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23章 凌天截道 诛杀燕无忌!【感谢摩天轮解封】
    距离闭谷已然只剩下两日,各宗门世家弟子都开始朝着中心山脉进发。在一处碗型山巅之顶,滚滚的热流冲天而起,山口之内,则是一汪火色,如同火焰凝聚的天池。

    

    然就,就在这样恶劣的火池之上,却似乎有一人盘膝坐在中央的一处岩石之上,不但不畏惧火焰灼烧,反而是那火焰犹如被牵引一般,源源不断的向他凝聚而去。

    

    在这人背后,更是有一只赤色的火鸟虚影,将他包裹,若隐若现。

    

    “唉,时间这么快就到了。”

    

    这时,一道叹息之声从那虚影之中传出,而后火鸟虚影被直接震散,露出其中一个面色红润,身着火色长衫的刚毅男子,他看了一眼脚下的火池,惋惜低语:“可惜了,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处地肺火池,若是再给我半月时间,等能一举将火烈鸟进化到六品境界!”

    

    “罢了,先出去再说!”他看向天边那坐赤色山峰,微微笑道:“呵呵,这次就让你们斗得你死我活,等我季烈拥有了六品炽雀武魂,我焰间阁定不再看你等眼色!”

    

    ......

    

    “你,难道是在拦我等去路?”

    

    岭南张家家主嫡孙张太冲领着身后十几个张家子弟,冷眼看向前方那扛着银棍靠在树上的身影。

    

    虽然对方散发出来的气息只有辟泉初期,但却让张太冲隐隐感到莫名忌惮。

    

    “《

    

    “呵呵,你不用管我是谁,把你手里的鬼面花留下!我放你们所有人走!”

    

    那身影抬起那张蜡黄的脸,弯起嘴角淡淡笑道,似乎是在笑谈。

    

    “鬼面花?”

    

    张太冲还未来得及愤怒,就被惊讶所取代,他张家势力不及杜家,但在岭南也是能够排上前三,如今他人多势众,断然不会被人单枪匹马的要挟,否则颜面何存?

    

    但凌天竟然直接索要鬼面花,就让他不得不惊讶了!

    

    因为此时他的储物戒指中,就真的有一朵三品灵药鬼面花!

    

    但对方是如何得知?

    

    “没错,别说我欺负你,你手里除了鬼面花,还有一根清心竹,我给你留一个。”

    

    张家子弟闻言,尽皆怒眼圆睁,群情激愤,就等着张太冲下令,便冲过去将凌天当场轰杀。

    

    就在张太冲犹豫未决之时,一声大笑却是从凌天身后的方向传来。

    

    “哈哈哈!张太冲,就你这怂包样子,张家再过百年也都是废物!”

    

    唰唰唰。

    

    话音过后,三道身影呈品字形飞掠上来,待其站定,众人发现这三人皆是身着玄色软甲,修为也都是辟泉后期。

    

    三人,赫然是杜家武者!

    

    那为首一人,嘲弄的眼神从张太冲身上收回,面色冷酷的看向凌天,不屑道:“小子,这无回谷不允许你撒野,留下储物袋和那根棍子,然后滚,否则...”

    

    还未等那杜家武者放完狠话,凌天就森严一眼望去,裂神剑瞬间激射而过!

    

    “啊!”

    

    一声惊恐惨叫,双目瞬间血红,口中更是一口鲜血喷出,在他的惊惧的眼神中,凌天肩膀上的银棍轰然落下!

    

    “轰!”

    

    震岳棍携带者雄浑的气流,宛如幻化成的数十丈大小,巨力之下,那杜家武者在瞬间就被砸入土中,灭杀了。

    

    嘭嘭!

    

    凌天窜上前去,一左一右,棍如银龙翻滚,那两个怔立在原地的杜家武者,也被凌天抽飞了出去,砸落在地,没了生息。

    

    “鬼面花给我!否则,死!”

    

    从凌天出手,到收棍而立,不过短短三个呼吸!

    

    “好强大的力量...”

    

    张太冲心中咚咚跳着,完全被凌天的气势所摄,当即从戒指中掏出一朵漆黑的灵药花朵,扔了过去。

    

    “哼。”

    

    凌天将那鬼面花以及杜家子弟的储物袋收入手中,冷哼一声,身上一震,便窜上了树尖,远去了。

    

    身后,那群方才还愤怒不已的张家子弟,此时眼中却满是惊恐之色,无人敢上前拦截,片刻之后,便跟着张太冲灰溜溜的走了。

    

    密林之上。

    

    飞掠中的凌天不禁露出一抹笑意,一路上,他在赶路的同时,在桃夭夭的指引下,截获了五株三品灵药,都是从世家手中得来的。

    

    其中更是有不长眼的,试图欺凌天修为弱小,但都被凌天手中的震岳棍灭杀。虽然没有武技,但震岳棍乃伪灵器,在巨力阵法加持下力量极大,在配以裂神剑,瞬间爆发出来的强横力量,等闲辟泉后期,根本无法阻挡!

    

    若是对方人多,凌天便索性一击纯阳指送上,周围就清静了。

    

    如今,凌天手中的三品灵药已然多达二十株,如果可以不暴露金葵花籽的情况下,凌天自然不愿意将其拿出。

    

    半日后。

    

    赶路中的凌天眉头微微一蹙,他感应到了数道熟悉的气息,正是紫云宗弟子。

    

    同门弟子不能不管,凌天窜入密林之中,向着那气息的方向疾驰而去。

    

    不过片刻,收敛了气息的凌天便停在了一座山崖之顶,下面是一片开阔地,此时五名百草峰女弟子血染裙衫,惊怒不已的提剑飞逃,而她们的身后不远,则是一个手中提着染血阔剑的壮硕男子紧追不舍。

    

    “紫菀,你去缠住她!”

    

    逃在最前面的萧出尘见到前方是百丈绝壁,当即回身一掌送出,正中紫菀的胸口,猝不及防之下,紫菀的身影被留了下来,而萧出尘四女则是趁机向绝壁上攀爬。

    

    “呵呵,这就是紫云宗核心弟子的作派么,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呢!”

    

    天水门燕无忌提追至,看这紫菀一声冷笑:“你倒是有几分胆色,但必须死。不过你放心,她们逃不出我的手心,很快就能来陪你的!”

    

    燕无忌阴恻恻的声音落下,手中阔剑之上便疯狂荡起水色气旋,辟泉后期巅峰的气势凌然爆开。

    

    “哗!”

    

    “逐浪斩!”

    

    燕无忌眼中涌动着嗜血的红芒,手中阔剑凝成的元气犹如巨浪,就要向紫菀斩下。

    

    让紫菀瞬间绝望了,跌坐在地上。

    

    此时的她,仍旧是辟泉初期,无论如何,也接不下燕无忌的一剑之威。

    

    “凌天哥哥,只有来世在报答你了...”紫菀没有害怕,但却闭上双眼,两行泪水顺着脸颊流淌。

    

    “锵!”

    

    但就在这时,一道银光从天空中急坠而下,锵的一声正中燕无忌的手中巨剑。巨力让其逐浪斩还未来的及送出,就胎死腹中,夭折了。

    

    一道青衫武者从绝壁之上翩然落下,站在紫菀身前。

    

    被震退十几步的燕无忌脸上露出狰狞之色,低喝道:“你是谁?!”

    

    他对自己的逐浪斩心知肚明,可此时握剑的双手却颤抖不已,那银棍之上传来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巨大了!

    

    “小子,坏我大事,你这是在找死!”

    

    青衫武者目光微抬,淡淡的看了燕无忌一眼,却没有理会,将那从天空中落下的银棍接在手中,砰然落地。

    

    燕无忌一怔,随即眼中便涌起狂怒之色,他没想到,一个仗着手中利器的区区辟泉初期武者,也敢如此藐视于他,如此行径,无异于打脸,忍无可忍。

    

    而感觉到那身影身后的紫云宗众人眼中的异色,燕无忌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就要爆发。

    

    “你,难道你难道是聋了吗!”

    

    握着震岳棍的凌天摇摇头,似乎真的没有听到燕无忌的话一般,随即转身,将身后的紫菀从地上搀起。

    

    “你找死!”

    

    连续送脸上去被人打,就算是有些忌惮其手中银棍,燕无忌此时也彻底爆发了,怒喝一声,手中阔剑水色一闪,逐浪斩呼啸间向凌天的后背斩落。

    

    比之方才,这一剑的气势更加的强横,如果是等闲辟泉初期武者,就算有着极品武器在手,也绝对不能安然接下!不死也要重伤。

    

    “小心!”紫菀一声惊呼。

    

    而在山崖绝壁上的萧出尘几女,非但没有怜悯之意,反而落出几丝嘲讽之色,在她们眼中,凌天就是彻头彻底的傻瓜,一个辟泉初期的弱小武者,也敢挑衅燕无忌?!

    

    简直就是自不量力,自寻死路。

    

    但就在那燕无忌的逐浪斩呼啸而来之时,这被她们看作必死之人的青衫武者却是瞬间抬手,一指向后点落,风暴肆虐!

    

    一指出,雷火并起,众人色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