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70章 我真的不是故意看你洗澡的
    凌天也是惊讶不已,暗道这是何等变态的恢复能力?

    

    想到这,凌天赶紧再次闭上双眼,内视整个身体,良久之后,凌天这才啧啧叹息一声,睁开了眼睛。

    

    气海暴涨,第九个漩涡已然出现,虽然只是雏形,但修为却是真的再次突破。就是那神念,也有些许增强。

    

    所谓破而后立,凌天在危机关头激发了潜力,在加上丹药的助力之下,修为突破,也是在情理之中。

    

    只是就算如此,仍旧没有辟泉,凌天也是苦笑一声,颇为无奈。

    

    检查过后身体,凌天这才将目光望向洞内,却发现石台之上空无一物,而自己身下却散落着几件旧衣服。

    

    “人呢...”

    

    凌天站起身,却是没有发现秦明月的踪影。

    

    叫了几声桃夭夭,这小萝莉也没动静,估计是还在睡懒觉。

    

    想了想,凌天也心中释然了,既然对方不告而别,想来也是没有什么想对自己说的。

    

    走出洞口,外面天光微熙,山涧之间弥漫着白色的晨雾,湿润清凉。远处时不时的传来一声声鹤鸣,平添几分幽静。

    

    如今伤势已经恢复,凌天自然不会继续留在这里,莽山之中接连出现蛮族和魔道之人,这是凌天从未接触过的,但是直觉告诉他,此事非同小可,所以这地方实在不宜久留。况且,不久之后就是无回谷之行,凌天不知道自己已经耽搁了几日,若是被困在这里,娘亲和妹妹不知道要多担心了。

    

    “不过,要先清理一下了...”

    

    凌天突然努了努鼻子,此时他满身的都是血腥,在加上修为突破排出的杂质,味道确实不怎么好闻。

    

    辨认了一下方向,凌天钻进山林之中,他记得这附近是有一汪水潭的。

    

    晨雾虽然浓重,但凌天神念之力惊人,速度根本没有丝毫影响,在丛林间飞奔。

    

    “啊!”

    

    但就在凌天扒开水潭前的一处灌木之后,一抹羊脂白玉的飘香倩影出现在眼前。

    

    粉面桃腮,肌肤赛雪,曲线玲珑,只是一瞬间,凌天的鼻子一热,便流下了一串鲜血。

    

    “呀!”

    

    水潭中的秦明月一声尖叫,但凌天却什么都听不到,不过还是急忙转过了身去。

    

    -,看√*正(l版@!章节上L@4L

    

    刚才那一眼,虽然并没有看到什么重要部位,可美人入浴的诱惑力还是堪比凝魄一击的,让凌天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太特么吃鸡了!

    

    “啵儿!”

    

    一道薄膜破碎的声音响起,而后便是秦明月稀稀疏疏穿戴衣服的声音。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我也是想..想洗个澡,哪知道,你还没走....”

    

    凌天背对着,抿着嘴道。

    

    虽然他明白这次是就算再解释,也是没用。但他确实无辜啊。

    

    秦明月冷哼一声,看着凌天的背影满是羞怒。

    

    她一早上便收到了爹爹传来的消息,马上就会过来营救自己,她见这方水潭水质极为清澈,这才想洗掉身上几天来的污垢,他是防着凌天的,这才在水潭四周布置了阵法隔音隔绝气息,可谁知,这反而是弄巧成拙了!

    

    虽然不知道三天前凌天有没有对自己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这才却是真的被看光了。

    

    “哼,这件事情,你若是敢向第三个人说起,我绝对饶不了你!”秦明月一声娇哼,不过听起来倒是没有一点威慑在里面。

    

    凌天胸前,桃夭夭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桃核里伸出了一个小脑袋,刚要说话,就被凌天一指头按了进去。

    

    “我,我发誓,绝对守口如瓶!”凌天举起一只手道。

    

    “姑且信你一次!”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凝滞。

    

    “你...”

    

    “我...”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几乎都是一口同声,最后凌天深吸一口气,脱口道:“我就想问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我们在这里....”

    

    “今天是七月七,我们进入莽山,正好七天...”

    

    秦明月从怀中掏出一个璀璨如星,灵币大小的物件翻开,沉声道。

    

    “哦,那还好。那你说...”

    

    “你要走?”

    

    凌天点点头:“嗯,这莽山危机四伏,我准们返回宗门,为无回谷之行做准备...”

    

    “哦,那...”

    

    秦明月刚要说话,她腰间的一块凤型玉佩便是闪起耀眼的光芒,让她的脸上立刻飞起一抹喜色。

    

    凌天也是在片刻之后心中猛然一凛,他的神念清楚无比的感觉到一道至强气息由远及近,几乎是在几个呼吸之间,就到了头顶上空。

    

    “金身境!”

    

    凌天心中大惊失色,他无比确定,这股气息,绝对比宗门那些凝魄长老要强太多,甚至那一股元气威压扫下,他都是忍不住要跪倒在地。

    

    这种感觉,他还只是在外门大比之时,在宗主白飞云的身上感觉到过。

    

    绝对超出凝魄期境界的超级强者!

    

    霎那间,凌天便将浑身气势提了起来,虽然他知道自己在金身境强者眼中还不如一只蚂蚁,但也绝对不会束手待毙!

    

    “你别紧张,是我爹爹来找我了...”

    

    身后,秦明月见凌天好似一张紧绷的弓箭杵在那里,也是忍不住笑道。

    

    “你爹爹?”

    

    凌天豁然回身,看到的却是秦明月如花盛开般的绝美容颜。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每一次还是动人心魄。

    

    秦明月一怔,脸颊之间又是飞起一抹红晕,随后飞快的遮上一抹轻纱,向上行去。

    

    凌天跟在秦明月身后,刚登上高处,便见到头顶的迷雾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扰动,从中间被撕裂而开,狂风呼啸,三道身影竟然从空中飞落而下。

    

    为首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着暗金铠甲,手持一柄宣花大斧,身形魁梧,国字脸,英武非常,当他看到下面的秦明月时,却是如释重负的一笑。

    

    在他身侧,则是一个身着暗金锦袍的须发洁白的老者,可让凌天震惊的是,此人周身上前气浪滚滚,所散发出来的元气威压,赫然比那为首的武将还要强横,一样都是金身境!

    

    两名金身境界强者!