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5章 凌家后山的秘密
    “哦?连第一都不是它的对手,那这幻刺蜂排第几名啊?”凌天笑问道。

    

    “当然是没有名次啊,因为这幻刺蜂能够不断变异和进化,很难定位,而且本就稀少,早在万年前就灭绝了,所以奇虫榜就没收录它...”桃夭夭摊手道。

    

    “哦,原来还有这种事...”

    

    凌天点点头,若不是桃夭夭,他还真不知道这幻刺蜂竟如此厉害,奇虫榜第一都不是对手,那岂不是这一界的第一奇虫?

    

    而且这妖蜂本已灭绝,可在这凌家的矿洞之中又再次出现,难道是凌家祖上放置在这里的么?

    

    正胡思乱想着,矿洞已然到了尽头。

    

    “嗯?”

    

    凌天眉头顿时一蹙,轻疑一声。

    

    “怎么了?傻凌天你有什么发现?”桃夭夭道:“这里没有植物,我感应不到什么。”

    

    “只是觉得这里气息真的有些诡异,若隐若现,又有些熟悉...”

    

    嘀咕了一声,凌天直接上前,伸手按在洞内的石壁之上,这是矿洞开凿的最后位置。

    

    一连搜索了好几个位置,凌天终于在面向山腹的位置停下,眉头紧蹙,周身的气势震荡,体内的万千剑影在石壁内疯狂游走。

    

    足足一刻钟,凌天才收回手臂。

    

    但脸上却越发凝重起来。

    

    “是发现了什么宝藏么?”桃夭夭低头看向凌天的眼睛问道。

    

    凌天摇摇头,“宝藏没有,阵法倒是发现了一座...”

    

    “阵法?”桃夭夭歪着脑袋:“这种地方还有阵法?”

    

    “嗯。”

    

    “那你赶紧破啊,还有什么阵法能难得到你啊?”

    

    凌天也是摊手,无奈道:“阵法太远了,中间都是这石壁隔着,你让我怎么破,就算能破掉了,我们也进不去啊,除非挖一条通道进去...”

    

    但凌天知道这是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完成的,那阵法距离这道石壁至少有百丈之远。

    

    “挖通道...你确定这中间只是石壁没有其他的阵法了?”桃夭夭突然问道。

    

    “嗯,确实没有...”

    

    桃夭夭从凌天头上飞下来,在他眼前叉腰大笑道:“哈哈哈,看来还得本小姐出马,挖石头而已,很容易呢嘛!”

    

    说着,桃夭夭钻进凌天胸前的桃核,不一会,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被扔了出来,虽然桃夭夭也钻出来,拍拍手道:“喂,你再跟本小姐装死,信不信我扎你!”

    

    那滚落在地上的黑球顿时一个颤抖,密密麻麻的漆黑藤条伸了出来,不住的对桃夭夭磕头求饶。样子滑稽极了。

    

    凌天一脸黑线,“这是,是那个鬼藤?长这么大了..”

    

    虽然和原本的那个蛋不太一样,但是凌天还是认了出来。这鬼藤如今已然有脸盆那么大了。

    

    “没错啊,本小姐养着它,哪有长不大的道理嘛!”

    

    桃夭夭指了指前方石壁,命令道:“去,赶紧给我挖出一条通道出来,不许偷懒!否则我还扎你!”

    

    那鬼藤吓的藤蔓都在颤抖,闻言赶紧贴在石壁上,上百条金属一般的漆黑藤蔓蔓延开来疯狂挖掘,碎石翻飞之间,一个一人高的通道雏形就出现在了石壁之上。

    

    见鬼疼挖掘神速,凌天也不禁啧啧称奇,暗道这鬼藤不愧是盗墓的祖师爷啊,太强了!

    

    尽管鬼藤的挖掘速度惊人,但还是到了第二天清晨,鬼藤这才将通道彻底挖通。

    

    走过狭小的通道,凌天也终于在一个宽畅的空间内,见到了那个他感应到过的阵法。

    

    “额,这阵法看起来好像有点奇怪....”桃夭夭蹙眉。

    

    凌天:“哪里奇怪?”

    

    “你看,这阵法时而像是三才巨门阵,一会有变成了四象金光阵,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啊...”

    

    “呵呵,无所谓,管他是什么阵法,在我剑影之下,它都是要被破的!”

    

    凌天笑了一声,直接伸手放在前方光芒变幻的阵法上,万千剑影涌入,开始破阵。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凌天脸上的笑意却是渐渐的没了。

    

    这阵法确实诡异,尽管剑影的破阵能力极强,但眼前的这阵法却好似不断变换,往往刚破解一道,另一道又直接生成,倒是凌天破阵良久,进展却很不乐观。

    

    更。新最$快上E

    

    “不行...”

    

    最后,凌天无奈叹息一声,将手收了回来。

    

    看着眼前这高达三丈的巨门似的禁制,凌天抱臂沉思。

    

    这是他的‘万能钥匙’第一次遭遇滑铁卢。

    

    而且凌天感觉前所未有的无力,眼前的这座阵法,虽然他的剑影能够破开,但是这个时间可能是一个月,三个月,或者是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这时间,凌天还浪费不起。

    

    凌天回身,发现桃夭夭还在紧盯着阵法猛瞧,呆呆萌萌的,让凌天也忍俊不禁。

    

    “怎么,又看出来什么了?”

    

    桃夭夭撇撇嘴,大眼睛转了转,“还别说,真被我看出来点门道,这玩意好像是活的?”

    

    “活的,什么活的,你别危言耸听成不?”凌天横了一眼桃夭夭。这阵法虽然诡异,但凌天可没有感应到周围有什么活的东西。

    

    “哎呀,我的意思是,这阵法的变换就好像有智慧一样,或者说,它后面有东西操控,不断的阻止你破阵!”

    

    “嗯,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这种感觉...”凌天点头,“那,这阵法该如何破?”

    

    硬着头皮破阵的办法实在太笨了。

    

    “想要破这阵法,用蛮力绝对不行。我们需要一把钥匙...”桃夭夭沉声道:“一把原配的钥匙,才行...”

    

    “钥匙...”

    

    凌天抱着手臂退后了几步,他就是不服输的性子,如今这阵法让他焦头烂额,不破开它,心中便不是滋味。

    

    “钥匙,去哪找钥匙呢...”

    

    抱臂沉吟了片刻,凌天心中一动,将那张残破的地图掏了出来。

    

    目前,只有这张地图,和这里的阵法可能有关系了。

    

    将地图贴在阵法之上,阵法雄浑的能量倒是没有将这地图瞬间扯碎,但也没有任何其他的反应。

    

    没用。

    

    将地图翻来覆去的看了几十遍,可除了上面画着的山川河流外,就只有那两个红点了。但也不能当破阵的钥匙来用啊!

    

    “等等,红点...”

    

    突然,凌天心中一动,这张地图上记载的两个地点,一个是如今凌家后山,另一处,就是无回谷。那么眼前这阵法的钥匙,会不会和无回谷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