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5章 尨象丹 凌天凝魄【感谢chen老板解封】
    恐怖的气流余波,混乱的挂在众人的脸上。

    

    深坑中,所有人都感应不到凌天的气息了。

    

    “这就是黄金血脉的实力嘛?太强了,三招,完全碾压凌天!”

    

    “凌天能扛下两招不死已经很变态了。不过,这凌天的剑意依旧强盛,但是却比三天前少了那份炙热,威势怎么都不如巅峰时那么耀眼啊!”

    

    “说的倒是有些道理,难道这凌天是在故意隐藏实力?”

    

    “不一定,这是生死之战,除非凌天疯了,拿自己的命去演。”

    

    “应该是凌天在对战赤血的时候耗损太大,以至于无法发挥全部战力。但不管怎么说,就算凌天全盛迎战,你们觉得,他能打的过敖劫么?”

    

    敖劫强么?

    

    强!

    

    而且强的离谱。

    

    强的可怕。

    

    就算凌天全盛之力,也绝不是敖劫的对手。

    

    可凌天从默默无为,一阶剑奴,一路强势击败各大天骄,斩杀强敌,站在天合山之顶,统领这片岭南宗盟,已经足够证明他的实力和天赋。

    

    凌天,绝对不是弱者。

    

    只可惜,他太年轻了,从崛起到如今,才几个月的时间,若是再给凌天更多的时间去成长,未必不能与敖劫一战。

    

    许多人长叹不已,心中都是惋惜。

    

    三天前,凌天降临天合山石,是何等的风华峥嵘,万众瞩目。

    

    在今天,强杀赤血。他的天资,已然深入人心。

    

    虽然此时此刻,凌天死在敖劫之手,但虽败犹荣。

    

    但此时,震撼和惋惜过后,他们更多的恐惧!

    

    岭南宗盟一方,一群凝魄强者忧心冲冲,无论怎样,凌天如今都败了,那么天合山之战,他们已经输了。

    

    甚至,很可能因此送命。

    

    “区区一介辟泉,也敢阻我蛮族大军!真是螳臂挡车,不知死活!”

    

    敖劫的脸上露出一副淡淡的冷笑,提着大戟,根本无视天合山下数千岭南宗门武者,徐徐飞向深坑。

    

    他要将凌天的尸体踩在脚底下,碎尸万段!

    

    “季长老,如今这里你的修为最高,做个决定吧,我们是战还是退!”一个凝魄长老蹙眉道。

    

    天合山下的数千宗门武者,生死就在一刻。

    

    “若是现在退,可能还来得及!”青木宗林森也是急道。

    

    他一开始就不看好凌天,如今更是后悔不迭,他青木宗的底蕴可不比紫云宗,焰间阁和落花宗,这些弟子若是全军覆没,损失太大了。

    

    “凌天,真的败了么...”

    

    季铁心中苦涩,虽然他早知道会如此,可当这一切发生,他还是不愿意去相信。

    

    退,岭南城整个暴露在蛮族铁蹄之下。

    

    不退,死路一条。

    

    天合山仍旧失守。

    

    这里没有人,是敖劫的对手。

    

    没有悬念,也不再会有奇迹。

    

    今日之后,岭南城将会遭到蛮族的践踏。

    

    除非金身宗师出手,但蛮族王者也会降临,焚天煮海天崩地裂,伤的,还是岭南根基。

    

    “凌天...不,你不会死的!你难道就这样抛弃我和焱焱了么!”

    

    人群中,秦明月咬牙切齿,心如刀割。若不是秦邵阳死命的拉着,秦明月早就冲上去了。

    

    她宁愿和凌天死在一起。

    

    天合山上,林焱焱站在聚灵帐前,手中的药碗,嘭的一掉掉落在岩石上,碎了一地。

    

    ......

    

    “哈哈,凌天小儿还是死了!魔宗弟子听令,给我冲杀过去,屠光岭南正道宗门!”

    

    厉无心摸了摸光亮的头顶,大手一挥,带着数千魔道宗门武者压了上去。

    

    “是紫云宗弟子的,跟我冲上去,为凌天长老报仇,杀一个是一个!”

    

    木铁柱和木铁胆怒吼一声,提着武器就带着上千紫云宗弟子先冲出了阵营。

    

    看着那汹涌而来蛮魔大军,季铁脸上的肌肉抽搐着,手臂缓缓举起。

    

    “我留下,你们走!”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

    

    厉无心一声猖狂大笑,犹如秃鹰一般,从天空中飞下。

    

    “哈哈,季铁老儿,你们谁都别想走,给我去....”

    

    厉无心的话还未说完,可忽然之间,他的脸色就为之一变。

    

    那已然降临在战场中央巨坑上的敖劫,脸上的冷笑,也戛然而止。

    

    “轰!”

    

    一声惊天巨响,天地色变,在南北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战场中央的巨坑中,飞沙走石,旋风四溢。

    

    一股生机,也陡然升起。

    

    “怎么可能?”

    

    感受到了那股熟悉的气息,厉无心停在空中目瞪口呆。

    

    那气息,带着无穷战意和无尽剑意,分明就是那个让他忌惮不已的,凌天!

    

    凌天,还没死!

    

    沙石落下,旋风依旧。

    

    可在漩涡中心,一个身影,昂然站起。

    

    虽然衣衫破碎,血污斑斑。

    

    可,脊梁不弯,战意不散!

    

    他的手中,一道暗淡了的符篆,缓缓落下,化为粉末,随风飘散...

    

    “我,还没有败。是谁,给你的胆子,动我的人?”

    

    冷漠的声音,从风中响起。

    

    带着渗人的寒意,让厉无心,不由的退了回去。

    

    敖劫不惧,但是他怕了。

    

    这个几乎可以和敖劫争锋的后辈,足以灭他。

    

    巨坑之上,敖劫冷眼看着下方的一切,手中血金大戟猛的紧握。

    

    这一次,他突然有一种许久都未曾再有的感觉。

    

    面对云扬的,那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厌恶,让他疯狂。

    

    “天哥没死!我就说,刚才那道光芒那么眼熟,一定是爹给他的那张灵盾符,救了天哥一命!”

    

    秦邵阳松开秦明月,惊疑不已。

    

    秦明月眼中含泪,身子早已经哭的没有力气,跪倒在地。

    

    可一双剪水双眸还是一瞬不瞬的看着远处,那道有些狼狈的背影。

    

    凌天,不曾倒下。

    

    “敖劫,三招已过,是时候,真正一战了...”

    

    凌天身影再次缓缓响起,却没有抬眼看向头顶。

    

    手中光芒一闪,一枚琥珀色的丹药出现手心,滚烫而闪耀。

    

    尨象丹。

    

    得自钧天行宫。

    

    四品上丹药。

    

    吞服之后,压榨潜能,献祭半生寿元,获得尨象之力,金身以下,强行提升一重修为境界。

    

    药性猛烈,虽然隐患极大,但仍旧珍稀无比,价值仅次于铸金丹。

    

    没有丝毫犹豫迟疑,凌天一口将尨象丹吞下。

    

    “吼!”

    

    霎时间,龙吟象吼之声,从凌天体内响起。

    

    一股强横至极的恐怖力量,以凌天为中心,猛然爆发出来。

    

    犹如泉涌,节节攀升。

    

    于此同时,一道璀璨的光芒,也突然间,从坑底射向天际。

    

    那光芒好似万剑冲天,恐怖凌厉,让敖劫也不由的退了开去,以避其锋芒。

    

    源源不断的生机,从凌天体内爆发出来,让人大吃一惊!

    

    一丈!

    

    两丈!

    

    五丈!

    

    七丈!

    

    光芒将天合山战场照亮,可巨坑之上,有七丈耀白如金的光芒,璀璨到了极致,摄人心魄。

    

    !t‘首:)发\

    

    而这七丈光芒之前,一道身影,仰天长啸!

    

    “武魂凝魄,显化背藏!”

    

    “七丈魂光,武魂...七品!”

    

    “这凌天,凝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