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6章 凝魄合魂 万剑归宗!
    一股冲天豪情,狂傲霸气从凌天的体内爆发开来,气海之前,十万剑影在这战意催动之下,开始逐渐向中央汇聚。

    

    水潭边上,秦明月美美的看着,他的男人志向可压盖天地,乃是真真的大丈夫。

    

    只有这般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信念,才能在这武道之途逆而上,问鼎巅峰。

    

    凌天盘膝坐在灵泉中,深深呼吸了数次,将心中昂扬的战意调整到最极致的状态。

    

    缓缓睁开双目,凌天轻念出声。

    

    “大隐于世,潜龙在渊!”

    

    凌天身前,紫殛剑漂浮着。

    

    轻声低语,凌天伸出手,在紫殛剑的剑锋上拂过。

    

    “铮铮...”

    

    剑身颤栗,好似在回应凌天体内的战意。

    

    “凝魄合魂,就在今日!”

    

    心中低吼一声,凌天将所有气势全部释放,体内元气顿时疯狂转动起来,九大漩涡的转速越来越快,竟然冲着中心的最大漩涡汇聚而去,剧烈喷涌不休止。

    

    凌天对此却不闻不问,只是握着那把紫殛剑,让自己的剑意越发高涨。

    

    嗡嗡嗡!

    

    手中紫殛剑颤抖的越发剧烈,凌天体内,元气翻滚,奔腾之间,犹如长江大河,发出滚滚奔流之声,威势惊人,融入中心海眼。

    

    终于,当凌天气海内翻腾不休的元气达到某个极限之后,凌天又是一声大喝。

    

    “十万剑意,剑随我心。凝魄合魂,万剑归宗!”

    

    随着凌天的声音落下,他手中的紫殛剑再也支撑不住,脱手而出,在凌天身前疯狂爆旋。

    

    而气海内凝聚在一起的十万剑影也顷刻间四散而出,冲出体外,疾射向上。

    

    山岩,阵法,通通犹如无物,十万剑影从天音山顶破山而去,直冲九天!

    

    此时此刻,整个云州内,所有剑器,无论再鞘还是在手,尽皆微颤哀鸣。

    

    所有剑道武者,都看着自己手中剑器,怔呆了。

    

    天音山腹内,秦明月缓缓站起来,呆呆的看着凌天狂舞的衣衫和斑白的长发,和那环绕在他身后的九色万道剑影,久久才言。

    

    “这...这究竟是什么武魂?!”

    

    天音山下,静坐中的静安和秦天涯豁然间睁开眼睛,心中骇然无比。

    

    下一刻,身影狂闪,冲出了聚灵帐。

    

    “秦天涯,你确定,这小子的武魂是他娘的七品隐龙剑魂?”

    

    静安娇喝一声,脸上极为冷峻。

    

    秦天涯抿抿嘴,“真...真不敢相信!这,这究竟是什么武魂?”

    

    他看着天音山巅,那直欲冲破云霄的滚滚剑意,一时间,也是惊呆了。

    

    云州,擎天宗天禁山。

    

    盘坐在洞天内的擎天宗主姬九霄从静坐中豁然睁开眼睛,手中光芒一闪,一面七色罗盘出现在手中。

    

    七色罗盘七彩光芒闪烁,其中万千虚影时隐时现,有神兽,有仙草。但此时罗盘内赫然多出一道九彩光晕,神兽仙草,尽皆退避。

    

    “这是何等武魂,竟然能让九品武魂颤栗退避?”

    

    姬九霄眼中神芒涌动,想要看清那九色光晕,但那罗盘中央的光晕却好似被天道遮蔽,无论他如何,就是看不清。

    

    云侯府内,云州侯云遮天手中的棋子掉落,背后一柄剑形武魂冲天而去,闪耀整个云州城。

    

    “云侯,你这是?”

    

    他对面,一个宫装美妇一脸惊恐之色,试探着问道。

    

    “我的云中剑,根本不受我的控制,自动护主!”云遮天贵气逼人的脸上,八字胡在抽动。

    

    “什么?难道是因为那句传说?我云家的劫难到了?”

    

    那美妇的脸色闪过一丝惊恐,紧接着道:“可是中州要对我们下手?”

    

    云遮天摇摇头,“不知道,我无法追踪那气息是从何处而来。”

    

    半晌,他站起身,对美妇道:“你即刻给你哥哥送信,让他打探一下,中州可有变故,特别是有没有哪个王侯家的子孙或者高手在今日凝魄!”

    

    “好!”

    

    南唐,中州皇宫。

    

    端坐在皇座上的南唐武皇睁开双眸,眼中一抹神圣金芒闪过。

    

    大手一挥,一张南唐疆域图呈现在他的面前。

    

    “难道不是在我南唐疆域之内?”

    

    低语一声,良久之后,武皇的声音在无极殿上回荡,“颁旨钦天监,彻查南唐境内此时所有凝魄或者铸就金身的武者,八品以上,呈报名单,如有瞒报,杀无赦!”

    

    恭亲王府,一座华贵至极的偏殿前,柳依依妖风摆柳,玉女剑法舞动风云。

    

    突然,背后一声凤鸣,游天云凰冲出背脊,仰天长嘶。

    

    柳依依心中也莫名的慌乱起来,剑刃坠地。

    

    “怎么回事?难道是你?”

    

    柳依依心中,莫名的上过一道身影。

    

    ......

    

    云州岭南境内,一艘十六翼飞云战车翱翔在云天之上。

    

    云侯府大总管岱秉德和云侯世子云扬把酒小酌。

    

    “呵呵,扬儿,这岭南蛮夷之地,你非要跟我过来走这一趟作甚?”

    

    云扬落下酒杯,如玉般的俊脸上露出淡淡笑意,“德叔,我刚刚闭关冲击凝魄后期成功,在呆下去恐怕这身子都要僵硬了,这会儿出来散散心,也正好巩固一下境界,另外,听说这次岭南之战火热,程飞宇恐怕已经捞了不少战功了!”

    

    说道程飞宇,云扬脸上闪过一丝不甘:“若不是恰好赶上我闭关,这次绝不会让他占全了风头!”

    

    “罢了,想要战功还有机会,这次岭南战士已经结束了。程飞宇是壮武大将军程三的宝贝疙瘩,战功超过你,也是意料之中,你也别气了。”

    

    “嗯,我明白德叔,我和她的争锋,不急于这一时。”云扬点点头,又道:“不过,之前我听说,杜老将军家的杜金铭在岭南败给了一个宗门子弟,倒是有趣的很,以杜金铭那脾气,竟然在岭南栽了跟头。”

    

    “杜金铭?”岱秉德摇摇头,“一个纨绔罢了,要不是他师父狂刀将军鱼千刃和杜无天宠着他,他早被擎天宗药王谷的那些宗门天骄灭了!亏那杜家还把他当成家族崛起的底牌,真是可笑!”

    

    “记住,你也少给我和杜金铭打交道!”

    

    听着岱秉德的呵斥,身为云州侯世子的云扬不但没有一丝羞怒,反而是连连垂首点头,一副受教之色。

    

    他是不敢有一丝不满的,他知道,这个岱秉德伺候了三代云侯,修为更是到了法相之境,声望极高。

    

    “杜金铭不过是我用来对付那些宗门子弟的爪牙罢了,这点德叔不必担心。

    

    岱秉德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语重心长道:“扬儿,你是整个云侯府的希望,你父亲的云侯爵位并非世袭罔替,多少人盯着这个位子?千万不要让云侯爵位从你手上,给丢了!”

    

    “云扬,谨遵教诲。”

    

    “嗯...”

    

    见云扬正色点头,岱秉德也是欣慰,擎起手中杯正要豪饮一口,身上的气势却陡然一凝,手上的动作,也停在了那里,他的脸色更是瞬间大变!

    

    K&U首,j发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