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2章 灵器下第一 各方相邀
    原本钟长空已然做好了一举镇压千炼众人的准备,可木雅兰一开口,却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

    

    “木府主,你没有看错?你刚才...”

    

    木雅兰扫了一眼钟长空,道:“我刚才之所以摇头,是因为这剑刃之上的阵法连我也不曾认得,虽然聚气阵不假,却透着丝丝古意。而这把青紫雷剑无论在材料还是炼制上,都完美的无可挑剔,在阵法的加持下,我只能说,这把剑就算是在伪灵器中,也是顶尖的存在!”

    

    “说是灵器之下第一,也不是不可以!”

    

    “灵器之下第一?!”

    

    钟长空愣了一下,而后急道:“这怎么可能,他凌天怎么可能炼制出如此非凡的剑器,木府主,一定是你看错了!”

    

    “我?”木雅兰面色渐冷,“我还不至于如此丢神兵府的脸,若是钟峰主不相信我,大可以换了一个人便是!”

    

    “我...”

    

    “长空!”

    

    钟长空还想说话,却被白云飞直接喝止,“如果木府主的裁定能错,这岭南炼器界,就没有公正之人了。你且退下去,从今以后,千炼峰之事,谁也不许再提!”

    

    “都听见了没有!”

    

    最后一句,白飞云更是动用了金身威压,让几个长老顿时噤若寒蝉,钟长空抿了抿嘴,虽然心中极为不甘,但还是退入了队列中,但看向凌天的眼神中,却是怨毒到了极致。

    

    木雅兰不为所动,转身看向凌天。

    

    “见过木府主...”凌天微微欠身拱手。

    

    木雅兰点点头,淡淡道:“你小子,考取了我神兵府玄阶中品炼器师,却不把标志戴上,难道是嫌弃我神兵府不成?”

    

    “哦,也对,你如今竟然能够炼制伪灵器了,自然是看不上那玄中标志了...”

    

    凌天连忙从戒指中,将那神兵府的牌子取出佩戴在腰间,上面是一尊绿色的鼎炉,下方两朵火焰,真是玄阶中品炼器师的标志。

    

    “木府主不要怪罪,是日前我刚取下来的...”

    

    此时,宾客们方才恍然大悟,原来这凌天根本就不是废物一个,而是早就在神兵府考取了中品炼器师的资质!而且看样子和神兵府的关系还不错!

    

    如此一来,他们对凌天越发的重视了。废话,连神兵府主都如此待见的人,他们有什么理由置之不理?

    

    “我不怪你!”木雅兰微微一笑,提起手中的剑刃,道:“这把剑我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果不是我见识浅薄,那么应该是你首创,取个名字吧?这把剑,我要收录在神兵府兵谱内...”

    

    自创兵刃,录入兵谱。

    

    可以说,这是一个炼器师极为荣耀的事情了。

    

    凌天毫不思量,脱口而出道:“紫殛。”

    

    “紫殛剑....”木雅兰嘀咕一声,也是点点头道:“紫色雷殛,生在紫云,不错,倒是个好名字,紫云宗有你这等炼器天才真的是他们的幸运。”

    

    “不过,我看这紫云宗倒是容不下你的样子,若是愿意,倒是可以来我神兵府,我申请云州神兵府,给你一个神兵府长老的位子,所有神兵府的炼器典籍,你可以随意查阅,你看如何?”

    

    突然,木雅兰话锋一转,对凌天和颜悦色道。

    

    “这...木府主说笑了...”凌天一愣,而后便笑着婉拒了。

    

    不管如何,他现在都是千炼峰的人,怎么可能转投他人门下。

    

    “呵呵,木府主说的没错。我看紫云宗也是不待见你们啊,要不,凌天小兄弟可以考虑考虑,加入我天水门如何?我可以让你成为少门主,等你凝魄,我就把门主之位让给你!”水游生也站起来道。

    

    焰间阁主腾冲更是不甘示弱,起身道:“凌天小友,我焰间阁是岭南除了神兵府外,唯一一个以炼器立世的宗门,若是你能加入我焰间阁,我会倾尽我焰间阁所有,供你钻研炼器一道!”

    

    看y&正◎版◎章M;节上G}

    

    剧情发展的实在太快了,众人还没从木雅兰的话中反应过来,就见到另外两大金身接连起身,竟是为了凌天,甚至不顾紫云宗脸色,力邀凌天加入。

    

    其实,水游生和腾冲也是无奈之举,他们都无比的清楚,像凌天和辛子昂这般的炼器天才,对一个宗门世家有多么重要。有了他们,不仅以后门人弟子的武器装备会更加精良,战力平添数成,更是能够在日后的宗门比试中,为宗门争光添彩,得以提升宗门世家等级!

    

    丹道的天才他们或许无法从紫云宗挖走,但是这千炼峰在紫云宗处境并不好,现在或许是最佳的挖人时机了,现在不开口,后悔莫及。

    

    所以,就算是白飞云不悦,他们也要如此做。

    

    岭南除了杜家之外的大势力都在同一时间对凌天青睐有加,让殿内众多年轻一辈看向凌天的眼神更加的复杂了。

    

    人比人,气死人啊!

    

    远处的案几之后,秦明月浅酌着清茶,笑道:“这才是我喜欢的...”

    

    “额?姐你说啥?”秦邵阳望来,殷勤道:“你喜欢吃吃什么?我去给你拿!”

    

    “男人...”

    

    “......”

    

    秦邵阳一脸黑线,嘟囔道:“阿姐你可真能逗,你,你还是自己拿吧。还有,你这表演能力太强了,估计谁要是娶了你,发现你的真面目,会哭死的...”

    

    “想吃药了么?”秦明月横眼望来。

    

    “我选择,滚。”

    

    ......

    

    在金云峰弟子群中,杜飞脸色极为难看,见到凌天如今如同耀眼的明星一般被人捧着,高高在上,那种心里的落差,简直扎心!

    

    “看来,你是绝无可能活到那一天的。打乱了我们的计划,你必须要死!凌天,怪只能怪你太强!”杜飞在心中冷哼一声,眼中闪动这怨毒和疯狂。

    

    在金云峰弟子之首,一直垂手默默伫立的辛子昂的呼吸,终于发生了变化。

    

    白金袖袍中的手攥的吱吱作响,周身的气旋贴着皮肤涌动。

    

    一切的一切,本都应该属于他。

    

    所有荣耀,所有光芒,所有人的瞩目。

    

    可如今,都被大殿中央的那个人所剥夺。

    

    在辛子昂眼底最深处,一抹无法抑制的冰冷杀意渐渐浮现出来。

    

    “子昂,静心!”

    

    他身前,钟长风转过身来,一掌拍在他的肩膀上,将他要起来的气势,全部拍散。

    

    其他各峰弟子,看向凌天也都是忌惮不已。其中有几个在之前还对凌天嘲讽过,如今更是心惊胆颤。

    

    大殿之外,伫立的近万内外门普通弟子,此时也都满是羡慕之色,因为凌天在三个月前可是连他们都不如,可如今,却已经成了整个岭南势力的香饽饽。一朝风雨化龙,嫉妒的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