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72章 杀你,只需片刻足矣!
    身后不远,木铁柱等人也催动鹫鹰全速跟随。

    

    “啸风关,蛮族,我凌天,来了!”

    

    ......

    

    铁蹄阵阵,轰隆如雷。

    

    晚霞若血,染红诸山。

    

    啸风关上的守军看着关外密密麻麻的蛮族大军奔腾而来,胆颤心惊。

    

    这次的蛮族大军,足有五千之多!

    

    “副镇,不好了!啸风关阵法无法开启,关门也不能关闭了!”

    

    啸风关副镇守凤尧提着一把剑站在关墙上,听到身后兵士的急报,也是惊怒。

    

    “你说什么?!”一把将那兵士抓了过来,凤尧怒吼道:“为什么会这样,不说清楚,我现在就杀了你!”

    

    啸风关险峻,依靠阵法易守难攻,但若是阵法没了,关内王庭兵士不过两千人。怎能和下面的蛮族大军抗衡。

    

    “是李镇守,他带走了阵法密匙,城门不知为何,也出现了故障,闭合不了!”那兵士已然被吓破了胆子。

    

    “李长春,又是你!”凤尧俊俏白皙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目眦欲裂:“我早就知道此人必反!”

    

    “可怜我啸风镇无辜凡人,就要被蛮族屠戮!我身为凤家子弟,有罪啊!”

    

    凤尧推开那兵士,拄着城墙,悲怆不已。

    

    “凤副,我们也赶紧撤吧,蛮族势大,我们肯本不是对手!”

    

    身后,一个辟泉中期的百夫长上前急道。

    

    蛮族的恐怖和残忍,他们是见识过的,这次蛮族声势浩大,不同以往,显然是要一举踏平啸风关,他们留下,只有死路一条。

    

    而且将会极为凄惨。

    

    “噗!”

    

    但就在这时,只见寒光一闪,那百夫长便睁着眼睛,脑门中央却出现一条细细的血线。

    

    而后裂成两半,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南唐将士,寸土必争,寸土必守护!谁若是再敢言逃,别怪我凤尧手中凤犀剑!”

    

    凤尧提着剑刃扫视左右,所有兵士都噤若寒蝉,不敢抬头。

    

    李长春不在,啸风关上没有人是辟泉巅峰修为的凤尧的对手,更何况,这凤尧出自云州凤家,在军中比之李长春的声望还要高。

    

    “那凤副,我们现在怎么办?蛮族马上就要杀到了...”

    

    凤尧提剑,直接掠下百米关墙。

    

    “战!身后就是我们南唐的疆域和子民,死战不退!”

    

    ......

    

    厮杀震天,血流满地。

    

    啸风关前,南唐兵士和蛮族厮杀在一起。

    

    兵刃相憾,元气爆鸣的声音响彻不绝。

    

    啸风关守军两千人,其中只有辟泉百夫长二十人,其余的,都是粹体兵士。

    

    而蛮族部落近乎倾巢而出,中阶蛮族身着青铜铠甲者,就有五十余,每一个,战斗都堪比人族辟泉武者。

    

    战况可想而知...

    

    看着自己的士兵一个个被蛮族撕成碎片,那死前的惊恐哀嚎,让凤尧双目氤氲着血泪。

    

    凤犀剑狂舞,剑气纵横。

    

    凤尧的战斗力极其强横,蛮族就算有着血脉之力加持,但也没有中阶蛮族能够抵挡。

    

    可他一个人,还不足以力挽狂澜,能做的,只有拼了命的去杀!

    

    “吼!”

    

    就在这时,南方天际陡然响起一声震颤山峦的怒吼,声浪如雷,惊诧人心。

    

    “吼吼吼..”

    

    于此同时,所有蛮族都振臂高呼,仰天嘶吼。

    

    青甲蛮族更是一个个激发血脉之力,战力暴涨。

    

    凤尧手持凤犀剑将一个狂化后的蛮族杀退,看向远方天际,顿时心中一沉。

    

    只见山峦之上,一个身背黑色羽翼,头生双角,手中提着一把偃月刀的蛮族徐徐飞来。

    

    看似不快,但翅膀扇动了几次,便是到了啸风关前。

    

    “伯坦部落大首领,蠓汏!”

    

    凤尧厌了口唾沫,心中绝望。

    

    伯坦部落是啸风关外最大的蛮族部落,部落一共三个首领,都是高阶蛮族,相当于人族凝魄强者,其中大首领蠓汏更是战力惊人,媲美凝魄后期。

    

    如今,这蠓汏亲临,南唐一方甚至无人能够御空而行,啸风关拿什么抵挡?

    

    lA正版首t发#i

    

    一时间,所有啸风关守军的心理防线都崩溃了。

    

    “蛮族勇士,踏平啸风关,杀光人族!”

    

    蠓汏长刀高举,一声令下,所有蛮族士兵士气如虹,顷刻间将人族守军的防线撕碎,冲到了关墙之下。

    

    啸风关没有了阵法保护,被踏平轻而易举。

    

    “蛮族,我日你祖宗!”

    

    撤回到城门处做最后抵抗的凤尧破口大骂。

    

    但他知道,一切都不过是徒劳。

    

    看着城墙下的兄弟一个个人首分离,血肉飞溅,凤尧拄着凤犀剑缓缓跪地。

    

    他绝望了...

    

    狼烟示警,援军最快也要一日之后才到。

    

    没有人能救他们。

    

    没有人能救啸风镇的子民。

    

    “犯我南唐者,灭!”

    

    就在这时,一声利喝突然从啸风关北响起,声音惊雷!

    

    于此同时,啸风关墙体震颤,沐浴金光,那些蛮族兵士手持兵刃,根本无法对墙体造成丁点损伤。

    

    “大阵!大阵启动了!”

    

    “难道是李镇守回来了?”

    

    兵士惊呼连连,凤尧也豁然抬头望向北方天际,却见到一道紫芒长空而来,而那紫光之后,则是上百只鹫鹰!

    

    紫光悬停在啸风关之上,凌天显出身形。

    

    手提紫殛剑,背后羽翼沐浴紫火。

    

    没有任何言语,凌空斩下道道剑气,纵横肆虐之间,城墙之下的蛮族无人能敌。

    

    木铁柱等人从鹫鹰之下掠下,手中玄钢锤声威赫赫,重若千钧,就是面对狂化后的中阶蛮族,也凛然不惧。

    

    “你是谁?!”

    

    蠓汏长刀直指凌天,虽然凌天御空能力是假借外物,但气势,却不输凝魄,诡异的很。

    

    “杀你的人!”

    

    凌天持剑而立,紫殛轻颤,紫色雷霆游走,滋滋作响。

    

    “杀我?区区辟泉蝼蚁,你也配?!”

    

    蠓汏怒火滔天,挥舞青金长刀杀向凌天。

    

    “杀你只需片刻,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