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00章 真的有人比你的丹术强
    秦明月的成功众人早已想到,毕竟这回春丹只是三品下。

    

    托着鼎炉,秦明月走出阵法,便给冷冰心递了过去。

    

    冷冰心接过鼎炉,发现其中成丹三枚,也是赞叹一声,随后送到了梁若烟的案几之上,后者将三枚回春丹取出,放在鼻尖闻了闻,巧声笑道:“明月,你炼制的越来约好了,这回春丹品质很高,药力很强,堪称中品回春丹,厉害!”

    

    “多谢冰心前辈,多谢若烟妹子的评价。”

    

    秦明月内心并没有多大波动,就像是完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任务一样,在众人瞩目之下,优雅无比回到了秦海身侧坐下。

    

    以秦邵阳的性格,定然是藏不住事,立刻张牙舞爪,绘声绘色的将刚才凌天的表演重复了一次。

    

    秦明月嘴角勾起一抹微笑,道:“养颜丹?那倒是厉害了,今天终于是见到你炼丹了...”

    

    在秦明月出来不久之后,杜金铭的炼制也是接近了尾声。

    

    他的火种虽然不似秦明月的七品火那般变态,但也是六品中极品火种--水雾炎,虽然温度不高,可对于灵药却有着独特的熔炼效果,这使得他在丹道之上的天赋极为不错。几乎不差秦明月。

    

    而他这次从云州回返,炼丹之术更是有了不小的进步。

    

    “嗡!”

    

    果然,片刻之后,从杜金铭的阵法中,就传来一阵嗡鸣之声,将所有目光都吸引了过去,只见杜金铭身前的鼎炉之内,也陡然涌出一团云雾,雾气缭绕之间,隐隐有一棵巨木耸立其中,高度足有两丈,满是生命力!

    

    丹香弥漫,很是精纯。

    

    “丹云两丈,为三品中!”

    

    “延寿丹,果然也是成了!”

    

    “这杜家的子孙,竟然能够炼制延寿丹,简直比秦家小姐还厉害半分了啊。”

    

    “看来岭南丹道年轻第一人从此要易主了!”

    

    大殿之内,先是水游生肯定。而后便是各个世家的议论之声,眼中满是对杜家的羡慕和敬畏,这个岭南世家巨无霸,在杜无天回归之后,将注定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白飞云和冷冰心的眼中,却闪过几丝忧色,后者刚刚凝成金身,在宗世之争中刚占了些许优势,如今就被磨灭掉了,而杜家有出现了如此出色的一个丹术天才,杜家的强势崛起,也将不可阻挡。

    

    “凝!”

    

    杜金铭一声清喝,手中法决接连打出,水雾炎顷刻间撤回,那鼎炉之上的巨木虚影凝固,瞬间长出了枝叶,犹如枯木逢春1

    

    “成丹!”

    

    最后,杜金铭控制着云雾回缩,凝聚回了鼎炉之内,鼎盖也随之被药香弹飞而起,杜金铭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从蒲团上站起,托着鼎炉就走出了阵法。

    

    “爷爷,孙儿幸不辱命,将延寿丹炼制成功。”

    

    杜无天浮动这长长的白须,满意道:“不错,你小子果然还算争气,这丹药你也别给我这外行看,承上来,让两位行家看看吧。”

    

    “是。”

    

    杜金铭深情虽不倨傲,但却扬着无比自信,双手将鼎炉举过头顶。

    

    冷冰心招手将鼎炉摄到手中,从取出了一枚翠绿色丹药,丹药晶莹,其上微光流动,很讨人喜欢。

    

    “嗯,虽只是成丹一粒,但是处理的很好,丹云声动,香味袭人,杂质并不多,足以让人延寿十年。不错!”冷冰心连连点头,心中却是凉了一半。

    

    “呵呵,恭喜杜老将军了,有此孙儿,杜家大兴在望啊!”白飞云也是赞叹道。

    

    “莫要夸他,这小子在云州师从丹会大能,要是再不有些长进,那就真的是废物了。金铭,你也下去吧,戒骄戒躁。”

    

    “是!”

    

    杜金铭拱手退下,却是走向了秦府的方向,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缓缓停在了秦明月身前。

    

    金铠玉面,神武俊朗的杜金铭比辛子昂多了几分英武之气,成功吸引了不少少女的芳心。

    

    只见他看向秦明月,眼中的爱慕之意毫不掩饰,柔声道:“明月,我自认武魂和火种天赋并不差你。而一年前在云州,我们约定,只要我的丹术超过你,你就答应和我...”

    

    “杜金铭!”

    

    不等杜金铭说完,秦明月就张口打断,道:“我想是你搞错了。我秦明月的夫君是必须要在丹术上强过我,但并不是所有比我强的,我都喜欢。我此生,只会钟情一人!”

    

    “呵呵,明月,你还在和我闹脾气,既然你要找一个比你丹术还要强的,那为何还要从云州回到这岭南穷辟之地?难道这地方,还有年轻一辈的炼丹术强过你我不成?”杜金铭无奈道。

    

    秦邵阳切了一声,翻着白眼转过身子看着他爹嗑瓜子。

    

    秦明月则是越过杜金铭的身影,面纱下的眼角眉梢,都荡着笑意。

    

    :!

    

    “你说对了,这小小岭南,还真的有强过你的人...”

    

    杜金铭右眼猛的一跳,豁然转身,铠甲咧咧作响,但他的眼中却骤然一缩。

    

    “是他?怎么可能!

    

    只见此刻,凌天的阵法内,一阵阵馨香至极的味道从云雾中涌动出来,闻着便觉轻松愉悦,而那白雾随风而走,吹在人的脸上,轻轻凉凉,极为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