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4章 秦家的底蕴 极品灵泉【感谢如昔的守护】
    凌天的话,掷地有声。

    

    虽然此时凌天已然虚弱的还不如一介凡人,但那身上的一股战意,却仍旧昂扬。

    

    凌天知道,杀戮永远都不会制止杀戮。

    

    他要的,是让所有拦在他身前的敌人,从心里畏惧,以战止戈

    

    可能,这就是武道极致吧。

    

    “纵四海,傲九州。剑所指,尽披靡。”

    

    “闻剑而惊魂落魄。见龙则卸甲而逃!”

    

    秦海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有些站立不稳的年轻人,嘴里不断的重复着凌天刚才的话。

    

    渐渐的,他的心,也激动起来。

    

    从凌天那挺直的腰背上,秦海看到了那不屈的斗志和坚毅的信念。

    

    “如此看来,二叔所言不虚。这凌天,确实就是宿命之人...”

    

    心中想着,良久后,秦海也点了点头。忽然又问道:“凌天,刚才你和明月说,你会永远保护她,对么?”

    

    “没错!”

    

    凌天攥着拳头,“我身体里,有明月的血。我会比爱自己,更爱她,绝不负她。”

    

    凌天承认自己做不到专情。但这绝不是博爱。

    

    秦明月,已然深深印在了他的身体里。

    

    “好,很好...我没看错你。”

    

    秦海手掌一番,两件兵刃出现在手中,送了过去。

    

    一紫一金。

    

    正是凌天的紫殛剑和憾云棍。

    

    只不过,此时的紫殛剑已然光芒暗淡,雷芒不再,裂痕密布。

    

    天合山一战,凌天以尨象丹,用出了惊雷剑经的第四重杀招驱雷逐月。

    

    强横的元气,全部的火种之力,全部灌注在云殛枪尖,就是这紫殛剑内。

    

    而这,已然远超紫殛剑的承受能力。

    

    这把伪灵器,也彻底耗尽了其内所有的火种之力,阵法全毁掉了。

    

    “这是那天,从战场上给你捡回来的。”

    

    “能一剑斩杀施展蛮族血遁的敖劫,这把剑,着实不错。只是毁了有些可惜。但我想来,你还会重铸他的,对么。”

    

    凌天将紫殛剑和憾云棍接过,怜惜不已的在紫剑上裂痕上摸索着,重重的点头。

    

    “我一定会重铸他,给他一个完美的身体。”

    

    凌天话音落下,紫殛剑便是一震颤抖。

    

    秦海见此,也是啧啧称奇,“此间虽然只是伪灵器,但却已然通灵,当真不错。”

    

    此剑出自凌天之手,现在,对于凌天的锻剑之术,秦海也不得不佩服了。

    

    “凌天,你的丹毒不是无解。你还有三个月的时间,三个月后,你越是能进阶凝魄,那么也不会被丹毒吞食寿元而死。”

    

    “若是你三月后没有凝魄,我会安排明月去往云州。这其中苦衷,你明白么。”

    

    凌天点点头,“伯父,凌天都明白。”

    

    “不过您放心,这三个月内我自会想办法凝魄.”

    

    对于丹毒,凌天其实根本不惧,刚才吐出那一口黑血,就是比剑影逼出来的丹毒。只不过,之前伤的实在太重,不但气海内元气枯竭,就是神念也耗损的十之八九,如今剑影沉寂,他只能催动极少的一部分,来对抗丹毒。

    

    只要将元气和神念恢复,那所谓的尨象丹丹毒,不足为惧。

    

    k&%J首发+;

    

    “嗯...”

    

    秦海点点头,沉吟片刻,眼中露出一抹决然之色,道:“你不能回返紫云宗,以你一人之力,想要在三个月凝魄谈何容易。罢了,为了明月,我助你一臂之力!”

    

    说罢,秦海掏出一枚月光色的晶石令牌,向其中注入一道元气,令牌光芒绽放,飘向天音山顶。

    

    轰隆隆。

    

    一阵阵浩大的声音响起,万道光芒,将整个天音山峰都笼罩在了其中。

    

    凌天静静的开着,有过凌家后山超级阵法的那一次经历,他一眼就看出来,这阵法赫然是一座护山大阵。

    

    片刻后,阵法光芒暗淡下去。

    

    而在竹楼之前的空地上,一座散发着蓝色六芒的星图腾渐渐升了起来。

    

    “凌天,来吧。能帮助你的不多。”

    

    秦海伸手,用一道元气护住凌天周身,送他进了那座图腾之上。

    

    “唰!”

    

    光芒一闪,一阵恍惚之后,凌天缓了缓脑海中的眩晕感,这才睁开眼睛。

    

    “这是...极品灵泉!”

    

    当看清了眼前的一切后,饶是凌天,也不由的惊呼了一声出来。

    

    因为呈现在他眼前的,赫然是一座百丈方圆的水潭。

    

    水潭之上升腾着五颜六色的雾气,散着微光,赫然和凌天当初在无回谷内金棺下的灵泉极为相似!

    

    水潭中心,还咕咚咕咚冒着元气气泡。

    

    此时,凌天就站在水潭边,身后则是一张朴素的青色蒲团。

    

    “倒是有几分眼力,看来,你在无回谷的最大收获,恐怕不是那金葵花籽,而是这极品灵泉吧!”

    

    秦海的声音,从凌天身后响起。

    

    凌天点了点头,“没错...”

    

    “难怪...”

    

    秦海心中了然,不然就算凌天的资质高绝,但没有经过粹体期间十几年的打磨和积累,是绝对没有可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进阶到辟泉巅峰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给解释什么了。这三个月你就在天音山闭关修炼,这里是天音山地底山腹内,已然被阵法隔绝所有气息,不会有人打扰。平时有明月照顾你,你安心突破便是。”

    

    “希望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凌天回身深深鞠躬,“凌天定不负秦伯父厚望。”

    

    秦海深深看了一眼凌天,没在说什么,便踏入阵法出去了。

    

    天音山巅,秦海从阵法中走出。

    

    秦明月和秦天涯已然在外等着了。

    

    “谢谢爹...”

    

    见秦海出了阵法,秦明月就上前挽住了秦海肩膀。

    

    天音山下的这座极品灵泉是秦家的核心绝密,对于秦家的价值自然不言而喻。连秦邵阳那个大嘴巴都不知道。

    

    “哼,我一座极品灵泉啊,就换了你一句谢谢。”秦海撇撇嘴,把灵泉给凌天这个外人用,他两个肾都疼。

    

    “哎呀,以后女儿和凌天好好孝顺你就是啦...”秦明月撒娇道。

    

    或许在父母身边,她才会有小女儿态。

    

    “哼,你还没嫁出去呢,怎么感觉就像已经泼出去的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