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0章 月华之体 太阴血脉
    凌天只看见一道金光从眼前闪过,随后整片意海便如遭重击,彻底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一片黑暗的混沌中,凌天感觉自己像是怒海中的一叶扁舟,随波逐流。

    

    无边无际,无声无息。

    

    只在极远处,洒下来一道月光,好似漫漫混沌中的一座明灯。

    

    凌天中一喜,想要游过去,可刚一用力,便再次陷入了黑暗。

    

    痛,前所未有的痛。

    

    凌天感觉自己好像被掏空了一般。

    

    他拼命的挣扎,但去没有任何力量。

    

    身子很沉,好像一座大山在压着他,他竭尽全力的呼喊着,可却听不到一点声音。

    

    就在他要绝望的再次陷入黑暗时,一抹甘甜,渗入进来,滋润着全身,舒服到了极点。

    

    甘甜过后,凌天感觉有了一些力气,黑暗中,透过一丝暗淡的光芒,他想要看清,却始终朦胧一片。

    

    断断续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师父,凌天他...他怎么样?”

    

    是秦明月的声音,但却显然的极为忐忑和悲伤。

    

    隔了一会,另一道声音才想起。

    

    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现在是死不了,不过...”那女子声音清冷。

    

    “不过怎样?”秦明月急问。

    

    “不过,这小子的寿元损耗,远超你父亲的预料。我看他,至多还有五年寿元可活...”

    

    “什么?”秦明月一声惊呼,难易置信道:“怎么可能!就算凌天他用了尨象丹,可也只是耗损一半寿元才对,而且我用太阴...”

    

    “你父亲知道什么?这凌天的胆子实在太大了,你可知道,那尨象丹岂是谁都能用的?”

    

    “尨象丹是四品上丹药,几近媲美铸金丹。岂是他小小辟泉武者就能随意吞服的?而且我猜他那枚尨象丹还是得自上古洞府,乃是上古遗丹,丹效极强,丹毒更是极为霸道,那一枚留下的丹毒,现在仍在吞食他的寿元!”

    

    “你也精通丹道,应该知道,万毒可解,但丹毒无解!”

    

    “五年寿元已经是我最乐观的估计,要不是你用太阴精血给他续命,他早就死了!”

    

    “而且,为师我有没有告诫过你,你是万年难遇的月华之体,身怀太阴之血,你的精血在别人眼里就是灵丹妙药!太阴精血少一滴,你的寿元就少一载!你再喂给他,你会死的!”

    

    突然,那女子的声音陡然严厉起来。

    

    “明月知道...”

    

    “但是明月也知道,如果他死了,明月就是活千年万年,也不会开心...”

    

    秦明月的声音虽然低落,但却异常坚定。

    

    “你!这是要气死我!”那女子显然是动了真怒,“明月,不是师父管你太严。我观此子命格诡异,时隐时现,劫难重重,真的不是长命之人!为师的话,你难道还不信么?”

    

    “师父相命之术为云州之最,明月当然信。”

    

    “但是明月,不悔...”

    

    秦明月低声道。

    

    “你,你...”

    

    “我管不了你,你给为师,好自为之!”

    

    ......

    

    天音山。

    

    孤峰高耸,直插云天。

    

    因极峰之上,常有神器的声音时隐时现,因此得名。

    

    得月禅院院主静安一身月白袈裟,从峰巅之上的竹楼内走了下来,脸色阴沉。

    

    “静安大师,不知里面情况如何...”

    

    竹楼前,两道身影负手立在山崖前,听到声响,其中一人连忙转身。

    

    正是一身戎装的岭南城主秦海。

    

    “哼,如何?和我有关系么!你那宝贝女儿,我宝贝徒儿,像是被迷了心窍,根本不听我言!”

    

    “这...”

    

    秦海蹙眉,摸了摸鼻子不知该说什么好。

    

    眼前的这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多岁的女尼可是云州三等宗门得月禅院的院主,修为更是到了法相境界,精通医道,相术通灵,深不可测,还是秦明月的月琴恩师,他不敢得罪。

    

    “静安,这么多年了,你的脾气怎么还是这般急躁,吃斋念佛都抹不去你的棱角...”

    

    这时,秦寒身后的身影也转过身来,一身青衫,鬓发花白。

    

    若是凌天见到,一定会惊呼出声。

    

    这老者,赫然就是那曾经在神兵府有过一面之缘的秦阁掌柜。

    

    n最pf新》√章L节上!

    

    “呵呵,秦天涯,多少年了,你不也还是这幅糟老头模样?你倒是无欲无求,在这岭南落得个清静自在!”静安冷哼一声,丝毫不给面子。

    

    秦海看着斗嘴的两人一眼,也是无奈,赶紧侧过身去。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这世间,哪还有清静自在地?我来这里,也不过是迎合大道。”秦无涯捋着胡须,笑道。

    

    “你少跟我扯佛家谒语,你差的远了。”静安冷哼一声。

    

    “好好,我也不愿意和你多说。我只是想知道,那凌天如何了?”

    

    提到凌天,静安气不打一处来,“他?难道以你的相术,会看不出来那小子已经时日不多了?”

    

    “方才我不忍明月伤心,说他还有五年阳寿,哼,我看那小子绝撑不过三月,届时丹道爆发,吞食他所有生机寿元,顷刻毙命!”

    

    “就为了这样一个人,明月竟然还用太阴之血为他续命!你们难道不知道太阴之血对她有多重要?为什么不阻止她?”

    

    说到最后,静安几乎是对着秦无涯和秦海呵斥了。

    

    秦海哑口无言,秦无涯却是忽然仰天一声大笑。

    

    摇头不已。

    

    “怎么,秦无涯,难道你看的不是这样?”静安横眼看过去,冷然问道。

    

    “没错。你观他命在旦夕,我却看这小子潜龙在渊,风云已至,一飞冲天,指日可待!”

    

    秦无涯一字一句,话音落下,平地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