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89章 秦明月出手 凌天剑成?【感谢昨天原味的解封】
    “诸位,我等是前来参加冰心前辈金身大典的,如今见识了贵宗辛子昂的炼器之术,可谓是大开眼界。但是这剩下的弟子,我看就不用比试了,再等下去,无非是浪费时间,不如把时间留给冰心前辈,岂不是更好!”一位五等宗门的家主站起身来说道。

    

    他撇向凌天的身影,眼中满是不耐之色。

    

    “说的没错,这小子口出狂言要重铸青雷剑,我看就是在哗众取宠,拖延时间。”

    

    “虽然这小子火种品阶不低,但如今开来只是熔炼速度惊人而已,想来根本不会炼器,应该直接判定千炼峰败了!”

    

    “千炼峰弟子,应该承担挑战失败的后果了。”

    

    一时间,大殿之上满是对凌天的不满声音。甚至看向凌天的眼神,都满是鄙夷。

    

    如今,辛子昂的高绝炼器造诣,已经让他们倍加重视,当然会一面倒的支持金云峰一脉。

    

    :_√Z

    

    “宗主!既然大家都一致认为,这场比试,我看就没有必要在进行下去了,请宗主下令,判定千炼峰败!”

    

    钟长空在声浪最鼎沸之时,恰合时宜的站出来道。

    

    白飞云端坐在高台之上,看向凌天的眼中,不见悲喜。

    

    不过,他最后,眼神也是闪烁了下,微微叹了一口气,就要开口说话。

    

    “且慢!“

    

    这时,一声带着淡淡威严的清脆声音在大殿前排响起,随后就是一个如临世仙子的身影站起身来,对白云飞和冷寒冰微微欠身,淡淡而言。

    

    “白宗主,冰心前辈,这比试的时间为两个时辰,如今时辰还未到,若是就此终止比试,必然会有损紫云宗声望,难道偌大的紫云宗,还容不下半个时辰么?”

    

    声音落下,大殿之上所有人都是突然静了下来。

    

    目光不约而同的望向那个白色身影,尽皆涨大了嘴巴,脸上满是不信之色。

    

    秦府区域,秦邵阳一脸兴奋,看着身侧站起的身影,忍不住小声赞道:“厉害了我的姐!”

    

    可最惊讶的,还是秦明月另一侧的城主府府主秦海。

    

    从女儿突然向自己要极品材料,到如今站出来说话,他终于确定,女儿为了的,就是凌天!

    

    这就奇怪了,他很了解自己的女儿,虽不说眼高于顶,但是对于众多天骄都是不屑一顾的,可如今,却屡次为这凌天着想。

    

    不由的,他脑海里,突然闪烁出月前,在莽山之中的画面。

    

    莫非...

    

    心中虽然猜测,但秦海还是立刻站起来为女儿挡下所有目光,负手而立,威声赫赫。

    

    “没错。白宗主,我觉得,如果现在打断这凌天炼器,必然会让千炼峰弟子心中不服,这场比试,也注定会留下话柄,倒不如再等上半个小时,又有何妨?半个时辰,对我等来说,不过弹指之间而已...”

    

    秦海乃是南唐王庭在岭南的代表,节制岭南所有宗门和世家,城主府更是有三名金身坐镇,他的话,可比在场的所有宾客都有分量。

    

    闻此言,钟长空等金云峰一脉众人也是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何在这个关头,城主府会站出来为一个没落至极的千炼峰说话。

    

    天水门门主和烈焰阁主两人也都是对视一眼,若有所思,杜玄和杜谦也都讶然。

    

    宗主白飞云脸色变了变,看向身侧的冷冰心,见后者也是微微点头,这才清咳一声道:“秦府主和秦小姐言之有理,我紫云宗自然会秉公处理,既然如此,比试继续进行,我等就静心等上半个时辰,再见分晓!”

    

    “哼!”

    

    钟长空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阴冷之色,不过,有着秦海和白飞云主张,他也是不敢说些什么。

    

    时间悠悠而过,凌天终于熔炼完毕,粗胚被他取出,抡起锻锤叮叮当当的疯狂锤砸起来,相比辛子昂锤法的迅疾不同,凌天的速度虽不极其快,但锤影弥漫,节奏始终保持如一,绵密悠长,格外优美。

    

    随着锤击不断锻打,剑刃的雏形越发清晰。

    

    可不论凌天如何锤打,但是剑胚却只是呈现青紫两色,表面上看不出来有任何不凡之处,甚至比之普通的中品玄器,在气势上还略有不足。

    

    而如此锻打,也竟然仅持续了一刻钟就完毕,之后,凌天便又开始用两朵五雷火疯狂煅烧剑身,开始最后的灼炼。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眼看着两个时辰的时间就要到限,可凌天反倒是没有任何动静了。

    

    “唉,又一次浪费了我们的耐心,凌天,他就是在戏耍我们!”卓豪忍不住嘀咕一声。

    

    杜飞负手而立,此时心中也是大定,“小丑就是小丑,本就是炼制凡铁的剑奴,非要信口开河,这次算是把咱们紫云宗的脸,全都丢尽了!”

    

    在心中,杜飞已经兴奋到了极点,他已经打定注意,如果凌天真的退出了紫云宗,那么他就有无数手段能够折磨死凌天,血仇得报!

    

    柳千炼一方,林焱焱等人也是咬着嘴唇,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

    

    “宗主,时间已经所剩无几,此狂徒绝无可能炼制出比拟清风剑的剑器,鉴于此子言语猖狂,有损紫云宗威严,请宗主在比试时间结束之后,治起忤逆之罪!”虽不能提前结束比试,但钟长空不放过任何一丝打压的机会,这次他把目标彻底瞄准了凌天。

    

    “呵呵,想不到,偌大的紫云宗,竟然会如此针对一个粹体九重的弟子,为自己师父奋起抗争,这等气概难道不值得推崇么?或者说,若有一天,你紫云宗面临如此境地,你金云峰会直接投降放弃不成?”众多宗门世家宾客没有说话,却是秦明月又一次开口。

    

    如今,就是眼睛再瞎的人,也是看的出来,城主府这次是彻底站定千炼峰一脉了。

    

    “你!你这姑娘倒是伶牙嘴厉,难道,你们真的觉得那废物能...”

    

    钟长空怒视秦明月,正要反驳,却突然发现,殿内原本看向他的宾客突然间脸色齐齐大变,气氛陡然间诡异的沉静下来,而目光也直接从他身上越了过去,看向身后。

    

    心中莫名的一沉,钟长空这才突然感觉到,身后那原本五雷火的热量不知道何时,消失了!

    

    缓缓转过身,钟长空发现那凌天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终止了灼炼剑刃,整个人好像如入定中醒来一般,透着一股子自信之气,而他身前那把青紫色的剑刃,也逐渐由内向外,散发着一阵阵凛然的霸气气息,滚滚如潮,越来越强!

    

    “噼啪!”

    

    突然一声炸响,只见凌天身前的青紫剑刃陡然间绽放出道道凌厉的雷芒,交错缠绕之间,锋锐之气似乎要炸裂空气,电芒游走之际,附近的宾客们都仿佛感受到了皮肤上的酥麻之意。

    

    “青紫雷电环绕,剑身成型,不管怎么说,这青雷剑,应该是被他重铸成功了!”

    

    腾冲不禁的低声嘀咕一句,而后就是倒吸了一口令天气,和身旁的天水门主对视一眼,都是惊骇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