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83章 我愿退出紫云宗!
    “咳咳,冰心,答应你的,我做到了!”

    

    柳千炼挣开凌天和林焱焱,扬手将手中的长鞭抛向远处的冷冰心。

    

    “嘶!”

    

    忽然,那飞临到半空的长鞭陡然间化作一条狰狞无比的火焰蛟蛇,身长足有十丈,扬起龙形一般的蛇头仰天嘶吼,瞬间弥漫开来的凌厉煞气,就让大殿之内的所有人都为之色变,就是那些金身境界的宗主家主们都皱眉不已!

    

    “地器!这九节长鞭显化虚影,有了神通,变成地器了!”

    

    “虽然只是初成,但确实是下品地器无疑!”

    

    4最t新Q章6节上V

    

    众人惊呼。

    

    冷冰心将那长鞭凌空接住,怔在了那里。

    

    白飞云从上面闪烁下来,抓起柳千炼的手臂探了片刻,脸色陡然一变,低呼道:“祭火决?!师弟!你怎么如此糊涂,不惜自己的百年修为和六品火种铸成这件地器,值得么!”

    

    “咳咳,值得!”柳千炼强忍着胸中上涌的鲜血,露出一抹渗人的笑意,“一百多年了,我柳千炼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开心过,值了,哈哈....”

    

    “你,太让我失望了!”

    

    这时,远处高台上,冷冰心突然开口,一滴眼泪顺着她的眼角低落,可落下的瞬间就变成了冰晶凝结,消散掉了。

    

    “我要的,从来就不是这些。一百多年了,你还是不懂我!”

    

    “我要这长鞭,又有何用?”

    

    说着,冰心握着长鞭的手突然升起一朵冰蓝的色火焰,在其金身境界的加持下,火焰的温度骤然降低。

    

    冷心炎的温度极低,几乎是炙心焰的另一个极端,如此冷热作用之下,那火鳞鞭竟然发出一声声哀鸣,其上附着的炙心焰也开始震颤,有了溃散的前兆。

    

    此时此刻,冷冰心将然想用冷心炎毁了这条地器长鞭!

    

    “师祖,不要!”

    

    凌天见此,立刻就是一声大吼脱口而出。

    

    “冰心师祖,我师父他已经在向你道歉了,这鞭子,是他百年来最想完成的夙愿!求你不要回了他的心血!”

    

    林焱焱也转过身子,跪伏在地上,悲声哭泣道:“姨姥姥,师父她每天都在自责,求你别毁了师父的一片苦心啊!焱焱求您了!”

    

    林焱焱的一声姨姥姥,让冷冰心心中一震,缓缓闭上双眼,周身的气势不断闪烁,最后才睁开眼睛,轻叹了一声。

    

    “罢了,我早已放下。你,好自为之吧!”说罢,冷冰心收敛了脸上所有的表情,收下了长鞭,重新端坐。

    

    “呵呵,好,好...”柳千炼笑了,咧着嘴。

    

    白飞云无奈摇摇头,看向凌天,道:“带你师父回去修养...”

    

    “是,宗主!“

    

    凌天也长出了口气,搀着柳千炼向外走。

    

    “且慢!”

    

    就在这时,金云峰主钟长空突然站来出来,对白飞云拱手道:“宗主,既然到了这个地步,我不得不再次提议,废除千炼峰内门七峰的资格!”

    

    他话音一出,凌天和柳千炼立刻停下。

    

    “宗主,如今柳千炼的火种已失,且修为只有凝魄初期,实在难易担当一峰之主,千炼峰名存实亡!理应废除其内峰资格,请宗主定夺!”钟长空又上前一步。

    

    “对,长空说的没错。这么多年来,柳千炼对宗门贡献最少,千炼峰弟子凋零,且资质低劣,理当废除!”

    

    “确实,李长老说的也有道理!”

    

    几个执法长老也都站出来附和。

    

    胡不凡眉头紧蹙没有说话,却是木云峰主秦寒站了出来,“钟长空,你这是公报私仇!千炼峰虽然没落,但其心甚忠。反倒是你金云峰鼎盛,可却有世家天才在其中,你到底是何居心?”

    

    “秦寒,你血口喷人!”钟长空顿时大怒,“你指的是杜飞?杜飞的爷爷和我在莽山鏖战蛮族之时身死,他乃杜家庶出,怕杜飞手欺凌,这让其才投奔我紫云宗,且在外门观察数年,大比觉醒六品武魂后才入我门下。天才与否,我事先如何知道?我能有何居心?”

    

    秦寒还未辩驳,一旁坐着的杜家三脉长老杜谦却站了起来,朗声道:“紫云宗和杜家同为岭南武道领袖,虽然屡有争执,但我们要为南唐朝廷兴盛效力,共同抵御魔道和蛮族,如果你们有所怀疑,大可以将杜飞交还给我杜家。这等天才的回归,我们可是高兴的很!”

    

    似乎钟长空早就准备好了这番说辞,如此以来,倒是合情合理。

    

    秦寒冷哼一声,转而拱手向白飞云道:“宗主,如今我紫云宗气运升腾之时,千炼峰断不可废,否则恐生大乱!”

    

    “秦寒,你这是胡说八道!”

    

    钟长空不依不饶,道:“也别说我看不起千炼峰那些蛀虫,今日大家都在,正好做个见证,我金云峰弟子辛子昂挑战千炼峰所有弟子,以炼器定输赢,如果我们输了,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但如果我们赢了,这千炼峰立刻退出内门!”

    

    “连我金云峰都比之不过,这些弟子,留在内门何用?!”

    

    秦寒怒指钟长空:“你这是强人所难!”

    

    谁不知道,辛子昂身怀五品火种金蛟焰,而且是在云州大世家辛家学得一身精妙炼器之术,在三年前入门时,就能够炼制中品玄器,如今数年过去,辛子昂已然成为凝魄强者,这炼器造诣谁知道又有何精进?

    

    反观千炼峰,正如钟长空所说,确实没有能拿的出手的,就是那唯一的一个五品火种的凌天,也不过才刚刚入门两个多月而已,怎么和辛子昂比?

    

    宗主白飞云默不作声,似乎是在思量。

    

    大殿之内的各家宾客们也都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呵呵,如此甚好,家主那边还未行动,紫云宗自己就乱了!”

    

    “呵呵,天助我杜家,今天,看紫云宗如何收场!”

    

    杜玄和杜谦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不着痕迹的微微一笑,传音道。

    

    “够了!”

    

    突然,柳千炼推开凌天,走回白云飞之前,正色道:“师兄,百年来承蒙信赖,千炼心满意足,今日,我已经沦为一介废人,我愿直接退出紫云宗,只希望宗主给我几位徒儿一条后路,千炼拜谢了!”

    

    说罢,柳千炼竟然屈身而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