是历来录取战功的规矩,战功卓著者,一般都留下后面最后冲榜之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