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4章 凌天被灭?【感谢chen老板解封】
    根本不容凌天多想,敖劫轻描淡写的摇摇头,眼中闪烁着失望的神色。

    

    下一刻,他手中虚按。凌天头顶,便陡然热浪滔天,这次是一只血色的大手,犹如惊涛拍岸,呼啸压来。

    

    这一掌,比之前更为凝实和狂暴!

    

    这一掌,带着可怕的气息,几乎将岭南宗门的阵营都笼罩了,天与地,都在这一刻,陡然安静了下来。

    

    凌天脸色冷绝,没有了之前的云淡风轻,这一掌血色如虹,分明是那武技的第二杀招。

    

    而且敖劫没有动用全力,他更不愿意倾尽所有去抵挡。

    

    因为,那样,他也还是难逃一死!

    

    倒不如,试试自己和对方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拼了!

    

    凌天紧咬牙关,下一刻,他猛然举起左手,两指并拢,高举向天!

    

    体内元气澎湃等到了极致,一道漩涡在指尖凝成,爆旋冲天而去。

    

    纯阳指,二重!

    

    二重的纯阳指,不但可以吸收火种之力,更能吸收周围空间的元气为己用。

    

    平添威力。

    

    这一招至强,仅次于浴雷斩星的剑指合一!

    

    是凌天手中的第二杀招!

    

    巨大的手指极速的凝成,尾部拖着漩涡喷发,好似火箭,携带着冲天之势,席卷而去。

    

    一掌一指,在半空中相交。

    

    一掌压下,双指破天。

    

    一时间,空间又好似凝固。

    

    “挡住了?!”

    

    见此,白芷等人心中一喜,暗道凌天惊骇除了剑法,还有这等高阶武技。

    

    但她们还来不及露出一丝喜色,就听到一声脆响,咔嚓一声,那晶莹的紫色手指,便如晶石开裂一般,崩碎掉了!

    

    还是没有挡下!

    

    那狂暴的掌芒虽然被纯阳指抵消了大半的力量,但还是狠狠的镇压下来,凌天仍扔出数道防御符篆在头顶,试图抵挡,可那掌芒还是冲破增增阻隔,瞬息之间,将凌天吞没。

    

    “噗!”

    

    这一次,凌天再也承受不住,被一掌轰下了天空。

    

    压在了地面上,一口鲜血,也是喷了出来。

    

    白衫之下,金身决凝成的钢身,也片片开裂,鲜血淋漓。

    

    这第二掌,凌天便遭受到了自他辟泉以来,前所未有的重创!

    

    凌天,那个奇迹一般岭南年轻一辈第一人,败了!

    

    然而,一掌重创凌天的敖劫,却是极不满意。

    

    甚至脸上,还陡然升起羞怒之色。

    

    原本,他以为这一掌足以灭杀凌天,但没想到那纯阳指竟然也这般厉害。

    

    那双指,竟然将他的血掌力量吸收了大半,实在诡异。

    

    “蝼蚁再强大,也终究是蝼蚁!”

    

    敖劫从天空中落下,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脸色冰冷到了极致,含怒道:“这最后一招,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死!”

    

    敖劫的话音落下,他便猛然举起手中血色大戟,朝着地上的凌天,骇然劈落!

    

    从天而降的大戟,血色之中,夹杂的丝丝金光,似乎力量都宛如实质,泰山压顶一般,从天而降。

    

    “轰隆隆...”

    

    大戟锋芒所过之出,空间都在颤抖,搅动起狂风,掀起天合战场内的碎石。

    

    这一戟,让所有人都感觉窒息。

    

    这一戟,将大半战场都压制了。

    

    “不好!”

    

    当白芷等人看到这一道大戟出现的霎那,顿时脸色煞白,这威力无匹的攻击,让她们都后脊骨发凉!

    

    试问,就是她们自己底牌尽出,也绝无可能拦下!

    

    1\首r0发◎y

    

    敖劫如此强横的战力,在大戟加持下,恐怕能轰杀数名凝魄后期了!

    

    “不要!凌天快逃!”

    

    秦明月一声惊呼,就要冲上前去,她知道,以凌天现在的状态,根本不能接下这一击。

    

    她不能看着凌天去死,她手里还有符篆。

    

    “姐!来不及了,去也是送死!”

    

    秦邵阳一把将秦明月拦腰拽了回来,死死抱住。

    

    此时,他也是血眼通红。

    

    作为兄弟,他恨不得冲上去为凌天拦下这一戟,但是,距离太远了。

    

    “天哥,他不会死的!”

    

    这一刻,秦邵阳心中莫名的相信,凌天一定有办法!

    

    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大戟,凌天眼中闪过一抹决然之色。

    

    这敖劫的一戟,仍旧没有用出全力,但就已经如此可怕。

    

    恐怕金身境界之下,敖劫已然鲜有人敌了。

    

    真的要败了么?

    

    抬眼间,凌天眼中迸发出无限战意,霎那间,一股冲天剑意轰然而起。

    

    气势全部爆发,此时,血染白衣的凌天,如同浴血战神。

    

    云殛枪高举,紫雷环绕之间,剑意涌入枪尖。

    

    其上的剑势闪耀天穹,璀璨夺星。

    

    浴雷斩星,无物不破!

    

    这一剑之强,刚才斩碎了赤血,当无尽剑势聚集的剑芒拔地而起时。远处的敖劫也微微诧异。

    

    不过,他却仍旧不屑道:“领悟了剑意,这一剑是不错,但是想要挡我,还是可笑。你我之间的差距,不是剑意和剑技能弥补的,在绝望中死去吧!”

    

    “轰!”

    

    大戟光芒劈下,和凌天沐浴雷光和剑意的长枪对撼在一起。

    

    暴起的剑刃风暴,狂狷卷气流涌出。

    

    形成恐怖的余波,揉着崩碎的雷芒和剑意,在战场之上溅射开去。

    

    那剑意横起凌厉,斩碎裂大地上的岩石。

    

    一时间,无数武者和蛮族都被那剑意挂裂的鲜血直流,惊恐的退后开去。

    

    凌天的剑意,都被震散了...

    

    云殛枪如同一颗流星,从天空中滑落,插在地上。

    

    而凌天,也如同炮弹一般,被轰落地底。

    

    “我说过,你不过是强大一点的蝼蚁而已!”

    

    敖劫眼中头然迸射出如电一般的寒芒,即使凌天已然跌落,但还是催动着大戟毫不留情的斩下。

    

    虽然大戟的力量也已然被消耗。

    

    但凌天的状态,更加凄惨!

    

    整个天合山战场,都惊呼起来。

    

    大戟扰动之下,大地都在颤抖。

    

    轰!

    

    一声裂地闷雷炸响,大戟砸入深坑,凌天的身上露出一道强光,将黑夜都照亮了,巨大的余波,让远远观战的武者和蛮族,再次遭到无妄之灾,无数粹体弱者,当场重创,惨不忍睹。

    

    爆炸火光和烟尘散去。

    

    被秦邵阳拽着的秦明月呆呆的望过去。

    

    只见天合山下,早已被崩裂的千疮百孔的战场中央,则是直接出现了一道深达数十米的巨坑。

    

    而凌天已然陷落下去,掩埋在巨坑中央,只露出了一丝白色的衣角。

    

    凌天那如剑一般凌厉,如星辰皓月一般强横的战意气息,冲天的剑意,都不见了。

    

    整个天合山战场上空。

    

    只剩下那个身着血铠,身背血色羽翼,手提大戟的敖劫,盎然而立。

    

    而凌天。

    

    生死,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