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72章 蛮族秘闻 定情信物?
    “啊!”

    

    秦邵阳盯着凌天的脸,忽然瞪大了眼睛,低呼道:“你不会真的...”

    

    凌天拍落肩膀上秦邵阳乱摸的手,正色道:“呵呵,别闹了,我没看到。说正经的。你们被追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凌天觉得,在讨论下去绝对出事儿,他哪知道这秦明月还玩武侠小说里那一套儿....

    

    秦邵阳严肃下来,正色道:“具体的我不能多透露,只能告诉你,这次我和我姐早就被莽外蛮族和鬼灵门盯上了,那魏俊就是他们的一颗棋子,为的就是引我们进山。你和古萱,其实是被我们连带进了这个阴谋...”

    

    “在你和魏俊落入深渊之后,我们就被蛮族士兵和鬼灵门的人包围了,为了让我能冲出去报信,阿姐这才引走了那些人...”

    

    “哦?莽外蛮族?!”凌天也是一愣。

    

    “嗯,就是莽山之南的一只种族,还未开化,生性残暴,屡屡犯境侵扰我们岭南地界,我城主府和岭南各宗门世家,一直都负责镇压他们,只不过城主府是主力罢了!”

    

    “原来如此...”凌天对事情的来龙去脉也能猜侧个大概,“那古萱和向阳果...”

    

    “这你放心,向阳果已经被古萱拿去救他父亲了...”

    

    “那就好!”

    

    这时,秦海在那边突然朗声道:“凌天,岭南以南的莽山地域都被戒严了,上头派了不少将军下来严防,你最好不要随意走动,不然被碰到了也有些说不清。这样吧,你就在这里安心修炼,附近百里是我的人在镇守,等个把月严防撤了,你再回宗门也不迟!”

    

    “是,晚辈记住了!”凌天连忙拱手。

    

    “嗯,你们俩也都跟我走吧,还有要事处理!”

    

    秦海点点头,便和那墨姓老者破开晨雾而去。

    

    “凌兄,等严防解除了,我再来接你,多保重!”

    

    秦邵阳拍了拍凌天的肩膀,爬上了那黑金巨鹰。

    

    秦明月看了凌天一眼,还是莲步轻移走了上来,从怀中掏出一个形如灵币,满是星光闪烁的圆形物件,递给凌天道:“这个星晷一直在我身边多年,你拿着,别错过了出去的日子...”

    

    凌天接过,东西入手,还带着佳人些许体温和馨香。莫名的,他心中也是一动。

    

    “这个,送给你...”

    

    凌天随手从储物戒指中掏出一枚粉色的丹药,塞进了秦明月手心。

    

    “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驻颜丹!”

    

    秦明月捂着小嘴不由的一声惊呼。

    

    她丹道造诣自不必说,这传说中的驻颜丹,她可是亲眼见过的,只是这东西珍贵的狠,只是他母亲曾经从云州的母家侯府求到过一枚。而这枚,是她见到的第二枚。

    

    这东西,实在太珍贵了。

    

    “凌天,你...”

    

    凌天摆摆手,“别声张,这东西对我来说算不得什么,你拿着。就算...算我给你的补偿吧...”

    

    ‘补偿’两个字,被凌天无意之中,说的有些重。

    

    秦明月顿时俏脸一红,狠狠的瞪了凌天一眼,而后转身爬上黑金隼,冷声道:“贱笑什么,还不快走!”

    

    秦邵阳给凌天使了个颜色,哈哈大笑道:“阿姐,你可坐稳了,咱们这个车可快的...哇呜!”

    

    他还没说完,那坐下黑金巨鹰却早已不耐烦,猛的震动双翼,化作一道黑金光芒破开雾气消失在天际,速度快到让人震惊。

    

    a:3%

    

    凌天把玩了一阵那残留着秦明月体温的所谓星晷,这东西上面满是星辰光点和指针,神念渗透进去,却是显示着时间历法,很是奇妙。

    

    不知道为什么,凌天却在星晷的表面隐隐的看到了秦明月的如画美颜。摇头叹息一声,凌天反手将那星晷挂在桃核之下,回到水潭,脱去了衣服一头扎了进去。

    

    ......

    

    半月后。

    

    山林中,微风轻轻吹过,夕阳如血,霞光落尽山涧,层林红遍。

    

    桃夭夭坐在水潭边,晃荡着白皙的一双小脚丫,拄着下巴看着潭水里的--裸男。

    

    此时,凌天盘膝坐在水潭中,只露出一个脑袋,黑发在飘散在水中,而此时的潭水,却早已不再澄澈,反而是--猩红一片。

    

    咕嘟嘟...

    

    血红的潭水冒着泡,丝丝热气蒸腾。凌天的脸都扭曲在了一块,看起来狰狞无比。

    

    呃...

    

    痛,身体内,血肉经脉好似被千万道钢针往来穿梭一般,凌天每一次呼吸,都痛彻心扉。这种痛,和被外力所伤的痛不同,这种痛,痛到人的心头,生不如死。

    

    凌天的牙齿咬的死死的,吱吱作响。

    

    此时此刻,他才知道,这血炼决,为何练成的人那么少。

    

    因为,实在太他娘的痛了!

    

    在第一重炼化岩熊血入体时,凌天还能承受,而这次炼化铁背蜥蜴的血,以凌天如今的神念韧性,仍旧数次险些痛晕了过去。

    

    “喂,傻凌天,不能睡哦!”

    

    桃夭夭见凌天的身体开始晃动,立刻飞过去,手里的桃荆枪噗的一声扎在凌天的脑门,顿时比之炼血更痛的感觉让凌天精神为之一震。

    

    “继续!”

    

    桃夭夭咧咧嘴,“傻凌天,你还能受的了么?”

    

    “能,来吧!尽管来!”凌天闭着眼睛咬牙道。

    

    “那好吧,最后一瓶血咯!”

    

    桃夭夭飞回潭边,将一个和她差不多大小的瓷瓶直接推进了潭水中,顿时一股新鲜的血液再一次从潭水中蔓延开去...

    

    .月明星稀。

    

    山林彻底惊悸下来。

    

    “呼!”

    

    水潭中,血红色的潭水都快被蒸干了。凌天深深吐了一口气,猛然睁开眼睛,只见他周身凝实的元气簌簌震动,而后赫然凝结成铁,紧紧附着在他的皮肤表面。

    

    在月光的照耀之下,水潭中盘膝而坐的凌天俨然成了一个铁人!

    

    五血金身决第二重铁身,终于成了!

    

    铁皮石骨,此时此刻,凌天的肉身,再一次上升了一个台阶!

    

    握了握拳头,凌天满意的点点头,如今的这幅身子,堪比中品玄甲,扛下辟泉中期武者的一击,应该不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