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5章 必须追上你 【感谢CHEN9857老板解封】
    “不,你不能走!”

    

    凌天嘶吼一声,纵身欲跳,却被冷冰心拦下。

    

    “凌天,你疯了不成,下面是万丈深渊,你不要命了!”

    

    凌天木然的摇着头,“不,我不能让她走,我还有话对她说!”

    

    他知道,柳依依这一走,便是到了数十万里外的中州,据此千山万水,再见之期,遥遥无及了!

    

    从重生到现在,支撑着凌天走到今天的,柳依依一直是他的目标之一,而如今,佳人就要远离自己而去,凌天怎能心甘。

    

    该说的话还没有说,该做的更没来得及去做。

    

    冷冰心摇摇头,她自然能看出凌天对柳依依的情义,但是却不能眼看着凌天送死。

    

    此时此刻,柳依依已然被光柱摄入到云舟之内,八条庞大的紫金蛟龙仰天嘶吼,龙威赫赫,拖动着璀璨奢华的恭亲王云舟,缓缓向北方飞去。

    

    “依依,留下!”

    

    凌天双目通红,体内的剑武魂再也抑制不住,陡然间爆发出一道惊天能量,催动气海内一大八小九个漩涡疯狂运转,一举挣脱了冰心的牵制,脚下荡起风纹,从紫云峰山巅一跃而下!

    

    不管万丈深渊,还是万丈高天,凌天都不许自己就次放弃,就是一直追,他也要追上那艘云舟,他将要自己的心里话,说给柳依依听!

    

    “凌天!”

    

    冷冰心大惊失色,她没有想到,凌天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力量,更没想到凌天竟然不怕死!

    

    虽然她的控制只是随手而为,但凌天毕竟只是一个粹体九重的武者啊!

    

    但来不及多想,凌天已经坠下了紫云峰,冷冰心身影闪动,下一刻便将提着凌天飞上了天空。

    

    “罢了,我就帮你这一回,但愿恭亲王不会怪罪我们!”

    

    叹息一声,冷冰心催动丹田元气,背后一朵莲花绽放,而后化作一道水色光芒,向着天空中那渐行渐远的云舟急追而去。

    

    那云舟虽然刚刚起飞,速度还未到极致,但仍旧极快,眨眼之间便到数里之外,就算是金身境界的冷冰心,也是有心无力。

    

    只能看着那云舟渐渐飞离的紫云宗的地界。

    

    “依依,依依...”

    

    凌天的脸被狂风吹的扭曲,但是他的双眼却舍不得闭上,直直的看着远处化作一个小点的云舟,双拳死死的握着。

    

    此时此刻,他恨不得自己拥有闪电一般的速度,破开虚空,逼停云舟将柳依依截下。

    

    可一切,都差的太远了。

    

    天地之别。

    

    )T最新6章S节w上=》{@

    

    凌天心中,从未有过如此的,对力量的渴望,如果此时他足够强,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柳依依离开了。

    

    听着凌天不住的呢喃轻唤,冷冰心也是无奈叹息一声,凌天的倔强执着和柳千炼很像,但是凌天却有着柳千炼曾经都没有的勇气。

    

    “嗯?”

    

    但就在这时,冷冰心一声轻咦,眼中神光闪烁望向天际,而后突然兴奋道:“凌天,云舟好像停下来了!”

    

    凌天闻言,也是看去,可是距离太远了,一时间他还看不太清楚,但冷冰心的速度也是极快,当飞临到一处湖面上空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那隐在云层的巨大云舟,而一道光柱落下,柳依依徐徐飞下,最后落在湖心的一处百丈高的礁石之上。

    

    “凌天,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时间不多,珍稀吧!”

    

    冷冰心轻轻一送,便用元气将你凌天包裹,送向了那座礁石,而后悬停在远处的高天,远远的看着。

    

    “依依!”

    

    凌天跌落在礁石之上,顾不上疼痛便跑向柳依依想要将她拥在怀里,可手臂张开,却又停了下来。

    

    此时,他望着眼前的柳依依,却发现对方周身都罩着霞光,满是神圣。

    

    “凌天,我要走了...”

    

    柳依依对凌天微微一笑,抿着嘴,眼中也是涌动着异样的光芒。

    

    “有些事情没有告诉你,也是怕影响你。”

    

    “能不能留下来?”

    

    凌天摇摇头,直接问道。

    

    “不能,这是我自己选的路,我要去中州,取回属于我的一切。”

    

    “那我跟你去!”凌天脱口而出。

    

    他不管什么中州云州,他无所畏惧。

    

    “你一定会来的,我知道,我会等着你...”

    

    柳依依盯着凌天的脸,颤抖着呼吸,“但是你答应我,等你凝魄甚至金身之后,再来中州,你能做到的,对么?”

    

    凌天上前一步,鼓起胸膛,“会!依依,你等我,至少三年,至多五年,我绝不会让你等的太久!”

    

    “嗯...”

    

    柳依依俏脸一红,微微垂首,而后有抬起眼眸道:“时间不多了,我为你吹一支小曲吧,愿君勿忘我...”

    

    说罢,柳依依从袖中掏出一支翠玉竹笛,贴上樱唇。

    

    低声轻快,满是欢喜之意,似乎是在抚慰着凌天的心灵。

    

    湖水拍打着礁石,伴随着笛声,淡淡的水汽从湖面升腾,化作了绵绵微雨,落在两人心上。

    

    柳依依的一曲很短,竹笛落下,她便定定的看着凌天,好似要多看上几眼印在心里一般。

    

    “让我...也为你吹一曲吧...”

    

    蓦然间,凌天伸手。

    

    柳依依一愣,但是也没多问,便将玉笛递了过去。

    

    这笛子,爷爷说过,是藏在她的包裹下面的,一直跟了她十七年。

    

    玉笛入手,冰凉阵阵,尽管柳依依安慰,可凌天还是悲从中来。

    

    “一生情痴,情种,又是情冢。”

    

    一曲前世就很喜欢的‘痴情冢’,悠悠在凌天的唇间响起。

    

    曲子他早已熟谙在心,可从未如此感同身受,凌天没有丝毫刻意,好似在诉说一般,那笛子,就将熟悉的曲调奏出。

    

    一曲心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