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5章 三月之后 必定凝魄【感谢沙尘暴的守护】
    秦海一脑门子黑线,摆摆手道:“你也别在这和我贫了,我知道你担心啊,进去照顾凌天吧...”

    

    “嘿嘿,爹爹最好了。”

    

    秦明月扔下一句话便进了身法消失了。

    

    “刚才凌天的话,二叔你都听到的了吧。怎么样?感觉这凌天可堪大任么?“

    

    秦明月不在,秦海看向秦天涯。

    

    秦天涯拂着白须,淡淡笑道:“你心中既然已经有了决定,为何还要问我?”

    

    “这...”

    

    秦海点了点头,确实,如果凌天没有让他满意,他也绝对不会将秦家的极品灵泉拿出来给他用。毕竟这是秦家崛起的底蕴之一。

    

    原本是要给秦邵阳修炼之用的,不过秦邵阳在无回谷得了另一个机缘,对这极品灵泉倒也不是急需。

    

    “闻剑惊魂,见龙卸甲...”

    

    秦无涯低语一句,朗声笑道:“凌老国公,苍天不负我辈,您终于可以瞑目了!”

    

    ......

    

    天音山腹。

    

    凌天被扒光了衣服浸泡在灵泉水潭内,眼巴巴的看着潭边的盘坐着的秦明月。

    

    “额...这是秦家为邵阳准备的武道资源,都给我用好像也不带好。我看着灵泉挺多的,要不...你也进来?”

    

    秦明月俏脸一红,娇羞啐道:“登徒子,你在说什么?我才不要和你一起泡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凌天大囧。

    

    第一次在一个女人面前脱光,他还很不好意思呢。当然,桃夭夭不算。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你不要纠结啦,邵阳在无回谷自有机缘。至于我,刚才的那万千光华,就足够我凝练了,我是月华之体,对我来说,月华比极品灵泉更重要...”

    

    秦明月说着,双手虚托,两道璀璨的光球便从手心中浮现出来,那赫然是精纯无比的月华。

    

    一种不同于元灵之气的能量。

    

    “原来如此,那我...便恢复了。”

    

    见此,凌天也放下心来。

    

    口中默念太初经,内功心法开始徐徐催动起来。

    

    如今,凌天不能再用丹药来恢复神念之力,不然也不会如此麻烦。

    

    当务之急是恢复神念,催动体内的十万剑影,清除尨象丹的丹毒,阻止生机被吞噬。

    

    但好在太初经有淬炼神念的功效,在极品灵泉的滋润之后,那些沉寂在四肢百骸内的剑影,开始颤动起来。

    

    干枯的气海,也肉眼可见的开始湿润了。

    

    水潭边,秦明月盘坐在蒲团上,拄着下巴怔怔的看着隐没在雾气中的凌天。

    

    心中也在凌天祈祷。

    

    如果这极品灵泉都不能让凌天凝魄,那么,她就准备和凌天共赴黄泉了。

    

    不过,当秦明月看到整个百丈水潭升起的雾气开始凝成一个巨大的漏斗形漩涡汇聚在凌天体内时。

    

    她彻底惊呆了。

    

    ......

    

    凌天闭关的过程是非常安逸和开心。

    

    天音山腹内的极品灵泉虽然比无回谷的那个超级灵泉要稍差少许,但其内的澎湃,还是足以让凌天去慢慢消耗。

    

    至于那让秦明月担心不已的尨象丹毒,在第七天凌天激活了十万剑影后,便轻而易举的全部剿除干净了。

    

    虽然凌天的脸色依旧苍老,寿元也仍旧所剩无几。但凌天却丝毫没有过多担心。

    

    丹田气海内,气海日益充盈,沉寂的九大漩涡,也重新劲力喷张,不断鲸吞着海量的元灵之气。

    

    凌天的元气之海,几乎是每时每刻,都在壮大着,漩涡喷涌的灵泉柱子,一天比一天高。

    

    在一个月之后,凌天的太初经成功步入第二重,吞食元灵之气的速度更加恐怖。

    

    这之间,秦明月还是紧张无比的,除了自己炼化体内月华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在一旁看着凌天吞食灵泉。

    

    但后者却是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命不久矣的濒死之人,反而还要每天让秦明月陪他在天音山上吹吹风练练剑,赏月煮茶,生生把一个凝魄攻坚战,过成了度假。让秦明月也是颇为无奈。

    

    在凌天醒来的三个月后。

    

    天音山上,竹楼前的凌天手中提着剑,翩若惊鸿,游龙御电,一套惊雷剑法,舞的出神入化。

    

    “浴雷斩星!”

    

    一声呼喝,凌天手中并无任何光芒的紫剑凝聚着璀璨的元气,在破晓前的夜空里,斩出一道雷芒剑气。

    

    “嘭!”

    

    百丈外的巨石应声而碎,化为齑粉,散落了一地。

    

    凌天手贱而立,一头的乌发如今已然斑白,迎风飘荡。

    

    还剑入鞘,凌天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这剑法的第三重,你终于炼就的炉火纯青了。”

    

    身后,一身浣纱裙状的秦明月递上一杯温热的灵茶,嫣然笑道。

    

    “是啊,只可惜了这把紫殛剑,不能发挥出这一招的真正威力。”

    

    接过灵茶,凌天眯着眼睛品了一口,忍不住赞道;“明月,喝了三个月你泡的茶,恐怕以后别的茶我再也喝不进去了。”

    

    秦明月俏脸一红,“就你嘴甜!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凌天,油嘴滑舌。”

    

    虽然是叱责,但秦明月的语气里却满是甜蜜。

    

    “我是实话实说,哪里油嘴滑舌了。”凌天将秦明月一把拦腰楼过来,贱笑道:“要不,让我嘴儿一个试试?”

    

    “滚蛋,怎么越来越不像话了!”

    

    秦明月将凌天一脚踢开,脸上的笑容也没了,“凌天,你不会是忘了吧,今天是三月期限的最后一天,你的头发...”

    

    “不用担心,一些尽在掌握!”

    

    "看w正F…版章节上

    

    凌天将最后一口灵茶吞进肚子,走向主楼前的阵法图腾。

    

    “走,把最后的那点灵泉都消化掉,就差不多了。”

    

    看着凌天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秦明月也耸耸肩,“真是一个不着急的家伙!”

    

    ......

    

    山腹内,凌天盘膝坐在水潭中。

    

    此时的超级灵泉,已然只剩下了齐腰深。

    

    三个月来,凌天将太初经稳固在第二重,惊雷剑经的第三重浴雷斩星,以及伏魔棍法的第二招‘降龙’,也都炉火纯青,趋近大成境界。

    

    至于体内已然枯竭的生机,凌天却是没有在意过。

    

    因为,气海内的元气精纯以及储备能量,足以凝魄!

    

    “迈出此步,这武道之途便在脚下,即便危机重重,步步都需经历生死杀劫,我心中也丝毫不惧!”

    

    “定有一天,我会登临绝顶,挥手间拨开漫天云雾,看看这武道盛世,我究竟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