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2章 我相信,他能赢!
    这让不少青年才俊心中嫉妒不已。

    

    “师姐姐说的没错,当初在无回谷,那杜金铭的半步刀意就在凌天哥哥的剑下不堪一击,想来凌天哥哥那个时候,就已经领悟了完整的剑意了,现如今,剑意更近一步,才会如此强悍!”叶宝儿也说道。

    

    “若凌长老真的剑意小成,那确实有可能施展如此强横的剑技...”焰间阁的季烈也点头道:“但凌长老在辟泉修为领悟剑意,这等剑道资质,让我辈情何以堪啊!”

    

    一时间,众人也都点头应和,毕竟拥有地阶功法,实在是不太现实。

    

    “呵呵,晞师妹倒是很看重我宗长老呢,对于凌长老的天赋,子昂也是自愧不如,当然也希望,他能在魔头司徒梵的刀下活命...”辛子昂轻笑一声道。

    

    -)最新4,章节J(上%)》

    

    言下之意,就是凌天再如何天赋卓越,可在司徒梵的刀下难逃一死,一切,也不过是空谈。

    

    晞若雪抱着雪剑在胸前,清冷的声音响起。

    

    “我相信他,能赢!”

    

    ......

    

    虽然只有短短一句,换做旁人如此说,众人会嗤之以鼻,讽其异想天开。但这话出自晞若雪之口,却没人敢出口反驳了。

    

    而且以晞若雪如此清冷的性子,这么多天以来,鲜有人听到她开口,如今,却是接连为凌天发声,实在有些异常。

    

    这凌天,难道祸害了一个秦明月不够,连这刚刚出世的落花宗美女,也要插上一脚?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轰!”

    

    众人还在心中咒骂凌天,此时,突然一声声震响从远处传来。

    

    却是天空中那一血一紫两道光芒,已然到了决胜之时!

    

    然而,决战的情景却有些不似晞若雪那般的判断。

    

    只见司徒梵的数千血影突然燃烧起来,疯狂的对抗着凌天的紫色剑气,如同大喝决堤,断海覆流,汹涌压下。

    

    而凌天却好似元气不足,剑气逐渐泯灭。

    

    虽然血影被剑意绞碎极多,可司徒梵的血影去好似用之不竭。

    

    “哈哈哈,狂妄无知之辈,你的剑法不错,等我杀了你,这功法,就是我的了!”

    

    “死吧!嗜血洪流,斩!”

    

    司徒梵狰狞一笑,枯黄的脸瞬间潮红如血。

    

    那血影疯狂嘶吼,气势再攀顶峰!

    

    身为凝魄后期,司徒梵也已经领悟了血刀意,如此疯狂催动,声势骇人。

    

    “哼!”

    

    凌天冷哼一声,紧咬牙关,他确实低估了司徒梵的实力。

    

    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束手待毙!

    

    “我凌天说过,今日必杀你!”

    

    “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剑道!”

    

    凌天猛然收回紫殛剑,万千剑影凝成一道剑气直冲云霄。

    

    脑海中,惊雷剑经第三重光芒绽放,那遮盖其上的迷雾撤去,陡然显现。

    

    浴雷斩星!

    

    剑经三重,比之二重所走经脉更加纷繁复杂。

    

    一道道经脉,一句句口诀,在凌天脑中极速闪过。

    

    福灵心至。

    

    犹如尘封的记忆苏醒,凌天在瞬间就将剑招融汇贯通!

    

    奔腾的元气在经脉中游走,口中默念法决。

    

    紫殛剑雷光璀璨,直冲苍穹。

    

    “裂地,开天,今日斩星一剑,破你血河!”

    

    话音落下,司徒梵的一刀已然到了凌天身前。

    

    就在此时,凌天手中冲天一剑,光芒乍现。

    

    撕裂星辰,崩裂天地。

    

    那千道血影刀气,瞬间被撕裂开了一个大口子。

    

    血影接连泯灭,重新凝聚的速度,远远不及。

    

    这一剑浴雷斩星,势如破竹,摧枯拉朽,无人能敌!

    

    百丈之外,手持魔刀的司徒梵一脸错愕惊慌,难以置信。

    

    由不得他不愕然,今日,凌天带给他的意外实在是太多了。

    

    手持伪灵剑,身怀剑意,剑法高绝,气势诡异。

    

    如今,这一剑招,更是让人窒息!

    

    如此神通手段,怎么会是一个修为只有辟泉的武者才能拥有的?

    

    与他想法一样的,还有观战的正魔两道武者。

    

    “什么?这凌天,他在突破剑法境界,还是领悟了更强的剑意?”

    

    季烈一声惊呼,不能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但无论是那种,这凌天都是在生死光头,突破了!

    

    此时,无论岭南正道宗门世家,还是魔道各宗,无不面色凝重,对凌天刮目行看。

    

    这等大心脏,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拥有的。

    

    或许在凌天心中,就从没有想过逃!

    

    这一剑摧枯拉朽,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司徒梵的这一招,被破了!

    

    而且,如今面对的,将是凌天更为恐怖的一剑。

    

    晞若雪眼睛一亮,本以为凌天会拿出秘密手段进行防御,却没想到凌天还是想着如何进攻。

    

    辛子昂更是紧紧蹙着眉毛,此时,他更加确定,凌天所学的这套剑法,绝对不是什么惊雷剑,而是一个非常强横的剑技!

    

    随着凌天的剑刃落下,剑气震荡的越发强横,气流对撞,空气的爆鸣之声犹如雷震。

    

    强大的剑意,更是将司徒梵锁定。

    

    “可恶,这究竟是什么?”

    

    司徒梵脸上的血色还为散去,如今只是一招被破,他赶紧双臂一震,将剑意锁定震得粉碎。

    

    而后向后窜飞了出去。

    

    “千魔血河盾!”

    

    浑身再次升起血色的火焰,在身前凝成一面血红的盾牌,

    

    这千魔血河盾的凝实程度,远超之前老者的千魔盾,盾牌之大,笼罩了司徒梵身前数十丈方圆。

    

    “轰!”

    

    密密麻麻的雷霆带着星光轰落在血河盾上,那盾牌上,响起滋滋的灼烧之声。

    

    血红色火焰,这次再也无法抵挡雷霆的裁决了!

    

    血盾虽强,但也仅仅是抵挡了三个呼吸,便再次斩下。

    

    “什么!”

    

    血河盾这么快就被破,司徒梵大惊失色,但此时只能祭出符篆,试图消耗凌天的剑气。

    

    “砰砰!”

    

    符篆接二连三的被撕破,最后,还是斩在了正飞身后退的司徒梵后背之上。

    

    “噗!”

    

    一口鲜血喷出,千魔宗凝魄后期长老,就这样。

    

    被一剑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