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6章 此仇必报 !
    “陨落?”

    

    凌天一愣,难以置的盯着萧管事,却见他重重的点了点头,丝毫没有改口的意思,心中便是莫名的刺痛。

    

    “林叔,死了?”

    

    一时间,凌天只觉得呼吸不畅,脚下也是一晃,胸口出仿佛被压上了一块大石,喘不过气来。

    

    颓然坐在椅子上,凌天足足怔了盏茶时间。

    

    “咔嚓!”

    

    一声杀向,椅子直接被凌天一掌紫火震碎,碎木遍地,瞬间被紫霆火燃烧殆尽。

    

    “林叔怎么可能死?!”

    

    凌天不住的摇头,眼中含泪,一幕幕往日场景,浮现心头。

    

    “师侄身怀火种我虽不知道叫什么,但可以肯定你炼器天赋不错!但是,我却不能做你的接引师父!”

    

    “记住,在这外门,我千炼一脉虽不惹事,但绝不怕事!有我在,自不会委屈了你,若我不济,还有家师撑腰!”

    

    “这千叶弩的仿品,你拿着防身!”

    

    和煦笑容,无私的关切。

    

    林山在凌天心中,甚至比师父柳千炼,还要重要。

    

    那是他在紫云宗,除了柳依依外,第一个给过他无私帮助的人。

    

    虽然他没有拜林山为师,但凌天却早已将林山当师父看待。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一幕幕,在凌天的脑海中不停的闪烁,回放,仿佛一切都在眼前,但那个人,却已经不会在自己的世界中出现了。

    

    世间有很多事情,逝去就不会再来,在自己最弱小没有依靠的时候,站在自己旁边的人,是无法替代的。

    

    陨落?

    

    谁让你陨落,我就让他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凌天的指甲,深深的嵌入掌心之中,牙关都咬的吱吱作响。

    

    “蛮族,魔宗?杀我林叔的,是谁?!”

    

    凌天双目血红,狂怒嘶吼道。

    

    凌天满头黑发无风自动,身后披风,被元气鼓动,咧咧作响,双臂之上,紫霆火升腾,犹如凌天的怒火,想要燃烧所有。

    

    那冰冷的眼神,满是杀意,就是萧管事,也不敢与凌天对视。

    

    整个房间,都好似被怒火点燃,煞气掩盖不住,肆意蔓延。

    

    感受着凌天恐怖的杀气,萧管事心中骇然,感叹着凌天的气势,竟然比之前无回谷之时,还要强横。

    

    于是,他也连忙开口道:“伏击紫云宗者,是蛮族回鹘部落首领赤血,千魔宗司徒梵,还有天煞门厉无心!”

    

    “他们都是凝魄强者,紫云宗带队之人是木云峰主,如今也是身受重伤,险些陨落!”

    

    闻言,凌天目光一凝,乍看之下,眼中的血芒更胜,好似噬人。

    

    “赤血,司徒梵,厉无心!?好,很好!”

    

    凌天的声音平静,没有起伏波动,却让萧管事听的毛骨悚然,如坠冰窖。

    

    “没错!就是他们三个!”

    

    萧管事话音落下,凌天直接一掌拍下。

    

    轰的一声,身侧一张黑色石桌应声化成一堆齑粉,随风飘散。

    

    在一楼正挑选着宝贝的凌云等人,也是感觉到了整个楼阁都在颤动,以及那蔓延下来的煞气。

    

    面面相觑,知道事情不妙了!

    

    “人死不能复生,凌长老节哀顺变。敌方如今势大,我知道你报仇心切,但还是...”

    

    听到萧管事言中相劝之意,凌天豁然望来,盯着他道:“节哀顺变,敌方势大?我不管他是蛮族还是魔道,也不管他是凝魄还是金身,我只要为我林叔报仇雪恨!”

    

    “他们,都必须死!”

    

    杀气腾腾,萧管事闻言也是浑身寒彻,仿佛灵魂都被凌天的眼神冰冻,心神颤抖。

    

    从凌天的身上,他发现了不同以往的东西。那就是血腥之气。

    

    只有双手占满了鲜血的人,才会有如此恐怖的气息。

    

    这家伙,是杀了多少人?

    

    “萧某失言,凌长老莫怪。”萧管事连忙拱手,“萧某绝对支持凌长老,若有需要,在下绝对倾尽全力...”

    

    凌天紧闭着眼睛,周身元气乱颤,片刻之后,却被硬生生压制了下去。

    

    “一时失手,毁了云顶的房间。”凌天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萧管事,凌天有一事相求。”

    

    “凌长老不比见外,有什么要求,尽管说!”萧管事连声道。

    

    “我需要一艘云船!”

    

    ......

    

    星月交辉,如童话般美丽,深邃的夜海,仍具静谧。此时的夜空,如同绝美的女子,遮上了黑色的面纱,只露出璀璨的星眸。

    

    而那一抹璀璨的流光,却好似女子脸颊上滴落的泪。

    

    e。首ZD发

    

    一艘八翼云船,穿行在长天之上。

    

    紫铜鼎炉,焚香飘渺,幽幽的,在静室中缓缓流转,深沉和祥和。

    

    然而,就在这如此沉静的静室之中,只有一个简单的蒲团,蒲团上,一个白衣青年安然端坐,脸上如湖水般凝静无波,整个人如枯木盘坐,纹丝不动。

    

    然而,在白衣青年的丹田内,却已然是浊浪排空,惊涛怒吼。

    

    粘稠的元气被疯狂大力的扭动,形成九个漩涡,漩涡下上,是一团七色元灵之气凝成了光晕。漩涡旋转,鲸吞一般吸收着七色光晕的元灵之气,反补己身。

    

    而血脉之内,也如同长河奔流,滚滚无息,胸中的怒火,也在静坐的身躯中,汹涌澎湃,不可抑制。

    

    丹田之上,漩涡喷涌的灵气,已然要冲破空间,无边的愤怒之火,却要将凌天燃烧成灰烬,一股股杀意,凝冻着漩涡喷涌,始终不得稳定。

    

    若不是凌天强行施展太初经,漩涡早已崩溃。

    

    “林叔,此仇我凌天必报!”

    

    凌天的嘴中一声低喝,手中结印,太初经全力催动,丹田内九大漩涡狂暴式的旋转,那七色气团瞬间被吞下,整个塌陷。

    

    而漩涡之上,九道元气柱井喷向上,疯狂的向那高出狂喷而去。

    

    此时此刻,整个云船周围,都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天空中,无数的元灵之气被吸引过来,犹如万道霞光,于夜空中的一轮明月。

    

    木铁柱等人惊愕的从船舱中走出,抬手看向那最顶部的阁楼,见其内光芒亮如白昼,也是在心中惊诧不已。

    

    如此声势,实在恐怖!

    

    “轰!”

    

    无形结界壁垒形如虚设,顷刻间一举突破。

    

    万道灵气如雨一般落下,滋润气海。

    

    九道漩涡,也陡然间涨大一圈。

    

    扭动之力,更胜从前!

    

    辟泉中期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