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62章 首席符师 灵盾符篆【感谢chen老板解封】
    又是全力一击!

    

    暗夜的气息诡异,但威压却比凝魄初期强横的多!

    

    左右两大凝魄强者同时全力攻击,而目标却是一个修为只有辟泉中期的武者,怎能有生还的道理?

    

    一时间,凌天身后的凌云和凌霄儿都是脸色大变,如此强绝的攻击仿佛天崩地裂,让人绝望。

    

    “呵呵呵,凌天,敬酒不吃你吃罚酒,这就是你挑衅我的代价!死吧,你死之后我会灭了你凌家,而后远走高飞,小小一个紫云宗,又能奈我何?”

    

    萧万财怨毒无比的看着被夹击之中的站立着的凌天,脑海里,已然开始了复仇的计划,他要将凌天带给他的耻辱,千百倍的还回去!

    

    而此时处于风暴中心的凌天,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两大强者的联手合击,已然超过他之前所有面临过的挑战。生死,就在这一瞬。

    

    “呵呵,想杀我,没那么容易!”

    

    凌天冷哼一声,双手之上紫霆火焰瞬间暴起,手指向前伸出,一个疯狂旋转的气旋凭空形成,紫火融入其中,前后凝成两道璀璨华丽的手指,向李长春的枪芒爆射而去!

    

    与此同时,凌天凛然回身,先是一道手臂粗细的裂神剑刺向暗夜,而后体内元气疯狂涌入憾云棍。

    

    两座巨力阵法被催动到了极致,崩天一般,朝着暗夜轰然砸落!

    

    “啊!”

    

    裂神剑的速度最快,暗夜在第一时间就觉察到了一丝异样,可不等他反应,便觉得脑海犹如遭利剑瞬间贯穿一般,剧痛无比。

    

    如此一来,他轰出的一拳声势骤减,整个人更是身形一滞。

    

    “伏虎!”

    

    $B

    

    就在此刻,凌天全力一击的伏魔棍法第一杀招已然落下,顷刻间就将暗夜的拳势击溃,轰落黑袍之上。

    

    “噗!”

    

    全力施展的伏魔棍法在憾云棍双巨力阵法加持下的力量何其恐怖,完全媲美凝魄中期强者的一击,在暗夜被裂神剑刺伤的情况下,根本无法防御,硬生生承受这一击伏虎。

    

    骨裂的声音咔嚓作响,暗夜吐出一口青黑的血液飞了出去。

    

    “嘭!”

    

    而于此同时,凌天身后的血泊枪突破了两道纯阳指的封锁,带着三成的威力落在凌天的后背之上。

    

    “唔...”

    

    巨力透体,凌天的五脏六腑瞬间错位,一股腥咸涌向喉咙,却被凌天生生的咽下,没有喷出来。

    

    他还真的小瞧了李长春的这一全力杀招,两道纯阳指都没有拦下!

    

    在如此危机的情况之下,凌天一心二用以一敌二,只能祭出两道纯阳指。

    

    “嗯?!”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众人只看到了在前后一血一黑两道光芒的夹击之中,紫芒和金光交织闪耀,那一刻,所有人的都被那裂山断河一般的气势压的睁不开眼睛。

    

    等烟尘散尽,第一个响起的声音,却是李长春的惊疑。

    

    他的神念一直锁定着凌天,在凌天那两道紫火雷指向自己爆射而来时,他便心中一惊,但是却没想到,这两道手指竟然真的抵消了自己血枪大半的力量!

    

    浴血破,是他所修灵阶枪法破血枪的最后一击杀招,纵横沙场多年,这一样帮李长春不知道杀了多少敌人。

    

    可如今,却仅仅是伤到了凌天而已!

    

    而更让他难以置信的是,凌天不但在自己和暗夜联手之下不死,更是一棍重伤暗夜!

    

    此子,莫非真的是个妖孽不成!

    

    “暗夜!”

    

    最惊恐不已的,还是萧万财,凌天能在两大强者的联手之下不死,这简直难以置信!

    

    他飞奔过去将重伤的暗夜扶起,看着暗夜胸前的黑袍破碎开了一个大口字,其内青黑的的皮肤已然崩裂,露出了里面段段碎裂的黑色骨骼,而暗夜更是气息萎靡,已然昏死过去。

    

    全盛的裂神剑先是将他的意海重创,在憾云棍的重击之下,他虽依靠黑袍的防御和强横的身躯而不死,但也失去了再战之力。

    

    见此,萧万财心中的恐惧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

    

    暗夜的战力有多强,没有人比他清楚!

    

    “咳咳,李镇守,你这一枪,尚可!”

    

    凌天从地上爬起,抹掉嘴角的鲜血,仍旧站在那里。

    

    而这评价,不是赞美,而是赤裸裸的嘲讽。

    

    自己的全力一击,竟被一个小辈只评价为尚可。李长春怒不可遏。

    

    “凌天,真觉得你接下本镇守一招,就能逃过一死么。我看你能下几招!”

    

    话音落下,李长春手中枪芒再次暴血,冲掠而来。

    

    凌天虽然不死,但是体内元气已然耗损近半,气势不复之前,而李长春身为凝魄中期巅峰,气海元气的雄厚还是凌天无法比拟的。

    

    “李镇守,我凌天生死与否,你还真说的不算!”

    

    然后,李长春的血枪还未到,就见到凌天手中飘起一张灵光湛湛的符篆,在手掌间徐徐转动。

    

    这灵符,凌天得自城主府秦海之后,可以抵挡凝魄境界强者的最强一击。

    

    他一直没有舍得用,如今却是不掏出来不行了。

    

    “墨玄子的灵盾符!”

    

    在见到凌天手中的符篆之后,李长春便陡然停下。

    

    他万万没想到,凌天身上还有此等符篆宝贝。

    

    要知道,墨玄子乃是岭南城主府的首席符师,在整个云州,都有极高的声望,甚至有传言,墨玄子的修为已然踏入了法相境界,深不可测!

    

    而他绘制的符篆,是各宗门世家争相珍藏的宝贝,有价无市。

    

    李长春知道,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短时间内击破这道灵盾符的防御。

    

    也就是说,他奈何不得眼前的这个小辈。

    

    “我们走!挡我者,死!”

    

    凌天悬着灵盾符,带着凌云和谭家人,向后退去。

    

    所过之处,围拢在周围的武者,都不由得让开了一条道路。

    

    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们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