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14章 落花宗女修【感谢CHEN老板解封】
    一处沼泽边缘,聚集着六名着装不一的弟子,他们盘膝而坐,似乎正在等人,从服饰上看,却是岭南各大世家之人,但所有人的修为竟然都是辟泉后期!

    

    这小队的战力强悍程度,可见一般。

    

    五人中为首的是一名身着黑衣的中年男子,面色阴郁,而且显得极为僵硬。

    

    他抬眼看向天空中飞下来的一只巴掌大小的漆黑小鸟,突然开口,音色嘶哑:“准备行动,三师弟已然带着第二队人马赶到!”

    

    “哼,城主府害死了我鬼灵门无衍长老和少门主罗森,宗门更是被重创,死伤无数,这血海深仇,今日必让他血债血偿!”

    

    “杀!”

    

    随着那中年男子一声低喝,其他人也都是煞气冲天。

    

    ......

    

    “呵呵,果然是罕见的琉璃果!而且年份足有千年了,难得!”

    

    凌天站在一头狮虎兽的尸体前,小心翼翼的将一根生长在岩石缝隙中的青藤剜了下来,青藤上是一串颜色纯净,犹如琉璃般晶莹的果实,足有十二颗,这果子凌天在钧天百草集上见到过,名叫青藤琉璃果,是用来炼制四品铸金丹的一味灵药,而这株足有十二颗果子,价值可想而知了。

    

    将琉璃果收好,一路上,凌天已然收获了三株三品灵药,五块上品矿石,其他小极品更是没有仔细去数。

    

    s"最新,章节上XF#

    

    “嗯?”

    

    就在这时,凌天神色一动,细细感应了一会,便突然卷起地上狮虎兽的尸体放入戒指,而后窜上后方一颗巨树的树冠之内,敛起气息,隐藏起来。

    

    果然,不过十几个呼吸之后,一个黄衫女子从远处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或许是力竭了,到了凌天藏身的树下,便不在逃跑,靠着树干,惊慌失措的看向她来的方向。

    

    “为什么还不放过我,那千丝菊我已经让给你了!”

    

    黄衫女子颤抖着身子,脸色煞白,看上去身材娇小,很是稚嫩。而且从服饰上,凌天也是认了出来,这女子竟然是落花宗弟子。

    

    “嘿嘿嘿,放过你?”

    

    一声淫笑从后方传来,下一刻,一个杜家服饰打扮的男子走了上来,大腹便便,油腻的脸上小眼睛尽是淫邪,在落花宗少女的身上来回扫视着,时不时的还舔着嘴唇,一副色相。

    

    树上的凌天眉头不禁一蹙,这杜家弟子虽然长的不怎么样,但是一身修为却是到了辟泉后期,是个高手。

    

    “你这么如花似玉的美人,若是放了你,岂不是暴殄天物?不如让大爷我好好享受,不是更好?”

    

    落花宗女子闻言,顿时华容失色,似乎想到了什么凄惨的场景,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你不要过来,不然我不惜动用门派杀招,也要将你重创!”

    

    “哈哈,还在威胁我?你要是有什么杀招,早就用了吧?”杜家弟子不为所动,眼前的落花宗女子只有辟泉初期的修为,身家是不少,但是一路上已然用尽了,也没对他造成多大的伤害。

    

    如今,看到少女绝望的模样,更是让他淫心大起,当即就要上前扒光了少女的衣服快活一番。

    

    就在这时,少女惊恐的眼神突然僵直,看向杜家子弟的身后,怔怔道:“你...你后面有人...”

    

    “有人?!”

    

    杜家子弟一愣,狞笑道:“少诓骗我,大爷我辟泉后期,谁能逃过我的神念搜索?”

    

    但就在他话音刚落,便感应到了什么,豁然回头,却发现一个粉色的身影占据了他整个视线。

    

    而那粉色的身影赫然是一个娃娃一般的小女孩,还对她龇牙咧嘴。未等他看清,就见那娃娃闪烁了下消失,而紧随其后的,则是一道凛冽的雷光剑芒!

    

    “噗!”

    

    紫殛剑何其锋锐,鲜血喷涌,那杜家弟子在顷刻之间就被斩成了两半,死状极其惨烈。

    

    震落剑上的鲜血,凌天看也不看那尸体一眼,若不是这人淫心蒙蔽了心智,毫无警惕,他也不会如此容易接近,更不可能一剑斩杀,只能说是死有余辜。

    

    见到凌天抬眼看向自己,那少女顿时又惊慌起来,紧了紧身上的衣衫,道:“多谢你救命...救命之恩!”

    

    见凌天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而且衣着也不似宗门之人,她更加害怕了。

    

    “告诉你!我...我可是落花宗宗主最喜欢的弟子,你,你要是对我做什么,我师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凌天闻言不由得一愣,心想这小丫头来头倒是不小,便笑问道:“哦?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二宝爷!”少女扬起下巴,骄哼一声。

    

    “二宝....爷?”凌天蹙眉,“这是什么名字,你唬我?”

    

    “我...我才没唬你,我就叫这个名字!”

    

    少女还在逞强,知道凌天脸色变的不善,她才支支吾吾道:“我...我叫叶宝儿!岭南人称...二宝爷!难道有问题么!”

    

    凌天:“.....”

    

    凌天一脸黑线,碰到这么一个极品也是无奈了,随即摆摆手道:“行了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找到自己宗门的队伍,保命要紧...”

    

    “好!我马上走!”

    

    叶宝儿转身欲走,而后突然有转过身怔怔的看着凌天。

    

    “怎么,你还要跟我畅谈人生?”

    

    叶宝儿猛的摇摇头,咬了咬嘴唇道:“那个,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个杜家人的身上有一面镜子,好像关乎着一个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就知道这么多,走了...”

    

    说罢,叶宝儿化作一阵黄色小旋风,飞也似的离开了。

    

    “镜子??”

    

    凌天,摸了摸鼻子,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将那杜家子弟的储物戒指和储物袋全部扒了下来。

    

    但是经过检查发现,这弟子身家确实不小,但是在这无回谷的收获却是不多,看的过去的,也就是那叶宝儿口中的千丝菊了。

    

    如此反常的现象,显然这杜家之人一路上的目的并不是采集灵药矿石,而是在赶路!

    

    只不过恰巧在路上碰到了千丝菊和叶宝儿,贪心和色心的诱惑下,才中断了赶路。

    

    而正如那叶宝儿所说,凌天在这人的储物戒指深处,还真的发现了一面奇怪的镜子。

    

    这镜子外表呈现妖异的血红之色,却不能鉴人,而在正面浮动着足有三四十个小点,此时这些小点已然大部分聚集在了一起。

    

    凌天心中顿时了然,这镜子的作用绝对和他胸前佩戴的星晷如出一辙,是用来指引方向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