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8章 剑之本源 天生剑意
    此时此刻,那高悬于凌天背后的隐龙剑光芒绽放,一道道雄浑的剑之力量,被凌天吸收进入体内。

    

    手中云殛枪,在狂暴到了极点的能量灌注下,颤栗不已,几近崩溃。

    

    与此同时,滚滚紫霆之后,从后背涌入双臂,让凌天的双手,紫火缭绕。

    

    凌天已然高举云殛之枪。

    

    紫殛剑被紫霆火包裹,剑龙剑魂加持下,紫金光芒冲天,光芒璀璨如若星辰。

    

    还未等众人反应过来,这势大力沉的一枪,便被凌天直接劈落!

    

    “浴雷斩星,隐龙之魂,剑指合一!给我斩!”

    

    “嗡!”

    

    紫殛剑劈开空气,连空间,都震荡起来波纹,十万剑意凝成的隐龙剑魂实在太过锋利了。

    

    那通天彻底的剑光闪烁,弥漫开来的剑意,让天合山下的武者脸色大变,不由自主的向后褪去。

    

    甚至空气中,已然有着挂裂之感。

    

    那是剑意的影响。

    

    就连皮肤坚韧如同铁石的蛮族武士,也都因为正面着剑意,纷纷皮开肉绽,跪地嘶嚎。

    

    剑光如同奔雷,速度极快。

    

    3Y看A正版Y√章节上9

    

    敖劫还未反应过来,就被那剑芒直接斩中胸膛。

    

    当场一口鲜血喷涌,重创而出。

    

    这一剑,将战场中央的巨坑都斩裂了,剑气横扫,蛮族和魔道武者首当其冲,死伤无数。

    

    “呵呵,敖劫王子,你猜猜看,凌某这一枪,用了几成力量?”

    

    凌天蓝甲闪烁,轻风吹起一头发黑发,俊逸的脸上扬着笑意,徐徐从天空中,向敖劫落下。

    

    “咳咳...这不可能,你的剑意,怎么会如此之强!”

    

    敖劫坠落在沟壑之中,胸膛已然被紫殛剑斩裂,肋骨尽断,鲜血直流。

    

    此时,他看像凌天,一脸的难以置信。

    

    多年前,就是和云侯府世子云扬一战,也不曾这般惨烈。

    

    凌天的那一枪,根本无法抵挡。

    

    “这剑意...恐怕不是小成剑意!”

    

    岭南宗盟武者内,季铁摇摇头,他此时,有些不相信这是小成剑意了。

    

    因为焰间阁内也有凝魄长老领悟了小成境界的剑意,但是和凌天如今的剑意比起来,简直差的太远了。

    

    凌天的这一招,让他仿佛看到整片天地,都是无尽剑影在穿梭一般。

    

    “是啊,这剑意太强了...”白芷摊开手,手心里是几缕头发,这是方才凌天斩下那一击时,剑意穿破她的护体元气,斩断下来的。

    

    “凌天他,该不会是领悟的大成...”

    

    白芷张张嘴,却没有说出来,季铁直接摆摆手打断。

    

    “不,也绝不是大成剑意!”

    

    大成剑意他没有见过,但是却听说过,那是金身境界之后,才能拥有的。大成剑意的恐怖,要比凌天的这个,宏大的多。

    

    凌天的剑意,只是很特殊。

    

    “那是什么?”白芷蹙眉。

    

    季铁深吸了一口,用一个只有白芷才能听到的声音,叹息一声道:“白长老,你可曾听说过,先天剑意?”

    

    “先天剑意!?”白芷秀美先是一簇,而后也不由的惊呼一声,“你是说,凌天并没有领悟什么小成剑意,而是剑之本源在心,天生剑意!”

    

    话除说来,白芷都在心中不住惊叹。

    

    确实,凌天的年纪太轻了,步入武道的时间也太短了,就算是他拥有剑魂,资质高绝,但从来没有接触剑道,怎么可能领悟剑意。那一定是天生的一缕剑意,只是切好在这个时间,突然觉醒了!

    

    这貌似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凌天突然一鸣惊人。

    

    “我也只是怀疑,毕竟,谁也没见过身怀先天剑意的人,那实在太少了。恐怕整个云州境内,都不超过三人吧!”

    

    可以说,身怀先天意志的武者,千万中,无一!

    

    其实,无论是哪种猜测,季铁都是不敢去相信的。

    

    但没办法,事实就是如此。

    

    如果凌天真的是先天剑意,那么整个云州的宗门可能都会出手抢夺凌天。

    

    甚至,王庭也会出面。

    

    毕竟就算在国武学宫内,这般天才,也是凤毛菱角。

    

    “季长老,此时还是不要胡乱猜测和声张,为好....”白芷抿抿嘴。

    

    季铁深深看了一眼白芷,也是点点头,“我自然知道。”

    

    白芷和季铁两人若有所思,但此时整个天合山战场,却是已然沸腾。

    

    荒異部落王子,拥有蛮族黄金血脉的敖劫,竟然被凌天一枪重创!

    

    那一枪的威力,将战场都割裂开来一个大口子,原本那敖劫砸出的巨坑,已然不见了。

    

    可怕的剑意还未消散,半空中,凌天长发飞扬,手里提着长枪,落在沟壑内。

    

    那一身的剑势,卷起狂风,涤荡八方,无人能近。

    

    此时,敖劫原本那不可一世的耀眼光芒,已然被凌天的剑意,完全绞碎了。

    

    “真是一波三折,最终还是凌天绝地反击,胜了这敖劫!”

    

    “是啊,这一战,太精彩了”

    

    这般场景,堪称奇迹,呈现在众人眼前。

    

    一个崛起的天才人族,一路顶着怀疑走来。如今,更是将敖劫都斩在脚下。

    

    此刻,所有岭南宗门的武者,心中的忐忑也消散了,安定下来。

    

    尤其是秦明月,将眼泪擦干,虽然看不见她的脸,那是那双眸子却重新焕发出夺目的光彩,仍旧美的的不可方物。

    

    她的美,并不只是因为那盛世美艳,而是那一股脱俗的气质,犹如明月般耀眼和清冷的气质,让人只能远观,却不敢亵渎。

    

    秦邵阳也呲着牙牙傻笑着,最起码他姐不会守寡了。

    

    “敖劫,临死前,还有什么想说的么,我给你机会...”

    

    紫殛剑低垂,凌天握着云殛枪,冷然道。

    

    “呵呵,呵呵呵...咳咳!”

    

    敖劫的嘴里不断涌出鲜血,但脸上,却是冷笑不已。

    

    “凌天,我敖劫不会输,你也休想杀我!呵呵,你那最强一击不过如此,我就是再中一剑又如何!”

    

    敖劫手里握着一枚血色晶石,看向凌天,阴恻恻的笑着,“不过,我不死。我就会让你生不如死,你的家人,你的家族,你的宗门,就等着我的报复吧,哈哈哈哈,我会让他们一个个死去,哈哈哈哈!”

    

    敖劫仰天长笑,状若封魔。

    

    “敖劫,你真是在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凌天的脸色陡然冷若冰霜,手中云殛枪举起。

    

    他的家人,是他的逆鳞,触之比怒!

    

    “哈哈哈!怎么,凌天,你是在愤怒么?”敖劫依旧猖狂的笑:“我就是要你恼羞成怒,却无可奈何。记住,这一些,我敖劫一定会千百倍的讨回来!”

    

    话音落下,敖劫猛然将手中的血色晶石直接捏的粉碎。

    

    唰!

    

    一缕鲜红的血液冲天而起,化作一道血芒向南方天际疾射而去,速度快到了极致,一闪而逝。

    

    几乎就在下一刻,一声仿若远古巨兽一般的怒吼,从极远的天际传来,让蛮族大军尽皆跪倒,人族惊颤。

    

    一抹红忙=芒犹如朝阳初升,从天边升腾而起。

    

    虽然距离仍旧极远,但是那怒吼,却让所有人都心悸不已。

    

    “荒異蛮王!这敖劫,竟然在召唤蛮族王者,可恶!”季铁退后两步,直接掏出一枚符篆,激活之后扔向了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