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5章 一人之力横扫 大战将临!【高潮来临】
    “哼,秦明月,秦邵阳,你们没有想过还有今天吧!怪就怪你那个自以为是的城主父亲,他灭我鬼灵门的那天,你们就注定得死!”

    

    “还有,别以为我不知道,我鬼灵门宝物封魔鉴就在你们手上。现在交出来,我就让你们死的痛快点,不然...呵呵,你们可就要有罪受了!”

    

    在距离中心赤山不过百里的一处丘陵盆地中,十数名辟泉后期武者将那盆地中央的四人团团围住。眼中都是涌动着无尽的怨毒和杀意。

    

    说话之人,正是这群武者之首,他们此时都换成了清一色的黑袍,周身魔气翻滚,气势强横,眼中满是淫邪之意。

    

    被围的四人中,秦邵阳一人提剑拦在前面,身后的是三个女子,秦明月和一身红衣的林焱焱正在其中,另外一个,则是曾被凌天从杜家手下救下的落花宗女弟子叶宝儿。

    

    秦邵阳面沉如水,不负之前的放荡不羁,眼中死死的盯着那说话之人。

    

    他和秦明月没有找到失踪的凌天,只能按照原计划行动,可就在这时限的最后阶段,却被十几个混进无回谷的鬼灵门武者围攻,他们和中途加入的林焱焱以及叶宝儿联手厮杀,虽然灭杀了几人,可还是被围困在了这里。

    

    他和秦明月身上都有保命的手段,本是能逃的,但如今却不能抛弃林焱焱和叶宝儿。

    

    “罗然,没想到你这个鬼灵门余孽竟然真的逃过一劫,但想杀我们,得看小爷我手里的剑,答应不答应了!”

    

    秦邵阳不怕死,但确实顾忌他身后的三女。

    

    至于对方口中的鬼灵门宝物封魔鉴,他和秦明月,早已将那机缘拿到手了。

    

    “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罗然也是忍耐到了极限,脸色瞬间如冰,手中黑雾弥漫,化作一只利爪,就要杀来。

    

    “哼,你想要封魔鉴,给你便是了!”

    

    这时,秦明月面甲下的嘴角弯起一个极美的弧度,手中一闪,出现一个金色的令牌,而后猛然一甩,那封魔鉴便化作一道金光,爆射而出。

    

    “先拿封魔鉴!”

    

    罗然大喝一声,招呼左右鬼灵门武者瞬间行动,向那封魔鉴追了过去。

    

    但就在鬼灵门众人即将追上封魔鉴那道金光之时,一个身着青衫的身影却突然从丘陵之后飞掠而出,在那金光之前,将封魔鉴抓在了手中,反手收了起来。

    

    “你是何人!”

    

    “大胆,竟敢夺我鬼灵门宝物,找死!”

    

    “不过是辟泉初期的废物,杀了他!”

    

    追上来的足有五名鬼灵门武者,此时尽皆怒喝连连,不由分说,纷纷出手,各种武技向那青衫武者轰落。

    

    这五人全都是辟泉后期境界,实力强悍,此时怒极而动,全都是杀招。武技携带着的元气威压,如同惊涛骇浪,席卷而去。

    

    “滚!”

    

    那青衫武者冷哼一声,抡起手中银棍,一道雄浑的力量猛然鼓荡,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凝成数十丈长的棍棒虚影,瞬间向那五人横扫而去。

    

    “轰!”

    

    震岳棍的巨力阵法何其强大,蛮横而纯粹的对撼,爆发出震天巨响,而那鬼灵门的五名武者,在瞬间就被反震而出,跌落下丘陵,眼中更是露出惊骇之色。

    

    他们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一个只有辟泉初期的武者,竟然能够将他们震退,那银棍爆发出来的力量,更是让他们手臂尽皆碎裂!

    

    唰!

    

    可那青衫武者却没有罢手,冷眼望来,便是五道钉子一般的神念攻击爆射而出。

    

    啊!啊!啊!啊!

    

    顿时,那五名鬼灵门武者意海犹如钉扎,尽皆重创,脸色狰狞扭曲,抱头哀嚎不止。

    

    “凝魄武者!”

    

    那罗然见此也是不由得惊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从青衫武者出现,用砸落银棍,再到用神念攻击重创五名辟泉后期武者,整个过程不过用了数个呼吸而已!

    

    这等恐怖战力,似乎只有凝魄境界的高手才能够做到。

    

    但是,这里可是无回谷啊!

    

    眼看着大仇就要得报,宗门圣物就要失而复得,可半途竟然杀出来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怎能不让罗然惊怒。

    

    “这位朋友,你和我鬼灵门无冤无仇,何必搀和进来,若你交出封魔鉴退出,我愿意将这几人的储物戒指双手奉上,否则,别怪我们鱼死网破!”

    

    仅仅是思量了片刻,罗然心中便有所判断,此时对方就算能够施展堪比凝魄的强横战力,但也绝对是借助外力,无法再次施展。

    

    所以,他软硬兼施,想要惊退对方。

    

    “就凭你,还不配。”

    

    可那青衫武者并不买账,等罗然的声音落下,他眼中便是闪过一道锋锐光芒,一道剑型神念攻击瞬间凝聚而成,爆发而出。

    

    “什么!”

    

    罗然惊呼一声,可还是早有准备,只见他掏出一只漆黑小钟,挡在眼前。

    

    “铛!”

    

    一道钟鸣震响,罗然虽然没有被神念攻击重创意海,可还是被震退了出去,而手中的小种也碎裂成了渣滓。

    

    “嗯?!”

    

    青衫武者见自己的神念攻击没有奏效,也是疑惑一声,但还是冲了上去,手中银棍凌空便砸,犹如巨石压下。

    

    “可恶!”

    

    罗然惊惧不已,强忍着脑中剧痛,双手舞动,便在自己身前,用黑雾鬼影凝成一面盾牌。

    

    “嘭!”

    

    银棍砸落,便被接下,而那黑雾只是不住震荡,却没有消散。

    

    “哈哈,我鬼灵门秘法游魂盾,你能奈我何?!”罗然见此,也是在盾后猖狂大笑。

    

    青衫武者此时也是恼怒起来,提起手中银棍,疯狂的砸下。

    

    “一棍不行,我就十棍,十棍不行,我就百棍!”

    

    青衫武者的想法极其简单,那就是用疾风骤雨般的攻势,彻底碾碎那游魂盾的坚韧。

    

    嘭嘭嘭!

    

    连续的闷响不断,场面极其震撼,青衫武者手中银棍每砸一下,都好似被雄浑巨力加持,一棍快似一棍,一棍重似一棍!

    

    砸的罗然心惊胆寒!

    

    砸的游魂盾颤抖不已!

    

    感觉身前的游魂盾已然要被击溃,而对方的力量却好似用之不竭,罗然不由的戾喝道:“我等和你并不仇怨!为何如此针对我鬼灵门!”

    

    “无仇?”

    

    青衫武者冷笑一声,“你鬼灵门少主就是死在我的手中,你说有没有仇!”

    

    “你说什么?!罗森是你杀的!”罗然顿时一愣,瞪眼看着青衫武者。

    

    “去阴曹地府问他吧!”

    

    青衫武者却不想多说,猛然用力,将已然薄弱到极限的游魂盾一棍砸灭。

    

    “噗!”

    

    罗森正要继续和青衫武者周旋,却见到一抹青紫雷光从还未幻灭的黑雾之中闪烁进来,斩灭游魂黑雾的同时,噗的一声,贯透了自己的前胸。

    

    看着那半截剑身上闪着雷芒的阵法图腾,罗然嘴里吐着鲜血怔道:“紫...紫殛剑!你,你是紫云宗凌天!”

    

    “没错,就是我!”

    

    青衫武者冷哼一声,手中一颤,紫殛剑阵法剧烈颤动,剑气骤然爆发,将罗然炸的四分五裂,就是那血肉都被雷芒打成齑粉。

    

    罗然不弱,但也仅仅是比燕无忌强上一筹而已,只配他出一剑。

    

    凌天提剑回身,和秦邵阳等人一起,将剩余的鬼灵门武者一并灭杀。

    

    “天哥!真的是你么!”

    

    秦邵阳带着秦明月三女从后面迎了上来,此时凌天还处于易容状态。

    

    “呵呵,当然是我。”

    

    凌天还剑入鞘,勾起嘴角笑道。

    

    “凌天,你....你怎么会变的这么强。”林焱焱看着凌天,就好似一把已然出鞘的利剑,锋锐冲天。

    

    “我何时弱过?”

    

    秦明月捧着月琴走上来,担忧道:“凌天,据说在中心赤山的入口,杜金铭已然带着杜家子弟将上山之路封锁,只等你紫云宗弟子上去,便直接打压!”

    

    “杜金铭!”

    

    ◎^

    

    凌天看向远处高耸云天的赤山,目光微凝。

    

    他要找的,也正是那杜金铭!

    

    无回谷一行,紫云宗和杜家注定不死不休!

    

    既然如此,凌天也不准备在继续保留,他要将全部实力爆发出来,以他如今的战斗力,无惧任何凝魄以下,若底牌尽出,就是凝魄武者,他也有信心与之一战!

    

    他要战,战的杜家胆颤心寒,战的杜家心服口服!

    

    这一战,他要锋芒毕露!

    

    这一战,他要名扬岭南!

    

    凌天眼中战意愈盛,到了极致,胸腔内额热血都因为战意涌动而沸腾起来!

    

    他一头的黑发随风而动,身上的青袍猎猎作响,一股强横的气势,从体内轰然爆发。

    

    “杜家,让我来给你们个大大的惊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