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9章 蛮族魔宗 我一并屠之
    白芷等人冲出大殿,见到凌天已然站在山崖之前,望着天合山的南方。

    

    “真...真的是蛮族,这么多!”

    

    “坏了!是赤血带领的回鹘部落!”

    

    “回鹘部落倾巢而出!这也太巧合了!”

    

    众长老看了一眼,瞬间面如死灰。

    

    凌天扶着腰间剑柄,目光中闪过一道精光。

    

    立于绝高之处,俯视之下,数十里内一览无余。

    

    目光所及,天合山战场远处,一大片乌云从地面上蔓延而来。

    

    犹如巨兽匍匐在大地之上,又如一片黑色浪涛,席卷天地。

    

    那隆隆的轰鸣之声,低沉而又震撼。

    

    大地响起闷雷,不断锤在人心上。

    

    “吼!”

    

    而一道幽绿的光芒,从黑色浪涛中豁然升起,一声惊天怒吼,声动云天。

    

    高阶魔族!

    

    那舒展开来的巨大黑金色铁翼,极具震撼力。

    

    于此同时,魔宗驻地之内,数个武魂虚影闪烁,飞上了天空,跟随在那个高阶蛮族之后,向天合山飞来。

    

    “决战,终于来了...”

    

    .......

    

    “岭南宗门,不降者,死!”

    

    一声怒吼从天际传来,带着滚滚威压,锤击在众人心上。

    

    修为弱小者,尽皆胆战心惊。

    

    回鹘赤血,刚从另一条战线上撤回。

    

    其实,就算厉无心不求援,他也会携大军踏平天合山。

    

    因为,凌天,在这里。

    

    此人手上,沾满了伯坦部落族人鲜血。

    

    北征少统领,敖劫小将军就在中军坐镇。

    

    诛杀此人,回鹘部落得敖劫小将军青睐,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所以今日,凌天必死。

    

    “完了,赤血亲至!再加上厉无心,对面凝魄后期的战力,足有两人!”林森张了张嘴,口中苦涩。

    

    “诸位,要不我们...退吧!我们绝不是对手的,留得青山在!”一个宗门的长老道。

    

    白芷摇摇头:“不能退,天合山失守,岭南就会被瞬间撕裂开一个大口字,届时,我们都将会是南唐的罪人!”

    

    “对,白长老说的没错,为了身后我们的宗门,也绝不能退!死守天合山!”季铁抽出腰间的火色长刀,沉声道。

    

    “守?怎么守?”林森叹息一声,“对方凝魄中期以上战力足有七人个,而且还有两个媲美凝魄后期,我们...”

    

    “凌长老,还是你,做决定吧!”白芷忽然道。

    

    六个长老闻言,也都是看向前方。

    

    那个稍显瘦弱,但却挺拔的背影。

    

    这个时候,他们希望能得到,这位紫云宗主事之人的决定。

    

    不论决定是守还是退,都无疑要承担所有可能发生的后果。

    

    这是一个责任,却重如山峦...

    

    而身前的这个只有辟泉修为的后辈身影,却看起来异常瘦弱。

    

    “呵呵....”

    

    山间吹来一阵峰,掀起那身影的白色披风,和如瀑般的黑发。

    

    猎猎作响。

    

    一抹金光,从披风之下闪过。

    

    一声轻笑,那身影缓缓卸下背后的金色长棍。

    

    缓缓而言。

    

    “诸位,可有信心,拖住除赤血外的六个凝魄魔头?”

    

    身后,六宗长老相视一眼,沉默片刻,却是季铁率先站了出声。

    

    “我可以和厉无心周旋一二,剩下的五个,倒是不足为虑。”

    

    “没错,我们就算不能击杀,但拖住,绝无问题。”白芷抿了抿嘴唇,还是道:“不过,凌长老,那赤血的战力,很恐怖,贵宗的秦寒长老,就是被他重伤!你...”

    

    白芷知道不能以寻常眼光去判断眼前的这个后背,但是,赤血实在强横。

    

    “无妨...”

    

    那身影依旧没有回头。

    

    虽然林山未死,但冰劫丹,却是没了。

    

    那是林焱焱的娘,用命换来的。

    

    被杀的紫云宗弟子,也还尸骨未寒。

    

    此血债,当血偿。

    

    “赤血的命,归我...”

    

    霸道至极的话音落下,腰间紫剑出鞘,缓缓嵌入那金棍的顶端。

    

    金棍紫剑,融为一体。

    

    一抹紫色雷霆紫火从右手燃起,逐渐蔓延整个长枪。

    

    五座阵法顷刻间融汇贯通,沐浴紫雷。

    

    今日,云殛之枪,将饮尽蛮族之血!

    

    “这...五座阵法!”

    

    身后众人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都是惊讶。

    

    要知道,四座阵法已然是中品灵器,五座以上,那是上品灵器的标志。

    

    甚至他们之中,都没有一个人,拥有上品灵器。

    

    然而,让他们惊讶的还远远不止如此。

    

    那身影缓缓举起长枪,指着星辰。

    

    身上突然风云并起,爆发可怕的声威。

    

    体内气血翻腾,如万里江河倒卷直挂云霄,于他体内疯狂激荡。

    

    周身气旋狂震,扰动空间,一股股霸道的气息,由内向外,陡然爆发。

    

    气势,竟然在长枪的刺激之下,骤然攀升!

    

    好似,那枪尖,将某种结界一击击破!

    

    突破了!

    

    “凌长老的修为,进阶了!”

    

    白芷一声惊呼,他们没想到,在这几乎是生死关头,凌天竟然还能突破。

    

    这是一个怎样的妖孽,在这绝境中突破桎楛,观其爆发出来的声威,底蕴得有多深?

    

    而且突破如此的毫无阻碍,水到渠成!

    

    但,就算如此,也只是辟泉后期。

    

    他,要面对的,可是蛮族赤血啊。

    

    凌天立于山巅。

    

    高举云殛之枪。

    

    胸中战意逐渐升腾,欲气吞万里。

    

    左手忽然一震,一股能量不安游走,想要破体而出。

    

    w,FX

    

    “呵呵,你也要帮我么?”

    

    沉吟一声,凌天缓缓抬起左手,手臂内侧,金色的印记闪耀光芒。

    

    “铮!”

    

    一声铮鸣,凌天猛地将左手握成拳头。

    

    只见一道金芒冲天而起,一面金盾,被凌天抓在手中。

    

    金盾龙影遨游,龙吟阵阵!

    

    闭上双眼,凌天感受着体内元气激荡,迸流如江河,充满力量。

    

    “我凌天虽弱,但有一腔热血。”

    

    “今日,诸君与我并肩而战,当留青史,为世人铭记。”

    

    “请为我擂战鼓,狂呼吼!”

    

    “犯我山河者,无论蛮族亦或魔宗。”

    

    “我当一并屠之!”

    

    淡淡的声音从天合山上落下。

    

    天合山上下,数千岭南宗门武者尽皆缓缓抽出兵刃。

    

    目视远方,口中低吼。

    

    战意沸腾。

    

    “妈的,天哥真他娘的给劲儿!今天,我秦邵阳要杀的这群狗娘养的丢盔弃甲!”

    

    被凌天的气势感染,秦邵阳抽出腰间双锏,豪气干云。

    

    此时,他的气势,竟然也到了辟泉后期。

    

    “今天,能随凌长老一战,纵死,也值了!”

    

    焰间阁季烈双手被炙热的火焰包裹,目光如炬。

    

    “紫云宗的子弟们,今天,就算流干了最后一滴血,也绝不后退,我紫云宗弟子,没有孬种!和他们拼了!”

    

    木铁柱提着玄钢大锤,怒吼如同猛虎。

    

    那人不畏,他们又有何惧?

    

    凌天右手持紫枪,左手擎金盾。

    

    背后紫火羽翼猛然张开,光芒在山巅绽放。

    

    犹如明珠,好似灯塔。

    

    一声长啸,从千丈山巅,径直而下!

    

    ......

    

    那一天。

    

    天合山下。

    

    魔宗侵至。

    

    蛮族兵临。

    

    一袭白衣的凌天独自飞下天合山巅。

    

    提紫枪,举金盾。

    

    当第一声天合战鼓在天地间响起。

    

    当第一声怒吼在山间回荡。

    

    飞临在蛮族大军阵前的凌天,鬓角飞扬。

    

    肆意,张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