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79章 月落千丈 美人如玉
    一抹粉嫩光芒从凌天胸口桃核中飞出,巴掌大的桃夭夭出现,闪动着一队晶莹的羽翼傲娇不已,“切,你真是小看我啊,就这十里桃林而已,而且还是最低级的,本小姐我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让它们立刻开花结果!”

    

    凌天蹙眉,桃夭夭的具体来历他虽然不甚清楚,但是能在钧天行宫药圃最中心,生存万年的存在,用脚丫子想,那也是绝世妖孽一般,而且这小萝莉的闺房,可就建在那颗神异无比的桃树之上。

    

    见凌天仍旧皱眉,一脸不信的模样,桃夭夭顿时急了,“嘿,不信是吧,我现在就让它们全都开化结果!”

    

    说吧,小萝莉扭身就要飞离。

    

    凌天赶紧一把将她拽回来。

    

    “得得得,我信,我信还不成么。只不过,现在天色还早,你现在弄,动静太大。等晚上吧!”

    

    桃夭夭这才满意的点点头,从凌天手中讹诈了一颗三品灵果作为报酬,坐在凌天脑袋上啃了起来。

    

    桃林外,两个身着金云峰服饰的弟子远远隐藏在山石之后。

    

    “哼哼,看来这个凌天是准备放弃了。走,回去禀告杜师兄,看明天他凌天如何被逐出紫云宗!这就是得罪我金云峰的下场。”

    

    “好!”

    

    ......

    

    明月初上,点点卷云。

    

    月光洒下,十里桃林静谧无声。

    

    凌天巡视了一周,并没有发现有人隐藏在周围,这才对肩膀上的桃夭夭点点头,“夭夭,可以开始了...”

    

    桃夭夭表示早就急不可耐的想表现一番了。

    

    只见她震动翅膀飞了出去,手中桃荆拖着一道粉色光芒化作的彩霞,在一株株桃树下翩然飞舞,霞光所过,每一棵桃树都仿佛被唤醒了一般,枝叶震动,散发微光,而在片刻之后,芬芳吐蕊....

    

    十里桃林,尽数花开......

    

    只是盏茶的功夫,桃夭夭就飞了回来,不过显然那粉色的霞光耗费了她不少力气,整个人都有点蔫儿了。

    

    凌天还是第一次见到桃夭夭这般模样。

    

    “可累死本小姐了,傻凌天,这些桃树天亮之前就能全部结出成熟的灵桃,我先去睡一会,记住!不要吵醒本小姐!否则我非用桃荆扎的你浑身是眼儿!”

    

    说罢,桃夭夭一头便钻进了桃核之中。

    

    凌天摇摇头,对于桃夭夭的威胁,他也是有些怕,虽然那个桃荆毒对他没用,但确实真的疼啊...

    

    “月落千丈光,十里桃花林。这等精致,用来修炼,有些可惜了...”

    

    凌天嘀咕一声,索性靠坐在背后桃树之上,翻手间,一个酒瓶出现在他手中。

    

    这是从那罗森手中所得,足有数百瓶,虽不知是何种酒,但品质却是上乘。

    

    一口烈酒入喉,凌天嘶了一声,胸腔内犹如一团烈火滚滚而下,甚至神魂和武魂都在被灼烧一般。

    

    “好酒!”

    

    凌天也是不由的暗赞一声,而后又是一大口闷了进去,顿时脑海昏沉了起来。

    

    多少天了...

    

    凌天仰头望着天边的皎洁明月,意识有些恍惚。

    

    自从穿越而来,融入这方世界,凌天都没有像今天这般放松过。

    

    报仇,厮杀,搏命,镇压。

    

    一路走来,每一步,都是在和命运抗争。

    

    累么。

    

    累,痛苦和汗水,凌天都在一直承受,废寝忘食,只为与天争命。

    

    也不累,所有有目标的努力,都充满动力。

    

    这一刻,凌天的眼中的明月,渐渐幻化成了地球模样,那里也一样山清水秀,景色伊人。而后,月光荡漾,娘亲和凌湫儿的光影浮现了出来,正对着他开心的笑着。

    

    “呵呵,我也想你们了...”

    

    凌天伸手抓过去,却扰动了月光,光影弥漫,竟是变成了柳依依的模样。

    

    “你...”

    

    凌天停在半空的手动了动,却是慢慢放了下来。

    

    一声长长的叹息悠悠而过。

    

    那个人,终究是可望而不可及...

    

    凌天总觉得,自己和柳依依之间,有着一条看不见的河,他过不去...

    

    就这样静静的望着,月光中,柳依依巧笑嫣然,绝美极了...

    

    可波光凛凛,柳依依的脸幻灭而去,一个同样绝美如仙,琼白如玉的美颜映在月光中,先是狐疑,而后却蓦然展开小脸,如桃花般张芳,美丽至极。

    

    “嗯?”

    

    凌天一愣,这月光中的脸,不知道为何,却变成了秦明月的样子。

    

    难道,真的是我心中所想么?

    

    “呵呵,你倒是好兴致...”

    

    月光中美人小嘴微张,一声清脆婉转的声音突然响起。

    

    凌天心中顿时一惊,酒也醒了大半,目光慢慢聚焦,却发现一身浣溪沙裙的秦明月正站在他身前。

    

    桃树下,月光斑驳,美人如玉...

    

    “你...你怎么来了?!”凌天赶紧整理了下衣衫,坐了起来。

    

    凌天心中也是惊疑不已,按道理说,以他如今的神念强度,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无声无息的靠近自己的。

    

    难道是因为这酒的原因?

    

    “呵呵,我怎么就不能来,这十里桃林的景色如此之好,你一人独享,岂不是浪费了?”

    

    秦明月撅着小嘴,敛起衣裙就在凌天旁边坐下,抱着膝盖,学着凌天的样子,仰头看向天上的明月,默默问道:“你刚才,在想什么?”

    

    “我?”

    

    凌天看过去,他的角度,秦明月的白皙侧脸也好似一弯明月。

    

    “我在想家,想我娘,想我妹妹...”

    

    “哦...”

    

    秦明月点点头,拄着下巴侧身看向凌天,淡淡道:“其实,有时候一味藏拙,并不能解决问题。你要足够强势,要震慑,才能让你想要保护的人更安全,才能更容易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无畏所以无惧...”

    

    “呵呵...”

    

    凌天看着秦明月的双眸,笑道,“我知道...”

    

    “我给你读一首诗吧!”

    

    秦明月一怔,莞尔道:“你还会作诗?不会是那种打油诗吧?”

    

    VH●正k版8#首O发p/

    

    凌天摇摇头,却是朗声读了起来。

    

    桃花林里桃花开,桃花树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但愿老死武道间,不愿鞠躬宗门前;

    

    功名利禄莽夫趣,凌云天下为我愿。

    

    若将莽夫比我者,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将云天比功利,他得后者我得前。

    

    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见天下帝王墓,无花无酒无人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