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9章 蛮王亲临 命悬一线
    若蛮王亲临,他只能求助阁主腾冲了。

    

    “哈哈哈,凌天怕了么?是想杀我么!”敖劫又是一声大笑,血液从嘴角低落,犹如魔神,陡然间他将笑容收起,呲着牙死死看着凌天,“想杀我,就试试看!”

    

    话音落下,敖劫眼中爆发出疯狂的神色,怒吼一声,头顶一对儿血角陡然间血芒绽放,黄金血脉沸腾到了极致,浑身涌出层层血色鳞甲,金色的雾气升腾,将他的周身包裹。

    

    这气息,犹如回光返照,竟然比之前还要可怕。

    

    下一刻,敖劫血翼一震,冲天而起,向南方爆射而去。

    

    敖劫明白,只要凌天杀不死他,荒異蛮王顷刻便至,到时候,这里的所有人族,都要死!

    

    “这就是你凭借的么?”

    

    “你也猜错了,那并不是我最强的一击。这一剑,灭你!”

    

    话音落下,凌天眼中绽放一抹精光,犹如剑芒涌动。

    

    洒落在四面八方的十万剑影,重新凝聚,附着在剑刃之上。

    

    凌天闭眼,脑海中,惊雷剑经在颤动,第四重上的迷雾,渐渐散去,露出了其内真容。

    

    “驱雷逐月!”

    

    福灵心至,霎时间,凌天心中了然,豁然睁开眼睛,体内元气沿着经脉疯狂游走。

    

    下一刻,隐龙剑魂和紫翼同时震荡,凌天犹如皓月流星一般,追了上去。

    

    “轰!”

    

    凌天身上的剑意越发磅礴,眨眼间,冲霄而去,天合山战场内,所有武者手中的剑刃再也控制不住,嗡鸣颤抖,纷纷出鞘。

    

    “敖劫,这一剑,让你知道,无论你是谁,威胁我家人,只有死!”

    

    凌天将所有的紫霆火种全部注入到飞炎披风之中,霎那间。紫翼光芒暴涨,猛然一震,让凌天的速度块到了极致。

    

    如一道流光,追星逐月!

    

    顷刻之间,便追上了敖劫。

    

    一道无法形容的枪芒,从凌天的手中爆射而出。

    

    这一枪,孤星斩月!

    

    这一枪,用尽了所有尨象丹提供的元气以及剑意。

    

    凌天明白,那从远方天际升起的气势,绝对是堪比金身境界的强者,一旦让敖劫逃脱,那么就再也没有机会将其击杀了。

    

    所以,这一枪,凌天掏空了所有!

    

    快若奔雷,斩天裂地。

    

    “嘭!”

    

    一声闷响,剑气直接将敖劫吞没。

    

    剑意没有任何阻碍,径直斩落在天合战场之上。

    

    厉无心看着从天而降的剑芒,立刻疯狂向后奔逃,可那剑芒实在太快了,顷刻间,就将他吞没。

    

    无数的蛮族武者都被轰杀成了灰烬。

    

    这一击,已然到了凝魄武者的极限。

    

    “咔嚓!”

    

    天空中,敖劫所化的那团金芒停了下来,一声炸响,敖劫周身的血雾被涤荡一空。

    

    那护身的血色鳞甲,从背后直接撕裂开了一个平滑的切口,下一刻,敖劫的身体一分为二,从空中掉落。

    

    荒異部落王子,拥有黄金血脉的敖劫。

    

    就这般,被凌天一剑斩杀!

    

    就算是他激活了血脉之力,但仍旧没能抵挡凌天的这绝命一击。

    

    “敖劫,死了!”

    

    看到如此一幕,所有人都惊呼出声。

    

    没想到,那名震岭南的敖劫,就这般,陨落在天合山战场。

    

    不过,岭南宗盟的武者心中还是隐隐有些激动,毕竟这等大场面,可能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看到了,这是何等荣幸啊!

    

    但是,季铁却是脸色大变,高声呼喝道:“快逃,所有人!”

    

    他的话音落下,就见到南方天际的那股气势疯狂涌来,大半天空,都被血色染红,恐怖的气息滚滚而下,寒彻人心。

    

    此时此刻,岭南宗盟的武者才知道,灾难已然临头,一时间,都疯狂的向天合山北逃窜。

    

    蛮王亲至,他们真的就是一群蝼蚁。

    

    天空中,脸色煞白的凌天扬起一丝笑意。

    

    敖劫终于死了,但是他,也耗尽了所有元气。

    

    元气枯竭,十万剑意沉寂,此时,他虚弱到了极点。

    

    一股强大的神念,更是将他的气息锁定。

    

    他知道,那一定是荒異部落的蛮王。

    

    他,已然无处可逃。

    

    Lb

    

    “人族蝼蚁,敢杀我敖劫孩儿,我要你碎尸万段!”

    

    一声怒吼,陡然从云天之上响起。

    

    天合战场之上,所有人都被那声音震慑的跪倒在地,无法移动分毫。

    

    他们惊恐不已的抬头看向天空。

    

    却骇然见到一只巨大无比的血手,撕开了苍穹,从天而降。

    

    那恐怖到了极致的力量,足以将整个天合山夷为平地!

    

    充满了愤怒的血手,显然是想将这里的一切都抹去,以平心中怒火。

    

    凌天提着云殛枪,虽然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反抗之力,但还是立在天空中,傲然看着那徐徐落下的血手。

    

    “荒異蛮王!你以势欺我,若我凌天不死,他日定当取你项上狗头!”

    

    凌天咬着牙齿,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他知道,这一次,真的要死了。

    

    “不....”

    

    秦明月跪在战场中央,这个位置,距离天空中的凌天最近,看着天空中那就要被血手屠魔的凌天,已然绝望。

    

    “不过,还好,我能...和你死在一起了...”

    

    手心里握着蓝色的星晷,秦明月摘下自己脸上的面甲,笑着流泪。

    

    “嗡!”

    

    但就在这时,秦明月手中的星晷忽然灼热起来,一抹黑金色的光芒闪烁。

    

    “爹!”

    

    秦明月忽然一愣,而后猛地抬头看向天际。

    

    只见天穹的北方,同样撕开了一道口子。

    

    一只金色的大手紧握成拳,携着万钧之势,席卷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