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71章 你看到我姐的脸了?
    此时此刻,凌天也不禁在心中暗暗咋舌,据他所知,岭南城管辖范围内的宗门世家,除了杜家外,至多只有一名金身境界强者坐镇,而城主府却是三人。

    

    若非如此,恐怕也无法震慑其他世家宗门了。

    

    在中年武将的另一次,却是秦邵阳骑在一头背生双翅,威压堪比凝魄的黑金鹰隼之上,飞速落下。

    

    “阿姐!”

    

    秦邵阳见到秦明月,立刻兴奋的叫了一声从鹰隼背上跃下,当他看清秦明月身边的凌天时,也是一愣,“凌兄,怎么你也在啊...你们...”

    

    他在凌天和秦明月的身上来回扫视着,片刻之后,眉尖不由的一抖,低声笑道:“阿姐,这...也太巧了吧...”

    

    “瞎说什么!”秦明月立刻啐了一口道:“我们才不是你想的那样...”

    

    秦邵阳搓搓手:“我想啥了我...”

    

    这时,那中年武将也落下来,闪身到了秦明月身前,抓住她的双手,关切道:“明月,你没事吧...”

    

    “爹,我没事...”

    

    中年武将仔细检查了一编,确认秦明月毫发无损,这才长长松了口气,“万幸你没事,不然你娘非拔了我的皮不可...”

    

    提到秦明月的娘亲,中年武将的脸上露出一副后怕的神色,不过当然目光扫过凌天,却不禁脱口低语了一句,“是你?”

    

    “唉?爹,你认识凌兄?”秦邵阳一愣,问道。

    

    秦明月也是望来,那中年武将这才摇摇头,“不,不认识。这位小兄弟是...”

    

    他也是在秦明月和凌天身上扫了一眼,不禁皱起了眉头。

    

    “爹,他是紫云宗弟子凌天,要不是他,恐怕女儿早已经落入那鬼灵门少主罗森之手了...”秦明月眼底泛起一抹委屈的水雾道。

    

    “哼,鬼灵门!他们和蛮族竟然敢勾结起来害我秦海,我看他鬼灵门是不想存在下去了!”中年武将眯起一双铜铃般的眼睛,一时间霸气毕露,杀机尽显。

    

    “对,阿姐,我们现在就去把那个罗森找出来,抽筋扒皮,挫骨扬灰!让他知道小爷我的厉害!”秦邵阳晃动着拳头道。

    

    秦明月横了一眼秦邵阳,“你就算了,那罗森已经被凌天杀了...”

    

    “什么?!”

    

    闻言,不仅秦邵阳一声惊呼,那中年武将也是一怔:“我记得,那鬼灵门的小畜生天资不错,如今已经是辟泉中期修为了吧,你说,他死在了凌天之手?”

    

    不怪他不信,因为此时凌天的修为只有粹体九重,这是他能看出来的。

    

    “千真万确,不然女儿是绝无可能从他手中逃脱的不是么...“

    

    “原来如此...”

    

    中年武将眼中闪烁了一闪,又把目光凝在凌天身上。

    

    顿时,凌天心中一紧,丹田气海之内的漩涡滚滚躁动,悬在之上的剑武魂却是收拢了所有剑影,瞬间沉寂下来。

    

    这一刻,凌天觉得好似灵魂都被人看透了一般,滚滚威压落下,让他不禁后退了半步,那中年武将的目光,都有如此威势。

    

    金身境,当真可怖!

    

    只是一眼,中年武将便收回了目光。

    

    “这小子虽然看起来不过是粹体九重,但气息诡异,体内气海竟然堪比辟泉初期。能在我的威压之下只退了半步,哼哼,倒是有几分胆色!”

    

    中年武将,拍了拍胸口的铠甲,大笑道:“凌天小兄弟,多谢你救了明月,说吧,想要什么,尽管开口,我秦海全都满足你!”

    

    “爹,难得你这么慷慨啊,我看把阿姐送出去得了,反正你什么都答应!”秦邵阳在一侧骚包不已的嘿嘿笑着。

    

    “滚!再多说一句,这次的收获卖的灵币全部没收!”秦明月羞不可耐,呵斥道。

    

    “姐,我错了...”秦邵阳瞬间萎了。

    

    秦海也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又看向凌天,“凌天,你尽管提吧。我知道你是个有分寸的人...”

    

    凌天淡然一笑,踏步上前道:“秦小姐和我本就是朋友,这次更是我们一起结队进入莽山探险,互帮互助是分内之事,算不得什么,晚辈不敢有其他要求...”

    

    凌天毫不犹豫的拒绝,让秦海和那老者都是不由的对视一了眼,有些意外。特别是那老者,更是捋了捋胡须,露出一丝莫名的笑容。

    

    秦邵阳却是给凌天挤眉弄眼,低声道:“凌兄,你傻呀!我爹出了名的铁公鸡,好不容易大方一次,你不狠狠宰他!什么功法、丹药、玄器,你尽管要啊,你不稀罕,还是可以转手送给我的呀!”

    

    凌天摇摇头,秦邵阳前几句还成,后最后又开始不着调了。

    

    “哦,我知道了,凌兄你这是欲擒故纵,以退为进啊,佩服佩服!”秦邵阳突然又是若有所思的一笑,给自己加戏。

    

    秦寒轻咳一声,金身境强者的气势顿时弥漫开来,正色道:“小兄弟,在怎么说你也是救了明月,我秦海乃一城之主,断不能让人看不起。这是一张灵盾符,可以挡下凝魄期的强者一击,你拿着防身!”

    

    “灵盾符!”看到秦海拿出的玄色符篆,秦邵阳眼睛一热。

    

    “爹爹,你怎么拿墨师的东西送人呀,没诚意...”秦明月倒是有些不满意。

    

    “嘿,这灵盾符也是我从墨兄手里赢来的,怎么就不能送人呢!”秦海拿着符文向前一递,“拿着,在岭南多少人想要得一张墨兄的灵阶符篆,都是不得呢。”

    

    能挡下凝魄期强者的一击!

    

    其实,凌天在看到那符篆的一刻,心中就是一惊。这玩意的珍贵自然是不言而喻。之前若不是有那剑气符篆,凌天绝对不可能重创蛮族竭伦。

    

    而这灵盾符,更是可以接下凝魄强者的一击,要比那剑器符篆强上一筹之多!

    

    绝对保命的手段啊!

    

    想到这,凌天便伸手将那符篆手下,拱手道:“晚辈,多谢城主大人...”

    

    再矫情,反而会引人生厌了。

    

    “嗯,这就是对了!”秦海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爹,这次连墨师都来了,难道那南岐矿脉的情势如此严峻了?”秦明月上前悄声问道。

    

    秦海点点头,“嗯,这次南岐矿脉规模之大,实属罕见,各方都想分一杯羹,着实....”

    

    最后,秦海只是动着嘴唇却没有声音,凌天也拾趣的退后几步,拉开距离。秦邵阳却是顺势将凌天拉到一边,低声道:“凌兄,你可以啊,把我姐弄的服服帖帖的...”

    

    “秦兄,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你就别装了,告诉你,我可从来没见到过我姐和哪个男人这么亲近过,更别说和你单独相处三天了!喂,你和我说实话,你有没有看见我姐的脸...”

    

    “你姐的脸?怎么了?”

    

    ;ky

    

    秦邵阳扫了一眼身后,神秘嘻嘻道:“和你说个秘密,我姐的脸,除了我们家人,没人见到过,她说了,除了我们,只有她的心上人,可以看她的脸,否则就会这个...”

    

    他做了一个咔嚓脖子的动作。

    

    “否则就这个?”凌天又重复了一变,身子不由的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