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30章 半步刀意vs万千剑意【感谢小飞的解封】
    “可恶!这都是什么鬼东西!”

    

    杜金铭快要疯了,虽然他有能力再施展两次金元掌,但也绝对无法抗衡凌天的纯阳指!

    

    顾不上许多,他飞快的掏出五张极品玄阶防御符篆扔了出去,而后再一次龟缩在流金盾之后。

    

    看正版章$(节t上:Er

    

    不能力敌,只能倾尽全力防守了。

    

    纯阳指速度何其之快。

    

    雷火轰鸣,瞬息便至!

    

    五道极品防御符篆凝成的光盾将第一道纯阳指中和,但后两道还是落在了流金盾之上。

    

    盾牌之上的层层金光屏障能够抵挡一根纯阳指,但却无法承受两根同时攻击,那些金光几乎在瞬间就破碎了。

    

    一时间,纯阳指直接轰击在流金盾面之上,犹如千钧巨力,让盾牌出现数道裂纹,雷火恐怖的高温,更是让持盾的杜金铭惨叫一声,直接脱手,整人炮弹一般飞了出去。

    

    “哗!”

    

    狂暴的元气散尽,整座赤山之下,在短暂的寂静之后,陡然哗声大起。

    

    所有人看着那跌落在地的杜金铭,和仍旧淡然站立的凌天,一时间,有些不敢去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们知道凌天强,那一指武技,也的确强横无比。但却万万没有想到,凌天竟然能够连续施展四次纯阳指!

    

    这得需要多么雄厚的元气,才能做到啊!

    

    而且看着一身白衣的凌天站在那里,黑发飞扬,面色如常,哪有一丝元气大损的模样?

    

    “这凌天,是真的强!看来,我也要认真对待了。”季烈猛然攥紧了拳头,拳头表面,一层鲜艳的火色,徐徐燃烧着。

    

    萧出尘怔怔的看着那道背影,此时,她才突然觉得,知道身影,是多么的有魅力。

    

    “不,这不可能。他怎么会这么强。我萧出尘当初怎么会看错眼?”

    

    她拼命的在心中否定着,她没办法接受,一个当初百般瞧不起的人,如今却是让自己只能去仰望。

    

    “嘿嘿,姐,天哥是真强啊,看来,我也得努力了,不然就要被天哥超过了。”秦邵阳抱臂笑道。

    

    秦明月飞了一个白眼,“你?你也就斗鸡跑马比过他...”

    

    “姐?没你这么黑自己弟弟的吧,等我回去把那机缘消化一番,到时候嘿嘿,我和天哥去云州耍上一耍,让那群眼高于顶的家伙见识见识,我岭南子弟的厉害!”说道最后,秦邵阳真的没有了嬉笑之色,眼中也是被战意取代。

    

    “云州么?”秦明月面甲下的鲜红嘴角弯起,“我也是突然,想回去看看了呢...”

    

    “咳咳...”

    

    跌落在地杜金铭剧烈的咳了两声,他在最后关头果断舍弃了流金盾,并没有被纯阳指直接命中,所以没有收到重创,只是被震的气血翻腾而已。

    

    可他却突然像是想到了社么,陡然从地上翻身而起。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被震退...”

    

    嘴里不住低语着,杜金铭没办法相信自己最终竟会落了下风!

    

    甚至那远处的流金盾,都已然满是裂纹!

    

    伪灵器,与灵器最大的区别,一是材料,二是阵法。伪灵器的阵法说白了就是伪的,在受到超越承受极限的力量冲击后,就会被击溃,从而阵法崩碎,品阶掉落。

    

    这流金盾,如今就是被凌天的三次纯阳指,直接将御气阵给打散了!

    

    虽然流金盾的品阶不过是伪灵器中的下品,但那可是用来防御的盾啊!

    

    这纯阳指,到底是都多么强悍?

    

    “我不信!”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议论之身,更是让他脸如火绕,涨红一片。

    

    杜金铭举起手中七星金钺刀,直指凌天,“凌天,敢不敢和我真刀真剑的战上一次,我手中刀,定斩你!”

    

    “呵呵。”

    

    凌天紫殛剑已入鞘低垂,但剑鞘之上仍旧电芒游走不停。他微微一笑,“我说过了,你尽管来,我一并接下。”

    

    “世间竟然有你这等狂妄之人,看刀!”

    

    杜金铭的七星金钺刀闪过点点星光,刀上寒芒凌厉,锋锐无比,这把刀,确实是一把杀伐宝刀。

    

    而宝刀在手,杜金铭的气势也瞬间抬起,气质一变,信心大增。

    

    在冲掠之间,杜金铭吞下一粒丹药,浑身更是暴起道道金光,元气威压赫然再次猛提,距离凝魄初期,也不过一线之隔!

    

    哗!

    

    金钺刀刀影漫漫,一道金灿灿的剑气摧枯拉朽的斩向凌天。

    

    “斩金刀法!”

    

    “这杜金铭竟然在这时候用龙虎丹强提修为,杜家顶级刀法也施展出来了,而且貌似他触摸到了刀意的门槛!”

    

    “没错,这一刀半步刀意,杀伐凌厉,这下凌天要惨了,刀法才是杜金铭的杀手锏!”

    

    不过,就在众人惊叹杜金铭的强横,还未来及收回自己的话时,就听到一声噼啪炸响。

    

    锵!

    

    如有奔雷滚乍起,青紫雷光在空气凭空出现,紫殛剑猛然出鞘。

    

    凌天也是动了!

    

    紫殛剑出鞘的瞬间,凌天体内的十万剑影凝成剑意,便陡然爆发,向着紫殛剑疯狂凝聚,一股凛然的气势,也从凌天身上爆发。

    

    如果说,凌天之前还淡若轻风,那么如今,就犹如滚雷欲落,天地仿佛都变了颜色。

    

    那半步刀意,锋锐无比的刀气还未到到达巅峰。

    

    “奔雷裂地!”

    

    就见到凌天猛然一劈,一道璀璨的雷芒剑气便奔腾而出,在十丈之外,就将杜金铭的刀气,轰了个粉碎!

    

    只是一道奔雷裂地,在万千剑意和紫殛剑的加持下,就爆发出了如此强横的力量。

    

    “该死,难道这紫殛剑真的这么强,我的半步刀意都没有办法?”

    

    见到自己的刀气被破,杜金铭怎能心甘,此时他的身形已然冲了上来,既然刀气不能建功,他就用精湛的刀法,彻底压制凌天!

    

    金光呼啸,有龙虎之威赫!

    

    不得不说,杜金铭的刀法,配的上一个绝字!

    

    这斩金刀法位列灵阶中品,乃是杜家的顶级刀法,和杜金铭的六品武魂相得益彰,而他又师从云州刀法宗师‘狂刀将军’鱼千刃,学得刀法精髓,在云州小辈中,也颇有名气。

    

    但尽管如此,杜金铭的刀法,也只是值得凌天施展惊雷剑经,仅此而已。

    

    滋滋!

    

    凌天剑若惊鸿,如雷龙游走,横行无忌,紫殛剑在他的手中,舞起一道道璀璨的光华,和杜金铭的七星刀战在一团。

    

    惊雷剑经已然被凌天炼到了炉火纯青的大成程度,剑法本身就高于斩金刀法,而凌天又心怀剑意,在武技对拼之上,不落下风!

    

    各种惊艳的出手,信手捏拈来,如行云流水,如羚羊挂角,无懈可击。

    

    此时,所有人都是彻底被山下那战成一团,僵持不下的场景惊呆了。

    

    看着那雷芒和金光撕扯和交织,体会到了这等程度的对战是多么的恐怖。

    

    太可怕了,杜金铭本来表现的半步刀意就已经惊人,但凌天紫剑之上那清晰可见的剑意,更是让人惊骇!

    

    一个如此年轻的小辈,竟然对剑道的领悟如此之深,怎能不令人瞠目结舌呢。

    

    这让杜金铭引以为傲的半步刀意,变得不值一提。

    

    他的刀不差。

    

    他的元气已然到了极致。

    

    刀劲强横。

    

    但又如何?

    

    杜金铭心中直欲吐血,他的每一刀势大力沉,可凌天的剑看似凌厉,却有着诡异的吸力,将他的巨力卸去大半,有力使不上,犹如打在棉花上,而且一道道酥麻还从刀身之上传来,让他气闷到了极点。

    

    反观凌天,对方堪比凝魄的雄浑元气和金系刀法的凌厉,其实也有威胁,要不是紫殛剑品质感觉,要不是体内剑意涌动,凌天也不至于僵直如此之久。

    

    转眼之间,两人便斗了一百多招,看的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该结束了!”

    

    凌天剑法诡异,杜金铭已然失去了再继续下去的想法,金钺刀一震,便是拉开两人的距离。

    

    “凌天,你以为和我过手百招,就强的过我?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送你上路!”

    

    杜金铭早已羞怒到极点,散乱的黑发无风自动,身上的波动到了极致,举起金钺刀,金芒绽放,斩金刀法的最后杀招,就要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