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8章 神秘武魂 静安松口
    可最后还是溃散成了一片九色剑影光幕,不能凝魄合魂。

    

    “凝,隐龙剑魂!”

    

    凌天又是一声低喝,背后那十万道剑影令行禁止,瞬间凝成了一道高达七丈的剑型武魂!

    

    耀白光芒的剑身之上,一条神圣的金色游龙盘旋着,一股股剑意在山腹内弥漫开来。

    

    凌天的满头白发,肉眼可见的由白转黑,最后,赫然一头乌发无风自动,肆意飞扬。

    

    脸上的褶皱也舒展开来,甚至远比之前还要莹润白皙,一股出尘而凌厉的气质,从凌天浑身上下弥漫着。

    

    “成功了!”

    

    看着凌天背后的隐龙剑魂最后隐匿回背脊,秦明月这才兴奋的欢呼了一声。

    

    “呵呵,幸不辱命。这下你不用再为我日夜担心了。”

    

    凌天睁开眼睛,将跑下来的秦明月拥在了怀中。

    

    “是啊,你早就知道能凝魄成功的是么,害的我白担心!”

    

    秦明月狠狠的锤了凌天一下。

    

    “呵呵,因为我喜欢看你为我紧张的样子啊。”

    

    抓住秦明月垂着自己胸口的手,凌天一脸宠溺的笑道。

    

    “嘴巴是真甜。”秦明月飞了凌天一个媚眼,又试探的问道:“不过,你刚才是怎么回事。这隐龙剑魂,怎么像是你最后无奈,才凝成的?”

    

    “呃,这可能是你的秘密,你还是别说了...”

    

    秦明月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用手堵住了凌天嘴巴。

    

    “无妨...”

    

    凌天取下秦明月的手,在她的鼻子上轻轻的捏了下,“我没有什么瞒你的。”

    

    “没错,我的武魂确实不是隐龙剑魂,不过它到底是什么,我也真的不知道。它虚无飘渺,只是万道剑影,不过它们却能幻化成我想要的武魂,这七品隐龙剑魂对我来说,正好合适。”

    

    他的命,其实都是秦明月给的。

    

    凌天知道,这个秘密可能惊天动地。甚至引来杀身之祸。但他不想因此与秦明月之间产生任何嫌隙。

    

    “原来如此,那倒是真的奇怪呢。万魂榜里,似乎并没有你说的这种武魂啊,虚无飘渺,万道剑影,奇怪...等我回去,仔细帮你查阅一些典籍。”

    

    秦明月抿了抿嘴道:“你放心,我不会对别人提一个字的...”

    

    “嗯,走吧,该出去了。”

    

    凌天回身看了看身后已然干涸的极品灵泉,苦笑道:“也没给邵阳留一点...”

    

    秦明月双手一摊,“没办法啊,咱们也很无奈啊...”

    

    天音山竹楼前,凌天和秦明月刚才阵法图腾上显出身来,就看到静安已然在山崖前迎风伫立,看看着天际初升的朝阳和彩霞,怔怔出神。

    

    “师父!凌天他凝魄了!”

    

    秦明月跑过去,挽住了静安的手臂道。

    

    “你师父我还没瞎,知道这小子命大没有死。”

    

    静安冷哼一声,转过神来,可眼睛却如电一般,射向凌天。

    

    凌天感觉一阵酥麻从身上升起,静安的神念浩荡无尽,好似瞬间就要将他穿透一般。

    

    嗡!

    

    意海轻颤,凌天的太初经顷刻间运转,如今他的神念堪比金身境,虽然不能将静安的神念击溃,但还是将浑身酥麻的感觉一荡而空。

    

    至于凌天的气海,也被太初经遮蔽,毫无异常。

    

    “呵呵,倒是有两下子!”

    

    静安冷笑一声,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虽然他仍旧看不透凌天气海之内有什么异常,但凌天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强大。

    

    就是云州那些宗门世家以及军中的妖孽天才们,也不逞多让。

    

    这份天资,倒是配的上秦明月。

    

    “多谢静安大师夸奖。”

    

    凌天躬身拱手,不卑不亢,那淡然的气质,很是出众。

    

    “少来这套,既然已经将那丹毒清除干净,我也就不阻挠你和明月交往。但你命中多劫难,若是保护不好明月,我定然绕不得你!”静安将神念收回,那如海般的元气威压却尽皆散开,排山倒海一般压向凌天。

    

    “师父不要伤他!”

    

    秦明月赶紧拽住静安,哀求道。

    

    她真怕静安一个不小心局伤了凌天。

    

    “凌天在这里保证,绝对不负秦明月,也绝不会让她受到半点委屈。”凌天退了几步,张口道。

    

    “哼,好!你这话我记下了。”

    

    静安双袖舞动,将气势收回。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打架?”

    

    这时,一个人身影从山下爬了上来,看到山顶的三人也是怔了。

    

    来人一身黑金戎装,腰间插着两把铜色双锏,剑眉星目,很是俊朗。

    

    只是那铠甲之上,满是斑驳的战斗痕迹,显然是历经战斗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未见的城主府公子,秦邵阳。

    

    “静安师父,你可别伤我天哥啊,他是好人!”

    

    秦邵阳一个箭步冲到凌天身前,拦下静安道。

    

    “你给我滚一边去,谁稀罕伤他!”

    

    静安斥道。

    

    “哦,不伤就好,我还指着天哥赚钱呢!”

    

    秦邵阳顿时放下心来。

    

    “哼,你们年轻人自己聊吧,这里的事情既然已经了结,得月楼还有要事等着我去处理,就回云州了。”

    

    静安宠溺的看着秦明月道:“你个小没良心的,记得去云州多看看我这个老人家。”

    

    “嗯,我知道了师父。这次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我就去陪您。”秦明月抿抿嘴,重重的点头。

    

    静安没有说什么,仍旧是看着秦明月的姿态,可慢慢的,便化作一阵风,消失在了天音山顶。

    

    9最新章F节。上a

    

    “唉...”

    

    秦明月怔立在那里,怅然若失。

    

    她也许久没有见到师父了,要不是这次凌天危机,把师父从云州请来,她也不知道何时能再去云州见师父一面。

    

    说到底,师父就是刀子嘴豆腐心,反观却是自己有些薄凉了。

    

    “阿姐,你在那叹息什么呢?想去云州,随时都可以去啊,正好我也想去玩玩呢,我和天哥陪你去,叱咤云州,脚踩天骄!哈哈!”

    

    秦邵阳叉腰大笑道。

    

    “你就知道玩!”

    

    秦明月横了秦邵阳一眼,道:“你不再前线杀敌,来我这天音山做什么?”

    

    天心山在岭南成南麓,距离十万莽山还很远。

    

    “杀毛线敌?你看我这一身,已经够惨了,再说,岭南战役已经结束了,我当然就回来了啊?”

    

    秦邵阳指了指自己的铠甲,摊手道。

    

    “什么?!结束了!?什么时候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