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6章 你不服,可以问问我的剑
    各宗长老看着对峙中的两人,面面相觑,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话。

    

    紫云宗是岭南宗门之首,而凌天的影响力也极大,另一方面,赵立的实力,也确实都比他们强,一时间,谁也不敢轻易战队。

    

    “没错,我就是有异议,这位子,还轮不到你这个小辈来做!”赵立上前,浑身的气势蔓延开来。

    

    “嘭!”

    

    一声震响,凌天手中的紫殛剑瞬间出鞘,豁然射出,刺在赵立脚下,剑身颤抖,剑意震荡。

    

    “赵长老,这几日,你可上阵杀敌?”凌天起身喝问道。

    

    “哼,我杀敌无数!”

    

    “杀敌无数?可有凝魄后期,高阶蛮族!”

    

    “这...没有!”赵立一怔,却是说不出话来,凝魄后期哪是那么容易就被击杀的?

    

    可转念一想,赵立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你脚下的这把剑,名曰紫殛,它沾满了高阶魔族的鲜血,斩杀魔宗凝魄后期强者!”

    

    “我没有资格坐这里,难道你有?!”

    

    凌天冷哼一声,神念威压滚滚压下,一时间,在坐的众人面色大变。

    

    这凌天的神念,果然非同一般的强横。

    

    “我!”赵立顿时哑口无言。

    

    论战功,他当然没办法和凌天比。

    

    “我紫云宗乃岭南宗门之首!”

    

    “我不管你曾经如何坐,但今天!这位子,我凌天就坐了!”

    

    “你若是不服,大可以越过此剑!试上一试!”

    

    凌天说罢,又坐了下来,指着赵立脚下的紫殛剑。

    

    如山,巍然不动。

    

    “你!”

    

    赵立怒目而视,可却始终不敢动作。凌天的话,他根本无法反驳。

    

    但如今上前不是,后退也不是,进退两难,着实羞怒。

    

    在凌天的紫殛剑上,他确实感应到了那浓浓的血腥之气和煞气,那分明就是斩杀了凝魄强者才会拥有的。

    

    刚才山下那惊天动地的一剑,他也是清楚的看见了,只不过当时他不信那是凌天亲自施展,而是某种符篆。

    

    可如今,他知道,自己小看了眼前这个小辈的实力和胆色。

    

    “赵长老,凌长老,岭南宗门同气连枝,还是不要伤了合气的好。”这时,落花宗的长老起身,让开下首第一张椅子,“赵长老修为最高,不如坐在我这里,却也合适...”

    

    “哼,老夫以岭南大局为重,就不与你这黄口竖子一般见识!”

    

    赵立得了一个台阶,当即退开一步,拂袖就要在白芷的座位上坐下。

    

    却不料。

    

    凌天将紫殛剑摄回,横在那张椅子前。

    

    “白长老无需麻烦,我看那后面还有空位,赵长老去那里坐吧!”

    

    赵立先是一愣,随即勃然大怒,“凌天,你欺人太甚!”

    

    “规矩就是规矩,谁也别在我这里以势压人。谁,也不欠你的。给我下去!”

    

    凌天剑身一震,两座阵法闪烁,剑意涌动之间,气浪滚滚散开,凌厉的锋锐,将赵立的须眉都斩断了。

    

    “我还是那句话!这里,我紫云宗说了算,你若是不服,就问问我手中紫殛!”

    

    话音落下,紫霆火也注入剑身之后,虽然凌天此时的元气根本不足以在施展强横的剑招,但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还是相当慑人。

    

    汹涌的火焰,灼热至极的高温,让赵立豁然退了开去。

    

    可刚站定,他的脸便腾的一下通红一片。

    

    自己,竟然被一个小辈摄退了!

    

    “好!凌天,你紫云宗可以!我倒要看看,没了我赵立,没了我天水门,你这天合山,还守不守的下!”

    

    羞怒之下,赵立猛地浮动衣袖,大步出了宫殿。

    

    他彻底明白了,凌天的种种作为,就是针对他!

    

    “凌长老,这....”

    

    白芷也是左右为难,看向凌天,蹙眉道:“凌长老,如今战事吃紧,赵长老和天水门可是我们急需的力量啊...’

    

    凌天还剑入鞘,让白芷坐下。

    

    其实,他激走赵立,也是另有原因。

    

    无回谷燕无忌一事,还未水落石出,他对天水门,充满了怀疑,如此战局扑朔迷离,他宁可不需要天水门的力量,也不想被人从背后捅刀子。

    

    “诸位不必担心,我紫云宗已然派人支援,近日就到!就算这之间强敌来犯,我凌天也一力抗下!”

    

    !Jf"

    

    白芷和其他长老对视一眼,都被凌天的霸道惊愕住了。

    

    若不是刚才凌天散发出来的气势确实强横,他们一定以为这个小辈疯了。

    

    “现在,大家商量一下接下来的部署吧...”

    

    ......

    

    从大殿中回返紫云宗驻地,凌天被弟子引入一个帐内。

    

    这里,曾是木云峰主秦寒所有,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贝,凌天迈入其中,顿时整个人晕眩了一下。

    

    就好像是穿过了一道阵法一般。

    

    这外形华丽的帐篷叫做聚灵帐,内有聚气阵法,可以自主吸收周围天地间的元灵之气,供帐内的武者修炼。而且携带方便,是大宗门世家强者外出历练时,必备之物。

    

    这种刚进入的眩晕感,凌天也是在意料之中,因此也没有太过惊讶,只是稍稍稳了稳,便睁开眼睛四下看了一眼。

    

    眼前的景色,也是让凌天愣了一下。

    

    没想到,这里面还真的别有洞天。

    

    这聚灵帐从外面看并不大,但是其内的空间却是极其宽阔。而且极其类似一个洞府,入目尽是坚硬的青石,其内摆放着石桌石凳,虽然外面光华,但一看就知道是用锐器直接劈砍而成,很有大家风范。

    

    洞府尽头,是一间静室,其内云雾缭绕,正是打坐修炼之处。

    

    质朴而大气,凌天也暗暗点头,想着得空去云顶也淘弄一个,省的在山野游历时,风餐露宿。

    

    凌天径直踏入,在洞府内的静室内盘膝坐下。

    

    刚坐下,来不及细细观察,凌天便觉得周身一凉,如山中清泉在皮肤间流淌而过,随即一种湿润的感觉无端泛起,就好似走进了水潭一样,被无边的水汽淹没。

    

    虽然没有福地和灵泉那般灵气浓郁,但这里胜在舒服。

    

    一把三品淬元丹扔进嘴里,恢复着凌天几近干涸的气海。

    

    此时,凌天坐下,才感觉到后背以及手臂经脉针扎一般的刺痛。

    

    强行施展惊雷剑经的第三重,还是让经脉受损了。

    

    此时,凌天脑海中,其中惊雷剑经已然亮了三重,品阶,也变成了灵阶上品!

    

    距离那传闻中的地阶武技,不过是一线之隔。

    

    其实,方才面对千魔宗司徒梵的血手印时,凌天也没有完全的把握,毕竟他根本没有习练过第三重浴雷斩星,那一刻,也是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这第三重就出现在眼前。

    

    那一刻,凌天真的感觉这剑法他本就熟练于心,这才斩出那一剑。

    

    索性,他成功了。

    

    “林叔,凌天实力不济,只斩杀了一人。但你稍等时日,我会让他们都给你陪葬!”

    

    凌天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血光,低声沉吟。

    

    这次强势击杀司徒梵,凌天明白,他将要面临的,将会是疯狂的复仇。

    

    但是,他凌天,无所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