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90章 金身护法 伪灵之器【感谢居丹老板的解封】
    可心中,却都是苦涩之意。

    

    无论这次紫云宗内部比试谁胜谁败,只要凌天最终重铸成功,都证明紫云宗在炼器之道上的后生可畏。

    

    特别是凌天,一个粹体九重,一个拥有五品火种,一个只是接触炼器不过两个多月的剑奴,竟然就有如此骇人的天资,那若是等他成长起来,将会是何等恐怖?

    

    或者说,此时凌天的成长潜力和天赋,甚至要比方才那震惊所有人,炼制成名剑清风的辛子昂,还要巨大!

    

    钟长空在回身看过之后,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又是你这剑奴!

    

    上次内门大比如此,难道这一次,你也要坏我等好事不成?

    

    倏然间,钟长空大袖之中的双拳紧握,眼神尽是冷意。

    

    至于那杜家的两位家主,此时的双眸之中,也是杀意涌动。

    

    此等炼器天才,不要说在这岭南,就是放在云州,那也是被作为核心弟子来培养的存在,是宗门世家崛起的终极武器,此子,留不得!

    

    从大殿中央位置向四周看去,之前还满是冷嘲热讽,言语鄙夷的大小世家宗门,此时看向凌天的眼神,都满是苦涩和敬畏之意,刚才还被自己各种打压的剑奴废物,此时已然成为了他们高不可攀的炼器天才,等其彻底成长起来,若是再有求于人,那就很尴尬了。

    

    凌天的地位,将比一些中小世家宗门的领袖,还要尊崇。

    

    柳千炼和身后的林焱焱等人都是兴奋不已,这种从地狱飞到天堂的感觉实在太奇妙了,好似涅磐重生一般。强提元气,柳千炼知道炼器到这最后关键时刻,对于凌天有多么的重要,不能出现任何的意外,

    

    可一阵剧烈的咳嗽,柳千炼受了严重的内伤,想要保护都是不能。

    

    “唰!”

    

    木云峰峰主秦寒身影一闪,出现在凌天锻台之前,凝魄中期的气势散开,冷峻着脸道:“我紫云宗子弟凌天炼器关键之时,还望各位稍安勿躁,不要轻举妄动,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虽然秦寒的实力不是很强,但是一身木系功法造诣深厚,最擅长防御,就是等闲金身境界强者,他也能抵挡一二。

    

    就在他的话音落下之时,高台上的白飞云也陡然间或作一道白色云雾,下一刻出现在凌天的另一侧,金身境界强者的元气波动在周围形成压制,一副保护的架势。

    

    不仅如此,就在众人错愕之时,那秦海也一拍地面,黑影闪烁站立在凌天的后方,将最后一面的空间挡在身前,一双虎目凝视周围,道道黑色气旋在身前成型了一道屏障。

    

    “我不偏袒任何人,此子乃是我岭南之大幸,若是谁心怀不轨,做了错事,就是和我城主府为敌,就是和南唐王庭为敌,休怪我翻脸无情!

    

    众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如今这凌天会被两大金身联手保护起来,这等待遇,可是难得啊。所有人都将目光凝聚向三人中间的那个身影,神色复杂。

    

    “起!”

    

    就在这时,三大强者中间浑然不觉的凌天突然动了,只见他把那气势已然攀升到极致的青紫剑刃猛然用雷火抓起,放入到旁边的水潭之中,而此时在水潭的表面,两颗雷球相互环绕,正是凌天提取的雷电种子。

    

    “嗤!”

    

    剑刃淬火,水汽在瞬间蒸发成一团巨大的云雾,顷刻间将水潭中央笼罩。

    

    虽然影响了视线,但是在场的都是武道高手,视线完全可以穿破云雾看到其中,但是这一看不要紧,却又是让他们惊呼连连。

    

    那青紫剑刃虽然插入了水潭之中,但剑刃的周围却没有沾染任何水汽,那云雾,只是被剑刃自身的热量,便飞速的蒸发掉了。

    

    两颗青紫雷球环绕在剑身周围不断的将能量注入其中,这青紫剑的气势还是攀升!

    

    “不好,水潭的温度不够低,蒸发太快了!”

    

    柳千炼一声惊呼,从戒指中取出一枚散发着阵阵寒气的珠子扔向水潭。

    

    那珠子被白飞云截住,放在手中看了片刻,点头道:“冷淬灵珠,好东西!”

    

    说罢,他便将那珠子送入水潭中。

    

    冷淬灵珠入水,顿时将水潭的温度降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水汽的蒸发的速度变慢,青紫剑也彻底融入了水中。

    

    凌天脸上闪过一丝感激之色,但转瞬就恢复如常。

    

    “声势倒是不小,可就算如此,这把重铸的青雷剑,也不一定能够胜的过那清风剑啊,毕竟后者乃是名剑,玄器中的顶级!”天水门主水游生轻声道。

    

    烈焰阁主点了点头,沉声道:“没错,重铸的青雷剑,也绝对堪比顶级玄器,但和清风剑谁更胜一筹,还未可....”

    

    就在烈焰阁主话音未落之时,他便突然停下了言语,眼睛紧紧的看着云雾中的凌天,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天水门主一愣,也是顺着目光望去,却再也忍不住,一声低喝道:“怎么可能?他要刻画阵法?”

    

    此时,凌天双手中的雷火突然变换了形态,犹如一支雷光闪烁的笔,渗入水潭,在青紫剑身上徐徐刻画着图案。

    

    “火种刻阵!这凌天想要炼制灵器!”

    

    “这怎么可能,灵器啊!获得阵法加持,拥有玄器无法媲美的威力!”

    

    听到天水门主的惊呼之后,四周宾客哗声大起。

    

    灵器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就是一般的宗门和世家,都不一定有上一件。

    

    而凌天的恐怖程度,自然让人惊骇,就是整个云州,也没有听说如此年纪炼制灵器的。

    

    烈焰阁主眼中精光闪过,细看了看,摇头突然道:“不对!不是炼制灵器,这凌天的五雷火绝对不可能凝成火笔刻画阵法!”

    

    “是了,一定是那被熔炼后的紫电狼王的晶核!他使用雷火控制雷晶的精华,代替火笔将阵法临摹在剑身之上!”

    

    pC

    

    想了片刻,烈焰阁主就彻底看明白了,最后,还是狠狠的吸了一口气,不由自主的缓缓站起身,看向已经激动的呆在那里的柳千炼。

    

    “这凌天,想要为他师父正名,炼制一把伪灵器!”

    

    腾冲的声音中夹着金身境界的淡淡的威压,纯粹的惊讶,但却让整座大殿都为之安静了下来。

    

    炼制灵器虽然恐怖,但绝无可能成功,但伪灵器就不同了。

    

    当年,柳千炼,就是败在洛千帆的伪灵器之下,而洛千帆的年纪和修为都比凌天要长。

    

    若是凌天最后成功,不仅可解千炼峰之危,更可以一举为柳千炼洗刷百年耻辱!

    

    而他,也可以成为岭南炼器界当之无愧的,年轻一辈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