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8章 凌天的表演还未结束
    凌天将手从炉下收了回来,也是苦笑一声。

    

    炸炉的原因不是炼制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太他娘的顺利了。

    

    或许是因为神念不同以往的原因,一刻钟时间内,凌天一点意外都没有出现,到最后眼看着就要凝丹,凌天这才不得不亲手强制震散了丹液。

    

    炼制破泉丹可以,但是绝不能太过惊世骇俗,不然他的秘密很可能被人猜测到。

    

    “嘿,果然,这小子或许真有那么一丝炼丹的天赋,但是这性子太差了。”

    

    “嗯,竟然敢和冰心前辈针锋相对,这小子倒是带种!”

    

    见到凌天失败,众人也是露出一副了然的神色,似乎早有预料。

    

    但是,梁若烟却撅着红唇,轻咦了一声。

    

    “怎么了妹妹?”木雅兰问道。

    

    “奇怪奇怪,刚才那突然的控火失误,有点假唉....”

    

    “什么!?”木雅兰低呼一声,也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高台之上,冷冰心扶在座椅上的纤纤玉手也是不由的抓紧,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她在高台之上将凌天的操作尽收眼底,娴熟的步骤和极其迅疾稳健的控火能力,分明是久经炼丹才能养成了的!

    

    而且刚才凌天的那个小动作或许能够瞒过所有人,却无法瞒过像冷冰心和水游生这般的丹道宗师!

    

    这凌天,到底是哪里来的怪物?!

    

    第二炉丹,凌天只用了一盏茶时间,就成功炼制成了以炉子黑渣,这次彻底让一众想要看凌天表演的宾客们放弃了。

    

    炼器天才,终究只是会炼器。

    

    而反观萧出尘,虽然也失败了几次,但有条不紊,信心满满。秦明月和杜金铭更是已然快要将药液提炼完毕了,炼制过半,且还没有出现什么意外。

    

    “时间差不多了....”

    

    凌天嘀咕了一声,开始提炼最后一份材料。

    

    半个时辰之后,已然有几名弟子练成了丹药,虽然只是普通的二品丹,可如此短时时间成丹,也让冷冰心的脸上多了几分欣喜之色。

    

    而就在这时,萧出尘的丹炉之内传出一阵幽香,却是炼制过半,药液开始凝结了。

    

    “嗯,萧出尘此女不愧是紫云宗年轻一辈炼丹第一人!”

    

    “百草峰由此弟子,冰心前辈后继有人啊!”

    

    就连梁若烟也是抢过木雅兰的灵桃,边吃边随意道:“不愧是萧家的人,还不错...”

    

    “当然,要不是...”

    

    木雅兰刚要点头,就见到梁若烟张着小嘴怔在那里,嘴里的灵桃也只吃了一半。

    

    “妹妹,怎么了?难道是我的这个灵桃不好吃?”

    

    “不,不是...”梁若烟摇摇头,怔怔道:“姐姐,你知道我对药香格外敏感,那凌天炉子里,好像要成丹了!”

    

    “什么?!成丹?”木雅兰眉间一挑,惊讶道:“这才多久...”

    

    “嘭!”

    

    不过,就当木雅兰的惊呼落下之时,凌天身前的丹炉再也压制不住,鼎炉盖子嘭的一下鼓飞了出去,就当所有人都准备大笑,嘲讽凌天三次尽皆失败的时候,一股浓郁至极的药香,却如同窖藏多年的酒香一般,向四面八方滚滚而去...

    

    “嘶...呼...”

    

    姜拓忍不住狠狠的闻一口气,道:“这香味闻着真是舒坦,搞的我心痒痒的...”

    

    可是,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陡然转头看向那香味源头,却是不由得涨大了嘴巴。

    

    “是...是凌天!凌天成丹了!”

    

    宗门方向,水游生浑身一颤,看向凌天的眼神,越发的火热。

    

    “此子,为何不是我天水门弟子啊,可气啊可气!”他在心中不断的咒骂着老天不公。

    

    阵法中,凌天两手一摊,有些无奈,本想再温养一阵,可谁知这丹药的药香却是无论如何也封闭不住了。

    

    凌天站起身,捧着丹炉走出阵法,对高台上躬身一礼,道:“宗主,冰心师叔,破泉丹,炼制完毕,您还是检查一下吧...”

    

    “嗯。”

    

    冷冰心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伸手将凌天手中的鼎炉凌空摄来。

    

    她的内心纠结,又想制裁凌天,而又希望见到紫云宗丹道天才的诞生。

    

    带着复杂的心情,冷冰心向鼎炉内开去。

    

    MV#)

    

    “嘶...”

    

    饶是冷冰心,此时也不由得手中微颤了一下。

    

    “师妹...”白飞云也是饶有兴致的张望过来。

    

    冷冰心点点头没说话,而是将那鼎炉调转,一共五枚洁白的丹药便悬浮在她的身前。

    

    “破泉丹,成丹五枚,丹药圆润无垢,药香浓郁,若是在继续温养,可成中品破全丹。”

    

    虽然不想承认,但冷冰心还是将评价说了出来。

    

    “丹成五枚!这凌天曾经真的是剑奴?”

    

    “就是,我看莫不是云州哪个大家族的子弟混入了紫云宗戏耍我们吧?!”

    

    一时间,凌天的练成破泉丹有制造了一阵风波,甚至已经有人开始怀疑凌天的真实身份和来历了。

    

    最惨的是萧出尘,在凌天丹成的一刻,被那药香影响,导致她神念不稳,炸炉了。

    

    杜金铭此时一边控制的火侯,一便极力的控制自己不被打扰,可是心中却是蓦然认真起来,原本他并不认为这次回返岭南会有谁能让他看得起,可如今,他明白了,这小小岭南,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白飞云点点头,欣慰无比道:“凌天,你倒是让我刮目相看,如此以来,那丹药倒真的是你收购的。是我们冤枉了紫菀了。”

    

    作为一宗掌门,白飞云出事手段极其高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将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不让双反都陷入尴尬。

    

    “你且下去在一边观礼,等都结束,我再找你详谈。”白飞云给足了凌天的面子,淡淡道。

    

    其实,白飞云如此反应无可厚非,能够炼制破泉丹,本就对宗门有着极大用处,而像凌天这般,成功率三成,丹成五枚的恐怖效率,对于宗门老说,那简直就是辟泉武者的催化剂,就是一个活的聚宝盆啊!

    

    鼎炉一响,黄金万两。

    

    谁不重视,谁不眼热?

    

    此时,不仅仅是白飞云,几乎所有的宗门领袖和世家家主看向凌天的眼神,就好似在看大姑娘是的,那目光,炙热的让人羞涩。

    

    但是,此刻,凌天却没有直接退下去,而是长身而立,公子如剑。

    

    凛然拱手,昂首说道:“宗主,凌天还不能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